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七期 ,社会  2011年9月4日

训练有素,生姜老的辣-NTT docomo和NTT东日本

Photo : ntt通过这次震灾,人们切身地体会到手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救生手段。在3月11日地震发生后不久,在一个很大的范围内都没有手机信号,也包括首都圈在内。其原因在于”我们至今从未见过普通60倍的增大方式”(福岛弘典,NTT docomo灾害对策室长)集中增大的通信量,不得不使docomo,au(KDDI),Softbank Mobile三家公司制定了一个强制的发信限制,即最大发信数量在七成至九成。受灾时首先用手机确定家人朋友的安危—-这和阪神淡路大地震时的联系方式完全不同。

并且,各个通信公司在这次地震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灾害。不仅很多通信设备在海啸中被冲走,并且多处停电,致使没有损伤的设备也无法正常运转。虽然手机的中转站配备了应急电池,但是一般情况下其电力只能持续3个小时左右。三家通信公司中,停止运转的中转站数量,在受灾的第二天比第一天有所增多,共计约14,000个(其中6,720个为docomo)。”很多用户反映,地震刚发生后还能打通,为什么之后却打不通了呢”(松木彰,NTT docomo 东北分公司经营企划部长)。

根据3家通信公司发表的数据,在4月初停止的中转站数量减少为1,000个(docomo截止3月28日为690个)。在4月内可通信的地区基本恢复正常,从这能够看出各家通信公司在这方面所做出的努力。依据岩手县twitter上的记载,其中docomo的恢复最快。实际上,本杂志采访组在地震1周后进入岩手县釜石市进行采访时,docomo已经能够像平时一样进行通话,对自卫队的工作非常有帮助。

意想不到的燃料不足Photo : ntt2

按照操作规程,由东京总公司掌管指挥工作,立即成立了灾害应急总部。在地震发生不到1小时内,灾害应急总部已经根据现状着手制定策略。”这多亏了平时的训练”(荒木裕,NTT docomo 东北分公司总经理)。

在docomo公司,每年在全公司内进行1次灾害应对训练。去年10月,以假定的东海地震为背景进行了训练,训练为这次大地震刚刚发生时开展应对工作有着很大的帮助。

假定有灾害发生,考虑到灾害发生时从全国的分公司抽调移动中转站车辆等物资和人员,为广大地区提供支援工作,并制定灾害对策指挥部成立等一系列的指示对策等内容的手册,以手册为基础进行应急训练。灾害对策办公室花费了数月制作成了这个灾害手册,并且向外部专家征求意见,”我想要将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一个不漏全部预测到”(福岛室长)。

即便如此,他说”这次大地震依然超出了预想范围”(同上)。以上文提到的应急电池为例,在这次地震中,不仅中转站的电池耗尽了,并且管理中转站的中继局应急发电机燃料耗尽,燃料运送车的汽油匮乏,这种物资匮乏的程度是预料之外的。

对于中转站在海啸中遭受破坏的问题,使用了从全国调运的大约30台移动中转车,并采取了大区域负责的方式来解决,即由一个中转站负责几个中转站覆盖的范围。对于连接比中转站更高一层的中继局的传送线路中断等问题,公司积极采取了利用卫星线路和微型无线联系的方式来处理。这里的微型无线,是在现有普遍使用的第三代手机之前的第二代手机所使用的技术。”由于通信量的增加,第三代手机的信号转向了光纤,但是在这次地震中,微型无线用较低的成本就能搭建信号网,所以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松本经营企划部长) 另外,在信号传输中也受到了预料之外的影响。在中继局之间的双重系统的基干传送线路(光纤)上,都存在着线路的中断问题。这是用通信容量较小的无线线路所不能代替的。不仅仅是docomo,移动通信各家公司在东北地方的信号传输线路,多数使用了NTT东日本的光纤,所以必须要等线路恢复后才能进行正常通信。无线通信对固定通信有着一定的依赖性。

