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科学档案

No.32
科学 ,第三十二期  2017年10月30日

围绕iPS细胞的社会与科学
以伦理、法律、社会性课题为主轴思考下一个十年

2006年京都大学的山中伸弥教授等人宣布用实验鼠制作了iPS细胞[1]。次年,又宣布了通过人体组织也能够制作iPS细胞[2],到如今已经整整十年了。iPS细胞制作后的十年期间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在本文中,将以“伦理、法律、社会性课题(ELSI)”为主轴思考研究的进步。本稿将就ELSI进行梳理,以飨读者并提供参考。 【相关领域】 组织:京都大学、东京大学、庆应义塾大学、理化学研究所、文部科学省、厚生劳动省、经济产业省 业界:医学、制药、畜产 学科:生物 学问:生物学、生化技术、医学、药学、菌学、科学技术社会论、生命伦理 信息源:京都大学iPS细胞研究所官网、文部科学省“生命科学广场”、再生医疗学会官网、干细胞信息数据库项目SKIP 前言 自从山中伸弥教授制作了iPS细胞以来,日本的再生医疗发生了各种各样的变化。最大的变化应该是实施了全球首例使用来自患者的iPS细胞进行的临床研究,更进一步开始使用非患者本人的iPS细胞的临床研究。从法律制度来看,日本走在世界的前面,于2013年完善了推动再生医疗的法律,与以往在众多临床研究上一边观望美国和EU的动向,一边实施的情况相比,可以说是呈现出一派不同的景象。本稿在人体iPS细胞制作10年 ... ... [阅读更多]

No.28
第二十八期 ,科学  2017年1月30日

人工智能―西垣通教授采访

采访者:佐仓统教授 2016年9月2日  地点:东京大学大学院情报学环长办公室 佐仓统(东京大学大学院情报学环长):首先我想请西垣老师一边做一下简单的自我介绍一边给我们谈谈,我读了2016年7月由中公新书出版社出版的您的著作≪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看清其可能性和陷阱≫。您在书中提到关于包括最新大数据或者科技奇点等在内的人工智能的话题,也提到文化及社会背景。写得非常有趣。我也读过西垣老师面向普通读者在1988年写的著作≪AI-人工智能的概念≫(讲谈社现代新书),感触很深。自那本书出版过了28年,今年又出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我想您最基本的想法很多没有改变,在这时30年间加上了“大数据”,在内容方面,做了哪些改动,有哪些没有改动,请介绍一下您的个人经历的同时给我们说明一下吧。 西垣通(东京经济大学教授):我是在第二次AI(人工智能)浪潮的结束的88年的时候,写的那本书。AI浪潮迄今为止有三次,第一次是50年代到60年代。那时的关键词是“理论”,这一点说出非常本质的东西。AI被认为是计算机科学的一个领域,我认为原本计算机是为了人工智能才被开发出来的。当然,最初的应用软件是为了用于科学技术的计算和事务性的计算为主,图灵和 ... ... [阅读更多]

No.23
第二十三期 ,科学  2015年10月9日

紧急事态!日本的能源
电力改革才是成长战略中的优等生

伊藤元重(东京大学教授)

伊藤元重:我想有以下几点理由。 对于电力系统改革必要性的认知,自10多年前在专家之间,或政府中的反应便十分强烈,但该领域的改革仍存在一些困难点,从全面角度来看业界也是很强大的。这并非只有坏意义,更是兢兢业业地努力负责电力供求的体现。因此,对于这种需要破坏原有秩序的改革,其所面临的阻力也是非常大的。不仅仅是来自政治层面的阻力,技术层面上的难度也很大。由于上述的种种原因,改革迟迟没有进展,这便是日本的现状。在此期间,美国的多个州、欧洲、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已相继进行改革, 而日本的步伐已然落后。彼时,发生了福岛的核电站事故。当然无需将核电泄漏问题和电力系统改革直接联系起来,但是当地震灾害、核电泄漏,并第一次出现停电时,我们才发现日本的电力其实并没有我们所想的那么顽强。举个非常具有象征性意义的例子:东日本和西日本的电气频率是不同的,当东日本发生停电时,灯火通明的西日本,即使想要做些什么却什么也做不了。因此,急需统一进行电力系统改革。非常有趣的一点是,愿意推进该电力系统改革的是民主党当权时期。... [阅读更多]

