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五期 ,政治  2013年11月22日

思考安倍内阁今后的三年

在参议院一直停留在第二大势力的自民党公明党连立执政党,在今年夏天的参议院选举中获得了超过定数一半的议席。由此,执政党在众议院和参议院两院确保了稳定过半的议席,解除了被称为“扭曲国会”的状态。这对安倍首相而言,可以说是超出预期的好结果。

按照正常情况,今后三年将不发生选举。多变的日本政治将迎来罕见的稳定时期。那么今后的安倍政权,将以什么为目标?安倍首相是否将会着手实现他的外公——岸信介首相一直以来的夙愿,也就是宪法的修改呢?持这种看法的人不在少数。

但是考虑到政治日程,安倍首相的自由度并不高。让我们来看一下今后三年期间,安倍内阁必须优先处理的课题是什么。

吉崎 达彦 (双日综合研究所董事兼副所长、主任经济学人)

吉崎 达彦 (双日综合研究所董事兼副所长、主任经济学人)

在众参两院获得多数席位的自民党

日本政治被讥讽为“旋转门政治”,日本在这六年里,基本以“一年一度”的频率更换首相。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呢?这是因为政治制度本身就存在着问题,选举实在过多。

首先有众议院。任期为四年,因为还会有突发性解散,所以议员们的平均任期大概为三年左右。同时还有参议院。参议院并不是以六年任期结束才选举,而是每三年改选定数一半的议员。再加上每四年一次的统一地方选举。也就是说,日本的政治家们必须始终考虑“下一次选举”。为了寻找和谋求“有望在下次选举中获胜的新领导人”,两大政党在党内上演着互相倾轧的场面,也就产生了首相的“旋转门”,这就是最近六年的实际情况。

尤其是在2007年参议院选举中,自民党大败之后,“众议院与参议院的占优势的政党不同”这种“扭曲状态”持续了很长的时间。一旦形成这种局势,政权的运营本身就会变得困难。就在执政党与在野党把精力更多地放在政局上,而不是政策上的时候,2008年遭遇国际金融危机,又在2011年突发东日本大地震。最近这六年的日本政治,一直蒙受多灾多难的厄运。

通过2012年年底的众议院总选举,安倍政权启动了,而且这次在参议院选举中自民党的胜利,同时也意味着给迄今为止的混乱局势打上一个句号。很幸运的是由于“安倍经济学”的成效,日元持续走高得到缓解,股价也开始上扬。而且日本经济也开始步入实质上GDP增长约为3%左右的成长轨道。我作为商界人士之一,看到这毫无收获的六年期间终于结束,不禁感到由衷的欣慰。

日本是否真的趋于右倾?

话说前段时间,我有机会与较为了解日本的美国学者们进行交谈,得知他们心怀担忧、小心翼翼地观望着安倍政权,我非常震惊。他们认为,安倍经济学把日本经济带出低谷,这本身是非常好的事,但是如果走上军国主义,刺激了中韩两国,那么也会影响到美国对亚洲的政策。安倍将会迈向哪个方向,美国也有些担心。

看起来美国方面存在着一种误会的观点,就是在民主党时代的三年三个月期间,美国似乎认为“在日本已经不存在历史认识的问题”。但实际上却完全不是这样。

出于工作的关系,我有较多的机会走访全国,担任经济座谈会的讲师。在去地方城市与企业经营者交谈的时候,遇到对民主党时代过去的三年三个月非常愤慨的人不在少数。他们愤慨的原因是认为不管是在领土问题上,还是在历史认识问题上,由于民主党政权的软弱,才会被中国与韩国压制。这种保守阶层的愤慨,无疑成了给安倍首相再次当选首相提供机会的原动力。

但是大家对于民主党更为本质性的的愤慨,其实在于领土和历史问题以外的事。民主党曾经用养老金和医疗问题向自民党发难。而且,还说过“总之让我们执政试试看。如果不行,到时候再更替不就行了吗?”

