0
第十三期 ,政治  2013年3月5日

【日本是否”右倾化”?】日本真在右倾化吗? “现实主义外交备受考验的第二届安倍政府”

Photo : Matsumoto Kenichi

松本健一

去年(2012年),自7月《朝日新闻》报道日本政府将尖阁诸岛”国有化”以来,特别是到12月16日自民党在众院选举中以压倒性优势取得胜利之后的一段时间内,美国的《华盛顿邮报》、《时代》周刊,以及德国的《焦点》周刊等欧美主要媒体均对”日本的右倾化”进行了报道。不仅是中国、韩国,全世界都开始说”日本在右倾化”。

海外媒体提出”日本右倾化”论的背景之一源于迄今为止日本以外交为首的解释能力不足。日本的影响力和讯息没有很好地传到国际社会。在这种情况下,原本以”民族主义者”自居的安倍率领的自民党取得了大胜,海外媒体对日本的动向显示出久违的关注,并聚焦于其突出的部分。海外媒体的报道中,主张”修改宪法”和”创建国防军”的安倍首相的上台与二战前的军国主义、侵略主义形象重合在了一起。

但是,实际上日本像20世纪30年代那样的军国主义不可能再复活并侵略(亚洲)他国。这里我觉得似乎存在相当大的误解和认知不够。原因在于,二战前的日本和现在的日本以宪法为首的政治体制本身完全不同。二战前天皇以独立于政府的形式掌握三军最高指挥权的”统帅权”。以此为后盾,军部的力量不断扩大,但现在不一样。天皇已没有”统帅权”,三军最高指挥权属于在民主主义体制下当选的国会议员经互选产生的总理大臣。也就是说,现在的日本已不存在军部以统帅权为后盾走向军国主义的政治制度,现有体制也不会允许这样做。

菲律宾甚至还出现期待日本扩大军力的呼声。菲律宾与中国在南沙群岛的领土主权问题上发生争端,中国已经在岛上建立了军事基地。中国以霸权主义、军国主义般的方式进入东海和南海,还从保护海洋权益的观点出发建造了航空母舰。菲律宾认为对于中国的霸权主义行为能够进行对抗的在亚洲只有日本,因此对日本整体国防实力寄予期望。但是,即使日本答应菲律宾的要求,由于日本的政治制度已经与二战前不同,因此日本军国主义还是不可能复辟的。

海外对安倍的评价因与被称为左倾化的民主党的反差而过度被视为右倾化

海外媒体说右派、向右转是因为与被称为左倾化的民主党相比较。2009年众院选举中,民主党获得了300多个议席,占据绝对稳定多数地位,从受到保守势力支持的自民党手中夺取了政权。民主党政府为体现与自民党的不同,比如提出维护宪法,零核电。将这些作为理想目标还可以理解,但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应该走怎样的政治程序,如何制定怎样的步骤,这些细节都未能拿出实际行动。海外媒体通过滤镜看的时候,安倍与这个民主党的理想主义政治主张相比,确实成了右派的象征。

民主党主张”改变以前的保守体制”,而安倍的上台只不过是作为民主党主张的反驳返回到民主党执政以前的自民党主张,但世界上过度将此看作一个大变化。

安倍的主张不是到现在才变化的,与2006年9月26日诞生后持续至2007年8月27日的第一届安倍政府所说的几乎没有两样。

第一届安倍政府推行的现实主义外交所体现的安倍外交手法

安倍从本质上讲是个民族主义者。在柏林墙倒塌以后的全球化时代,”自己的国家要自己保卫”。这就是民族主义者的使命。但看看安倍安排的内阁阵容和党周边人物,不得不说相当右倾化。但其政治评价必须进行实际检验。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周围汇聚了许多象征右倾化的人物,或者安倍本身是个民族主义者,不等于安倍政府”右倾化”了。

比如,安倍首相在去年12月的众院选举前后对尖阁诸岛都采取不会对中国退让半步的立场,靖国神社问题上也说以自己的理念常常在参拜。安倍6年前成为首相时也正是持这样的立场。当时也有人说安倍政府诞生后日本估计要右倾化了。而且,安倍一贯认为日美东盟最重要,因此从小泉首相那里接过政权时,大多数人认为安倍政府大概会沿袭小泉路线,与中国的外交关系弄僵也不得已。

然而,实际上安倍那时首次外访选择了中国。安倍认为不同于自身理念,外交必须遵循重视国际关系的现实主义,从中体现了安倍也是一个现实主义者。

就在当时,2006年夏天,即成为首相之前的官房长官时代,安倍出席了在东京举行的日本的言论NPO与中国媒体共同举办的日中民间对话”东京-北京论坛”(第二届)。安倍虽被认为最重视日美同盟,但在中国大使也在场的这个论坛上,安倍在发言中只说日中友好和互惠关系,只字未提日美同盟。这种情况被如实传到了中国。第二天中国大使向北京汇报这一情况,并说邀请安倍访华为好。当然安倍也说当选首相的话首先就去中国。