例如,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不到10公里的NTT东日本的富冈大楼。4月13日,NTT东日本派出中岛康弘灾害对策室主任等10名管理人员,docomo也派出4名管理人员赶赴现场。

NTT东日本通过对富冈大楼进行修复,使得与之相关联的其他5个电话局恢复运转。对于docomo而言,在富冈大楼中放有中转站所使用的线路,所以可以使7个中转站恢复运转。

亲自动手修复固定通信

为了看到支撑着无线通信基础的固定通信的修复工作情况,4月19日,我来到了位于宫城县石卷市的”NTT东日本北上大楼”进行修复工作的采访。位于石卷北部的北上川河口附近的宫城北上大楼已经化为废墟。

固定电话的工作模式,是用户家庭同最近的电话局用户交换机相连,继而同中继交换机相连接。而接下来则是相反,通过中继交换机和用户交换机,与通话对象的家庭电话机相连。装有用户交换机和中继交换机的建筑叫做”通信大楼”,装有中继交换机的大楼(上级大楼)控制着装有用户交换机的数幢通信大楼(下级大楼),北上大楼就相当于这里的下级大楼。

根据NTT东日本的统计,在这次地震中,岩手、宫城、福岛县总计41幢通信大楼遭受了全部损坏和浸水等影响。遭遇海啸的宫城北上大楼的仪器站,墙壁破裂,屋内到处是泥泞、瓦砾。并且由于地基被海啸破坏,到处散乱着瓦砾,所以在其中配备了盒子,盒子类似于装有SBM交换机的天线。借用了距离不远的JA用地来放置这个SBM设备。

宫城北上大楼的前面在进行建柱施工。施工的电线杆将SBM和装有中继机的大楼以传送线连接起来。在施工人员的背后,树立着几个铁制的电线杆。为了竖起电线杆,需要挖出1.5米深的洞,在这样下着小雨有点凉意的天气里作业,多少有点严酷。并且所有的施工都是用手来完成。当被问到为什么不用机器作业时,熟练的操作工回答道”用机器挖掘的话,如果下面有遇难者遗体该怎么办。”确实,在旁边不远处就有手持长棒搜寻遇难者的岐阜县警察署的警员们。

可能由于这个地区被海啸袭击过,挖新洞的时候,水会不断地涌出。”这是没有办法的啊”,施工人员叹气说。问起如果改变挖掘的地点怎么样时,我得到的答案是”树立电柱的地方是在征求过居民的意见之后才决定的,所以不能随意改变。” 为了使洞壁不被水冲垮,需要在挖好的洞里放入树脂管道。这些管道仿佛大小刚刚合适,所以从上面用铁棒敲打也很难将管道敲入洞里。年轻的施工人员说”放不进去”,而熟练地施工人员却说”可以敲进去”,并拿着很重的铁棒接过年轻施工人员手里的管道。虽然看起来年轻的施工人员更有力气,但是一经熟练工的敲打,树脂管道渐渐地被敲进洞里。

熟练工说:”这样还可以再挖一些吧”,并递过来挖掘工具。这是专门用于挖掘竖电柱洞的专用工具。上面有两个拉手,前端有两个相对的铲子。如果将拉手打开的话,前端的铲子也会随着打开来铲土,而将拉手合到最近的状态时,铲子也会随之合上从而掏土。熟练的施工人员使用工具来挖洞时挖出的都是泥,而年轻的施工人员挖时多数挖出的是水。

一想到他们一直在进行这样的作业时,我油然生出对他们由衷的崇敬。据说他们是特地从神奈川赶来的NTT合作公司的施工人员,平时主要从事拉电缆的工作。对他们表示钦佩的时候,熟练的施工人员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都是平时训练得好”。

在严酷的作业条件下尽力地工作,只有有了这么多人如此辛劳的贡献,通信才能够迅速恢复。

(译自《月刊WEDGE》2011年6月日号)[2011年6月] ,翻译《日本综述》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