因此,国民实际上让民主党在取得政权后,民主党对其他部门的预算不做压缩,而是一味地增加了儿童津贴等年度支出,使得国家财政明显地恶化。而且还损害了日美关系,使安全保障环境濒临危险。当然在自民党时代,选民们也存在着不满与担忧,但是还并没有真正地担心过财政和安全保障。与此相比,民主党十分热衷的养老金、医疗和教育等,对选民来说有失重点。把政权交给他们是一个失败。让人感到愤慨的并不是民主党的主义和主张,而是由于他们的无能而带来的失望感。

经历了以往两次的选举后,民主党议员的人数急剧减少,众、参议院总计(最多超过360人)仅为寥寥的100人。与之相反,自民党的议员从200人倍增至400人。其结果,在今年8月15日的停战纪念日,包括自民党73人在内的102人之多的国会议员参拜了靖国神社。也许从海外来看,会感觉好像日本正在变得右倾,但其实它还有着另一个无法忽略的侧面,说到底,这也是选民们对民主党严厉的“成果评估”而产生的副产物。

要说安倍首相自身,看起来他非常清楚自身处于这样一个立场上。对于支持着自己的保守阶层的期待,在一定程度上他必须作出回应。但是,如果真的采取和中国、韩国相对抗的姿态,那么日本的外交也就会面临十分严峻的局面,在这一点上,必须保持非常微妙的平衡。

安倍首相对中国常说的一句常套话就是“对话的门永远是敞开的”。它可以解释为:我这方面不会主动迎上去,但是如果您那方想要靠近我们的话,那么随时都可以接受。在中国的对日关系上,大概中国带有受本国内问题影响的色彩。从这个意义上讲,即使日中首脑会谈得以实现,如果随即发生了反日游行,那么刚刚起步的习近平体制将会陷入难堪的局面。作为日本方面,就只能把决定权交给对方,然后先与中韩以外的国家加深友好关系。同时,对于与韩国的关系,只要与中国的关系有所改善,那么也就会随之自动好转,看起来安倍首相是这样估计的。

政权起步以来的八个月时间里,安倍首相访问的国家,以东南亚为中心共有20多个国家之多。而民主党三代的政权在三年三个月内进行的外交访问只有17个国家。由此安倍外交的活跃程度可见一斑。

今后三年期间的活动计划

我也经常听到对安倍政权“今后三年期间不断推进宪法的修改,会不会使国家变得更为右倾呢” 这样的担忧。每次我都会回答说“安倍首相至少在今后的两年期间不得不把主要精力集中在经济问题上,并不会有多少余力把政治资源用于修改宪法等上”。摒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好好思考一下的话,就会发现这是非常显而易见的道理。

正如前面所述,安倍首相在今后三年期间,没有必要担心选举的问题。下届参院选举将在2016年7月举行,据估计,众议院选举也将在相同的时期进行。众、参双重选举近年来较少实施,但是在以往曾经进行过数次,这对安倍首相而言,众、参同时选举应该会成为非常顺其自然的选择。

如果是这样,那么从今年夏季起至2016年夏季,将会成为日本政治中基本可说是奇迹的“黄金三年”。在这个稳定期,安倍首相到底将以什么为目标,优先处理怎样的政治课题呢?

自民党对于自己的总裁,规定两期六年为限度的任期。对安倍首相而言,在2015年夏季即将迎来的总裁选举中如何能够被再次选出、并继续担任党的总裁,这将是他最重要的命题。这是因为自民党议员如今人数已经超过了400人。所有人员将在2016年夏季迎来选举,所以一旦自己的党领袖人气低落,那么马上就会开始“让安倍下台”的举措。这是在过去的六年期间内,被重复了许多次的相同的“游戏”。

但是如果安倍首相在这次总裁选举中得胜,并突破明年七月的众、参两院选举,就非常有可能成为到2018年9月为止的长期政权。五年零九个月的任期,将成为超过小泉纯一郎前首相、二次大战后排名第三的长期政权。