安倍首相将现实主义外交付诸实践,最初的外访选择了中国,在小泉执政的5年间外交似乎处于断绝状态的日中关系得到了改善,重新回到了友好关系。然后在这次众院选举前后,安倍在某种意义上表现出了强烈的民族主义者色彩,但实际成为首相后就说,”向尖阁派驻公务员这个承诺作为条件是有可能的,但不想马上付诸实施。”虽然说去靖国神社参拜出于自身理念,但没说”马上去”,他是这样说的,”作为我的原则主张每年都去,但成为首相后去还是不去,是不会说的。”这个与第一届安倍内阁时一样。

这体现了安倍的政治现实主义。如果没有这个现实主义,政治家无法统治国家,特别是外交关系是不可能建立的。

当然,安倍首相今后尽管在自己的理想中还是一名民族主义者,但应该会立足于外交关系的现实,或者充分考虑到国际社会反应,开展重视现实主义的外交。

日本的爱国主义情绪高涨以及与霸权主义的中国相对峙的民族主义者安倍

安倍确实是个民族主义者,但本来的话希望是个爱故乡的爱国主义者,这是我所期待的。不是国家主义,而是爱国主义,海外媒体对安倍的评价也有解释成爱国主义的。

日本在两年前发生了东日本大地震,爱国主义情绪正在加强。重建自己的家园,遭到海啸侵袭的东北地区石卷和宫古是我们的家乡,这种意识变得非常强烈。发生核事故的福岛也有很强的类似想法,觉得虽然现在存在核辐射问题不想住,但本来那里是我们的家乡。这个不能叫做”日本正在右倾化”吧。不是这样,日本人的意识正在变得更加爱国。

安倍的思想本来也带有爱国主义的一面。这是全世界共同的想法。不管是哪里的国家,都有爱故乡的情感,这发展到近代变成了爱祖国。

安倍在第一次出任首相前的2006年7月出版的著作《致美丽的祖国》中也显示了这种理念。

另外,安倍曾经在与我交谈时透露,高中时喜爱读我的著作《北一辉论》。北一辉是二战前的思想家,主张”明治维新的本质意义在于民主主义”,还激烈批判明治宪法中”现人神”的天皇制。他说过一句有名的话,”对着太阳射箭者,即使说是日本本身,也不会得到上天容许”。对于大隈重信政府向中国派驻日军的政策,他说被中国革命家认为是侵略中国,因此是错误的。他是对大隈的对华政策提出异议的人物。

民族主义者不是以我为中心地爱国。那是种族中心主义者。如果现在的国家政策错误的话,必须进行纠正。如果是真正的爱国者就会这样考虑。安倍的民族主义从这个角度讲在逻辑上也具有一贯性。与此相反,即使是同样的民族主义者,打着爱国心的旗号认为侵略和侮蔑他国也可以的想法要不得。这是排外主义。排外主义与拜外主义互为表里。即使说维护自己国家的自豪感是重要的,但动用军队硬推自豪感的排外主义在面临问题的时候有可能犯很大错误,变成大大依赖外国的拜外主义。

这次被说”安倍勇敢”是因为与创建”国防军”相配套的发言多,特别是面向海外的信息是这样传播的。然而,这面临修改宪法的问题,不认为”国防军”能那么简单地建立。虽然三分之二的议员数能提议修改宪法,但即使自民党占据三分之二的绝对多数议席,在涉及创建”国防军”的问题时自民党中间意见也会出现分歧。因此,首先将会修改程序,将宪法第96条的宪法修改提议改为议员数的二分之一。

安倍的创建”国防军”和修改宪法之类的发言被报道后,海外就相对会将安倍看作国家主义者、军国主义者。就像到此为止说明的那样,这种发言根本不可能在日本成为现实。但是这种发言在不久前的众院选举之后使他变得更加勇敢,这需要引起注意。

但是这个倾向不仅是日本国内特有的。实现经济高速发展只有二三十年的韩国和中国国内民族主义情绪先于日本开始高涨。然后对于这种声音的回应,现在日本国内这种排外主义的呼声开始高涨。似乎与中国的霸权主义行为相呼应,网上种族主义般的民族主义在日本国内变得强烈,能够见到一些政治现实主义欠缺的论调。

