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三期 ,政治  2013年3月6日

【日本政治能够转变吗?】无需对日本的未来过度悲观

Photo : Akashi Yasushi

明石康

日本的影响力变得微弱

作为一个日本人和关注国际关系的人,我对日本政治的低迷状况感到遗憾。短命政府一个接一个地换,日本没有展示本应该有的国际性愿景,日本经济也萎靡不振。

政治领导人频繁更换的负面影响也被外国指出,以前被说”敲打日本”(Japan Bashing),日本在国际上拥有实力时受到了批评。其中既有合理的批评,也有无理的诽谤,但是受到批评说明也受到关注。

然而,现在是”无视日本”(Japan Passing),也就是对日本视而不见的状况。

这是日本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减弱的表现。让亚洲的人们、世界各国理解日本正在考虑的事、担心的事、期待的事,这对于日本和日本国民来说非常重要。

日本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变得微弱,对此我强烈感到一种难以言表的焦虑。海外的朋友也对我表示担忧称”日本没有办法了吗?”

近年的政府在外交上失败

首相短期内更换的情况从自民党政权末期开始持续下来。时间短到无法描绘明确的愿景并落实这些政策。

民主党执政时,虽然在国内问题上野田内阁想方设法实现了消费税增税,但外交方面依然停滞不前。

鸠山前首相在冲绳的美军基地问题上招致了使迄今为止在日美关系上的努力化为泡影的结果。

菅政府应对3・11(东日本大地震)时在没有跟邻近国家取得任何联系的情况下向太平洋排放了福岛核电站事故引起的辐射污染水。想想地震发生后,包括邻近各国在内的众多国家提供了温暖人心的国际性援助和支持,真的很遗憾。

尽管发生悲惨的灾害,但灾区人们舍身忘我地相互帮助,还有日本国民奋发努力的姿态也向世界展现了日本拥有的软实力,世界也投来钦佩的目光,因此对上述状况感到万分可惜。

日中两国政府需尽力为事态降温

接着到野田执政时期,政府起初表态将积极参与TPP(跨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但此事后来处于搁置状态。而且尖阁诸岛、竹岛问题也浮出水面,日中、日韩关系也随之恶化。

正因为当下需要亚洲各国团结一致,才更应该直面并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至少需要冷静应对,避免事态朝着坏的方向发展。

围绕尖阁问题,我觉得中国也决不是想要战争。去年夏天,”第八届东京-北京论坛”在东京举办,我作为执行委员长发表了主旨演讲,其中这样讲道:

“为了防止眼前的对立和冲突朝着日中两国不希望看到的方向发展,需要尽快建立危机管理和为事态降温的牢固机制。回顾近代的国际政治,有好多不幸的例子表明不足取的偶发性冲突在事态令人惊恐的情况下朝着相关国家领导人谁都不希望的方向升级,最终导致局面无法收拾。可以说,日中两国政府负有共同的义务,应该想尽办法使这些小冲突和争端不要演变成进退两难的严重事态,努力防范于未然。

必须考虑为事态降温、冷却的手段,防止朝着谁也不希望的坏方向急剧升级。建立各种方式的渠道,坦率地进行对话就能形成共同的问题意识。在当今复杂的国际形势中这是不可缺少的。

但尽管如此,很遗憾日中两国均出现让人想起20世纪30年代民族主义想法的倾向,总觉得双方似乎迷失了举起拳头后放下的契机。双方需要相互认清日中两国的共同利益在哪里,采取明智的应对措施避免大的冲突。

日本应该为国际社会做的事

日本经济的长期低迷应该也是日本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趋弱的原因之一。

在亚洲,中国、韩国、印度等国实现经济增长,国力得到增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在亚洲率先实现了令世界惊叹的高速经济增长,但是最近二十年日本表现低迷使得国民情绪低落。

20世纪90年代日本在世界各国的政府开发援助(ODA)中独占鳌头。现在却减到了以往的一半一下,排名也从首位跌至第五位。不说总量,就连人均金额与北欧各国等相比也令人惭愧。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要求发达国家提供国民生产总值的约0.7%作为ODA,而日本仅提供了0.2%。

日本若要发挥软实力,ODA方面的配合不可或缺,然而减少到这个程度实在令人遗憾。

与美国的同盟关系带来的东西

在战后60年多年中,美国为日本的复兴提供了援助,也为日本的民主化尽力。冷战后的国际形势下,日本能够以轻军备完事可以说正是因为存在与美国的同盟关系。

虽然与美国之间也存在基地问题等难题,但重视与美国的同盟关系对于避免日本过度持有军备并走向核武装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因素。

因此,应认识到为了维持与美国的同盟关系,日本也应该负担相应的成本。

重视与美国的同盟关系不会导致日本军事大国化。此次获得连任的奥巴马政府明确显示出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的可能性。可以说奥巴马政府的目标是构建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国际秩序。

过度的悲观不会产生任何东西

虽然日本处于严峻的状况,但决不应该悲观,而应该朝着好的方向努力。我想其方向性有以下两点。

第一是少子老龄化问题。这不是仅日本面临的问题,韩国、台湾、新加坡、东欧和南欧等地也都一样。作为对策,我想绝对需要让年轻人在经济上对未来拥有更加光明的前景。

同时为了发挥女性的活力,应该在所有方面消除对女性的歧视,对于育儿实施各种优厚的保护政策。

此外,我认为应热情迎接有技能的外国人,使其融入日本社会。我想通过这一系列政策,既然日本人口减少但下滑速度缓慢,日本的活力和国际竞争力就应该能得以维持。

第二点是培养全球性人才的观点。政府、学界和经济团体等均对此表示赞同。虽然日本也有为时太晚的一面,但目前经济金融、科学技术、环境等所有领域国境均已失去意义。信息也在世界实时传播。

仅在国内就可以了事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应该在国内培养能翱翔于世界的人才,也从外国接纳众多留学生,同时让众多年轻人走向世界。为留学生创造条件让他们在留学之后对就业岗位无后顾之忧也很重要。经济界也显示出了支持的态度。

如果能在少子老龄化和培养全球性人才方面出台有效的政策,我想这个国家的未来是光明的。

现在,国内政治和国际政治已经没有界限。日本面临的问题仅在国内是无法解决的。现在日本才更应该构筑一贯的综合性政治哲学,与世界各国携手前行,难道不是吗? ====================

翻译自以月刊第三文明(第三文明社)2013年1月号第20页至23页《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没有界限。与世界各国携手创造充满希望的日本》为基础,经作者删改加工而成的论文。

明石康:1931年生于秋田县。1954年毕业于东京大学教养学部。在该校研究生院深造后,先后留学于佛吉尼亚大学、弗莱彻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1957年成为首位进入联合国工作的日本人。先后担任柬埔寨、原南斯拉夫的联合国秘书长特别代表,以及负责人道主义事务的副秘书长等职。现为国际文化会馆理事长、斯里兰卡和平构筑日本政府代表、明石塾塾长等职。著有《联合国》(岩波新书)、《从联合国看世界》(SIMUL出版会)、《活着也心急》(中央公论新社)等众多作品。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