对安倍首相而言,2015年夏季将是十分重要的时期,其中也存在着三个难关。全部属于经济问题。

①   消费税:现行消费税率为5%,消费税上调法案已经通过,将在2014年4月开始正式实施8%的消费税率。需要注意的是在实行增税的同时,又不能让恢复经济的受到打击。由于日本政府向公众作出承诺,将在2015年把国家基础财政收支的赤字减至一半,所以也必须同时实现削减财政赤字。2015年10月,消费税更将进一步上调至10%,因此需要判断是否具具备上调消费税的条件。

②   物价:日本央银的黑田总裁,提出了将在两年以内使消费者物价上涨2%这一通胀目标。这当然是日本央行对公众的承诺,而非政府的责任。但是到2015年夏季的时候,公众将会十分清晰地看到物价目标是否能够实现。换句话说,也就是说安倍经济学的成功与否,将在这个夏季得出结论。

③   TPP:签订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的目标被锁定在年内,实际上将有可能延期至明年。预计2015年夏季,TPP的签约内容才有可能最终作为法案出台,继而提交到国会,等待国会批准。TPP法案能否通过国会将是第三个难关。

在这三个项目中,尤为重要的是如何处理消费税问题。安倍首相在8月底召集60名有识之士,就增税日程征求了意见。经济学者们的意见纷纭,增税的最终决定在10月上旬得以公布。

看来日本经济到2014年3月底为止应该没有太大的担忧。个人消费更加活跃,同时,自今夏起民营企业的设备投资也将有所增长。但是,到了会计年度将更替的2014年4月份,情况也许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也就是说,2013年有望实现3%的经济增长率,但是一进入2014年度,立刻就会危机四伏。①消费税的3%增税;②2013年度累积的公共投资的反作用;③发生在3月底的最终抢购需求和4月份起反作用消造成费锐减等,这些因素合计起来,据粗略估算将带来15兆日元左右的国民负担增加。

也就是说,将会产生相当于GDP3%的下滑压力。这也可以称作“日本版财政危机”。如果这导致刚刚开始复苏的经济再次跌入下滑趋势,那么重建日本财政和物价目标所有这些构想都将成为空中楼阁。

作为己见,我认为有必要按照计划,提升消费税,为了稳妥实现这一目标,明年春季就有必要推行具备相当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措施。

欲速则不达

在第二届安倍内阁的领导下,政治也久违地开始正常运营。为了实现首相提出的目标,执政党内有条不紊,团结一致,官僚机构也严密高效地推进所定计划。这也正是不同于以往六年的情景,也是安倍内阁的支持率持续保持在较高水准的原因。问题是在今后两年里,这一切是否能够持续、并在经济领域取得一目了然的成效。

假设2015年夏季,消费税、物价目标、TPP这三项条件基本有望实现,那么安倍首相将会在国内巩固强有力的地位。无论如何,这将带领日本走出多年来通货紧缩的状况,朝着重建财政迈出一大步,而且还能完成TPP这一长久以来的大课题。届时,安倍首相将拥有丰富的政治资源,迎接内阁第三年的夏季。

    到这个时候,如果是在集中精力解决了经济问题之后,那么保守的政治课题也将开始带有现实性。说得更为明确一些,迎来第三年夏季的安倍首相,如果提出“在明年的两院选举中,将为了修改宪法征求民意”的话,那么也许战后多年来,保守派就一直未能解决的课题(修改宪法)终于将有新的举动。

反过来说,如果上述三项条件都未能实现的话,那么就会变成“安倍政权到明年选举时也终于要到头了”的局势,计划将在2015年9月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强有力的竞选对手将会不断涌现。推到安倍政权,根本没有必要等待一个“强有力的在野党”的诞生。

总之,修改宪法和历史认识这些保守阶层的议事日程,将取决于今后两年期间经济政策的成功与否。欲速则不达,目前安倍首相的立场是必须为解决经济问题而全力以赴。

关于宪法的讨论往往不知不觉地容易走入极端的方向。我感到,无论是期待着“安倍一定会有作为修改宪法”的保守派,还是认为“安倍估计有动作要修改宪法让人很恐怖”的自由主义派,其实都不过是浪漫派。

2013年8月31日

[为日本外交政策论坛特别撰稿。]

吉崎达彦

双日综合研究所董事兼副所长、主任经济学人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