No.22
第二十二期 ,科学  2015年6月15日

机器人,AI革命(Part 1)
改变“产业和工作”的机器人

机器人是能替代人的一种存在,有时被认为对我们人类的工作是一种的威胁。但在现实中并非一定就是竞争对手。在导入机器人现场其实也蕴藏着共生的启发。 扁平的头上有两只眼睛,两只脚虽然无法步行,但两只胳膊连着肩膀、胳膊肘、手腕三个关节,可随意进行活动。 川田工业开发的机器人“NEXTAGE”与迄今为止日本普及的工业用机器人的笨拙外形完全不同,是一种比较容易让人感到亲切的人型机器人。 不同的不仅仅是外观,原来的工业机器人在高性能和速度方面非常好,但前提是周围的人不能与机器人靠近,而NEXTAGE的目标则是与人的共存,这不是某种设备,而是“伴侣”。 川田工业开发的NEXTAGE,不仅仅只是为了一个非常柔和的外观,让生产现场的气氛更加和谐,其实这里的确存在明显的商机。 日本的制造业并非只体现在与高性能产业中使用机器人的工厂,在多品种少量生产现场、商品周期短附加价值高的制造现场中,一直依赖人手对操作内容进行灵活变更。 针对这一状况,川田工业开发的机器人加入一排排生产流水线操作人员中。 制造货币处理机的GLORY公司在琦玉工厂引进了18台NEXTAGE。一条流水线中摆着4台NEXTAGE,最后的操作有人来做。也就是说,“5人” 中有4人的工作量 ... ... [阅读更多]

No.22
第二十二期 ,科学  2015年6月15日

机器人,AI革命
前言

佐仓 统 (科学技术社会论研究者)

机器人研究是日本最擅长的行业之一。产业上使用机器人的数量日本共有31万台,占全世界第一(2013年)。大学和研究所中,机器人研究开发的水平也非常高。有人说其这是因为受到以机器人为主人公广受欢迎的《铁壁阿童木》的影响。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倍政权在经济战略“安倍经济学”中,将机器人产业作为成长战略之一。尤其是在少子高龄化不断深化的日本,期待机器人在看护方面发挥作用。但另一方面,技术上进行成品化的过程非常脆弱,基础研究虽然非常盛行,但在实用方面相当薄弱,日本的其他行业中所存在的问题同样也出现在机器人领域中。比如,美国的企业,机械化的吸尘器Roomba,虽然日本的电机工厂也做了同样的企划,但考虑到事故的风险并没有实现实用化。还有在福岛第一核电发电所发生事故后,最初投入的抗灾机器人,是美国制造而并非日本制造。... [阅读更多]

No.21
第二十一期 ,科学  2015年6月14日

企业与天才
采访者:周刊东洋经济编辑部 前野裕香
以苦为乐努力研究的研究者终于发明了蓝色LED,企业应该如何应对优秀的研究者呢?
“灵感”这东西并不存在

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后在总理府和安倍总理会见(2014年 10月 22日) 照片来自日本国首相官邸网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研究者们都希望能发明打破原来常识的东西。但要发明这种“破坏原有模式的革新”,需要走很长的一段路,而且那时并不受大家的关注。发明蓝色发光二极管(LED)的名古屋大学天野浩教授的研究就是如此。1983年,天野教授在名古屋大学研究院攻读硕士。为了制作蓝色LED 材料窒化镓(GaN)结晶,除了过年,每天都在装置里点火,经历了1500次以上的失败。2年过去,在就要放弃的时候,结晶成功地诞生了。之后的30年,注重基础研究的风气渐渐衰落,由于经济下滑、就业难问题,升博士的日本学生逐渐减少。年轻的研究者该如何面对研究,公司企业该如何发挥研究者的能力呢?... [阅读更多]

No.21
第二十一期 ,科学  2015年6月14日

搞笑诺贝尔奖获奖
我以香蕉皮来向这个世界提问

长久以来,我一直想做的一个研究题目就是测量香蕉皮的摩擦力,并对此向世界公布。我现在虽然是医疗卫生学部的教员,但大学、硕士博士都在工学部学习,并且在之后的40年一直研究人工关节。为了提高人工关节的性能,所以需要调查人类与动物的关节。并且,常常有机会在文章以及向学生讲课中普及正常的关节为什么那么抗摩擦力的问题。此时,我一直会用“香蕉皮”的抗摩擦力为例来进行说明。但是,一旦要进行测量,我发现香蕉皮的摩擦力数据是非常难以测量的。测量摩擦系数的简单方法是,在斜面放置被测量物,并慢慢倾斜斜面,观察被测量物在多少倾斜度时发生滑动。但是,用这个方法测量的话,香蕉皮内侧的摩擦系数是1.5。这个数字竟然比鞋底还要大。也就是说,结果是“不滑”。应该是压力不足的原因。... [阅读更多]

1 / 11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