旨在压制国内不满并团结国民的民族主义色彩的安倍外交论调

将这样的倾向同安倍再任首相结合起来,特别是在韩国及中国国内,出现担忧日本回到军国主义道路的声音。尽管日本人谁都认为不会那样,但是亚洲各国因曾经遭受日本侵略,即使(日本)主张”那已经是60年70年前的事了”、”日本像宪法规定的那样,既没有军队也没有国防军”,但是与文字写成的宪法相比,对于有着在真实战争中伤痛记忆的人们而言,会认为再次发生战争的可能性更大。

文字写成的东西,即便说宪法是国家的基本原理,但正因为那是法律,怎样修改都是可能的,所以仍是担忧对象。中国和韩国的一部分人认为,某种军国主义有可能在日本复辟的论调的心理基础正在于此。

中国很多人认为日本正在右倾化,虽然日本民族主义的精神结构并不是其全部,但尤其是”网右”(网络右翼的简称)确实受中国反日运动刺激有所增强。日本社会”网右”的土壤和中国一样,都是因为出现贫富差距。3月即将大学毕业,而到上年12月只有60%到65%的学生找到工作,就业岗位也在减少,年轻人的工资水平不断下降,经济上的贫富差距非常明显。

有鉴于此,安倍首相采取以摆脱通缩为目标的政策、刺激经济增长,股市因此上扬、日元贬值带动出口增加。经济界对此是欢迎的,但是年轻人的工资却基本没有随之增长。尽管经济界可以松一口气,但员工工资不涨,青年员工的不满将进一步积累。

在这种情况下,民主主义者抛出”日本之所以这么艰难,都是因中国的崛起和韩国的右倾化造成的”之类的言论,看了这些博客的网络右翼便鼓掌喝彩。

从某种意义上说,当今的政治家如果不是民粹主义者就无法当选。正因如此,政治活动演变为旨在博得大众特别是年轻人支持的政治秀,其根源中也有日本近年实行的小选举区选举制度的缺陷,结果就是登上政治舞台的必定是迎合大众主义者们。

如果迎合大众主义者成为国家领导人,日本的外交必定失败。日本典型的(迎合大众主义者)包括提出对华二十一条、实行侵华政策的大隈重信,以及昭和时期发动日中战争的近卫文麿。他们采取的是将国内的不景气及对政治的不信任转移到国外的政策,在这点上,现在和那时的状况非常相似。但这并非仅指日本,中国、韩国也一样。

总之,安倍总理在这种状态下,必须对外强硬地表示”尖阁诸岛一寸也不会让给外国”、”为了守卫尖阁诸岛将派公务员常驻”等,将国内的不满全部表现在对外强硬上,发出那种作为民族主义者迎合大众的论调,结果是可使国内民众团结一致。

海外媒体对日本历史的理解不足及日本对外发布信息努力的欠缺

然而,现在这种民粹主义的危险倾向并非仅限于日本,而是世界范围的倾向。尽管如此,欧美媒体却只强调日本的右倾化论,这明显存在着对日本的误解。其中也有很多不适当的论调,但基本上都源于对日本历史的理解不足。

例如,外国认为二战期间日本开战时的首相东条英机是最大的军国主义者、独裁者。所以中国报纸的插图里,每年都会登出像傀儡一样的东条作为军国主义者被捆住脖子的漫画。而东条内阁开战时担任商工大臣的是安倍的外祖父、后来的首相岸信介,因此,安倍本是发动那场战争的内阁大臣之孙的评价随之流传。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岸信介反对东条的军部独裁做法、并因参加倒阁运动被捕入狱的历史。此外,安倍的祖父安倍宽曾经抵抗过东条的大政翼赞会。也就是说,此类信息完全没有被外媒报道过。

于是,形成了安倍首相是岸信介这一战争罪犯之孙这种简单的逻辑,认为声称要建国防军的安倍试图复活其祖父时代的军国主义,重走老路。

进入此次安倍政权内阁的石原伸晃也作为那个促使尖阁国有化的民族主义者”石原慎太郎之子”被外媒介绍,前首相野田的父亲曾是自卫官一事也被外媒反复报道,军国主义日本的形象由此形成。

外国对日本还保留着发动侵略战争、曾走军国主义道路的印象,而日本人自身已经脱离了那段历史记忆。从另一方面讲,宪法规定的放弃战争、放弃武装力量等内容也并没有很好地对外传达,这也可归因为日本方面至今为止进行的说明不够充分。

此次宪法的修改方向中,包括宪法上不承认但实质上确实存在着的军队,世界上容许如此矛盾的宪法吗?所以,我认为如果这样解释:为了建立旨在自卫的自卫军而修改宪法的话,应会得到广泛理解。而略去这层说明,突然提出国防军则易招致误解。

反过来说,正因为至今为止这一宪法和现实的矛盾未能让世界各国所了解,安倍才被传为具有二战前军国主义及侵略主义色彩的人,其言论也被认为是日本右倾化的主张。

现实主义外交实践及结交外交上的”朋友”是说服国际舆论所必须

在这种状态下,我认为仅用语言进行说明是不行的。例如,如果日本和中国就双方均不靠近尖阁周围达成一致,并且公开两国首脑握手照片的话,这一消息马上就会传遍世界。美国希望避免尖阁周边出现意外的军事冲突导致美军必须出动的事态。美国作为世界警察的时代已经结束。所以,美国媒体谈论日本的右倾化其实是在传达美国在警惕有可能引发不测事态的日本右倾化这一美方讯息。

也就是说美国的立场是不希望日中之间发生纷争,而在背后支持美国这一立场的正是美国媒体的立场。

简言之,在没有世界警察的时代,”自己的国家自己来保卫”的战略及外交上的现实主义是安倍政府需要优先解决的课题。

进一步说,日本需要外交上的朋友。例如,是否有在听到安倍的发言时能作出”他所说的并非简单地意味着复活战前的军国主义”之类说明的外国首脑,及支持日本立场的国际友人。以前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第尔提出”东望政策”(Look East),希望学习日本、相互协作发展经济,曾给予日本很高的评价。从这个意义上说,今天的日本因变得从属于美国而在外交上并不成功。就是说,每个国家对日本都很友好、没有敌人,但是却没有一个国家是日本的朋友。日本之所以可以展开这样的全方位外交,是因为存在美国这一霸权国家,而且当时处于被称作冷战但是和平的时代。然而,后冷战时代的今天任何地方都可能发生战争,无论是尖阁、阿尔及利亚、还是南沙群岛。此外,朝鲜还可能发射导弹。

这样的时代需要的不是全方位外交,而是这样的国家,表示绝对相信日本、释放出”安倍是这样考虑的”等对安倍表示支持的信息。可是,如今日本被指右倾化,却没有一个国家为日本说话。如果中国领导人或者印度总理做出日本并没有右倾化的发言,全世界立即就会相信日本并没有右倾化、日本的主张是正确的,这样对国际舆论的说服力非比寻常。

如今连同盟国美国都不能为日本说话,我认为这才是问题。日本应该明确认识到现在并不是仅靠日美同盟就能畅通无阻的时代了。

在全球日益关注的亚太地区开展自主外交是对安倍政府的考验

重复刚才的话,安倍在关注国内民主主义政治的时候,在民粹主义高涨的形势下,日本真的没有右倾化的可能吗?不仅是日本,任何国家都有这个可能。无论哪个国家一些人在互联网上发言不负责任,逞强好胜的主张迅速膨胀。反过来说,这也是令各国政府最为头痛的一点。这实质上是民主主义及言论的角色在全世界面对的严峻课题即全球化趋势下的信息、金融、经济方面表现出的问题。

简言之,最理想的是日本在加强国内民主主义体制的同时,在外交上结交友人,争取获得能够为日本说话、认为”日本的主张是正确的”的伙伴。

日本的外交已经不是仅靠对美对华对亚洲等简单的模式可以维系的了。美国已认可亚太地区的政治及经济”力量”,因此,正在将战略重心逐渐转移到亚太地区。美国希望日本成为具有影响力的国家,同中国不发生纷争,为美国在亚洲扩展势力助一臂之力。这实质上反映了美国自身”力量”正在变弱的现实。

此时,美国想说的是”希望日本作为伙伴予以合作”,这表现在TPP问题上。但是,日本有自己的立场,应主张维护本国利益。包括普天间基地及”鱼鹰”部署问题,现在必须转变思路,不应再象美国的附属国那样表示”我们也协助美国帮助其在亚洲发展”,而应思考”为了在走向全球化的世界上生存下去,日本首先应该做什么?”

日本的独立自主是安倍政府首要的外交课题。实现独立自主不是靠建国防军,而是要开展自主的外交。其背后除了经济实力的支撑外,日本还应该通过不发动战争的和平主义思维方式增强自身的存在感。安倍首相在增强日本存在感这一大方向上是正确的,但是他发出的信息,其传达方式多少有易引起复辟军国主义误解之嫌。应充分注意这一点。

====================

译自Discuss Japan–Japan Foreign Policy Forum 的投稿论文松本 健一

东京大学经济系毕业。历史家、思想家、丽泽大学教授。东日本国际大学客座教授。研究方向为日本近现代精神史、亚洲文化论。著作《近代亚洲精神史的尝试》获得”亚洲太平洋奖”,《日本的近代1 开国与维新》获得”吉田茂奖”。1971年出版《青年北一辉》以来,作为评论家活跃于在政治、思想和文学的广泛领域。2005年《评传 北一辉》(共5卷)获得”司马辽太郎奖”和”每日出版文化奖”。2010年10月~11年9月担任日本内阁官房参与。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