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五期 ,社会  2013年11月22日

以外交取胜!不战之国的“孙子兵法” 通过游说活动和演说取胜的东京奥运

虽没有说“接接接 JOC(日本奥组委),请您多多关照”之类的玩笑,却是一连串脱离日本人习惯的演说。成功的背后是致密而周到的计划。这就是商业头脑的展示!?

东京成为了2020年奥运会和残奥会的主办地。

首先,我从心底为此喜讯高兴。

马德里被认为会和东京上演一场激战,然而却出乎大多人的意料早早地败退了。在这几周内,有流言说马德里得到欧盟的全面支持,有望得到国际奥委会委员的多数投票,因此,对于马德里的失败让人有些大跌眼镜。

也有意见认为其重要原因是巴黎旨在获取2024年奥运会的主办权,不希望欧洲近邻的城市被选为之前一届奥运会的主办地。

玉木 正之 (体育专栏作者)

玉木 正之 (体育专栏作者)

这次东京申奥成功,大致分析,获胜的原因可归纳为以下三点。

1、团队合作

2、游说活动

3、顾问的优秀

关于团队合作,就如之前看过的人们所了解的那样,最终陈述的演讲中的分工体制带来了完美的结果。从高元宫妃到残奥会的佐藤真海选手、安倍首相、东京都猪濑知事、国际奥委会委员竹田恒和、申奥委专务理事水野正人、泷川雅美……这个团队的各位成员成功地在各自负责的领域很好地发挥了自己的作用,同时又互相支持展开了精彩的合作,可以说是团队协作的模范。

一直以来,日本人很容易把团体协作误解为团体行动。在同一时刻起床、吃同样的食物、在同一场所集合。但是,只是大家做同一件事情的话团队协作是无法成立的。就像全员都是前锋的话足球这种运动无法成立一样。有前锋,有后卫。右边的往后撤了,左边的就必须往前上。在这个意义上,这次日本团队所展现的一连串精彩的演说确实是充满魅力的成果。

特别是佐藤真海选手的演讲非常令人感动,她因为疾病失去了一只脚,但是通过体育运动的力量重新振作起来了。其他的演讲也都内涵深厚,深深地吸引了国际奥委会委员们的心。

顾问的才干

第二个原因,取决于恰到好处的游说活动。直到前一届,和这一届至今为止,日本在国际奥委会的游说活动绝不能说是取得了值得赞赏的成果。

世界外交舞台上的游说活动,有“金钱”的交易在某种意义上堪为常识。日本人认为这种行为是不光彩的,总有把游说活动当做腌臜之举而排斥的倾向。

这次,不论有没有金钱交易(有说法认为存在金钱交易),很明显日本对国际奥委会委员做了工作,关于这一点,有很多证言。

根据法国体育部有关人员的说法,有消息认为,投票之前下村文科相访问巴黎,以支持2024年巴黎申奥的约定换取了法国以及法国影响下的国际奥委会委员支持东京的选票。

而且,投票时,来自德国的下一届国际奥委会主席候选人托马斯・巴赫先生计划2022年在德国举办冬季奥运会,同样不希望在邻近的马德里举办奥运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日本的国际奥委会委员竹田向巴赫强力推荐了东京,说作为下一届主席最初举行的奥运会“东京无疑是稳获成功的优良候选地”。当然,巴赫先生作为他就任后最初的工作,无论如何不得不选择2020年奥运会也要在东京获得成功。作为游说活动这可以称得上是最佳的妙招。

当然,也有对手的失误。西班牙的权威报纸《世界报》在投票前日登载了加入国际奥委会委员的脸部照片的实名报道,称“马德里已经获得了过半数的51票!”。有消息认为很多委员对此报道感到不满,回避了投马德里的票。

在对手失误和国际环境对日本是有利的形势下,申奥人员的演说和游说等所有的活动都准备周到,细致入微,带来了最佳的结果,其背后第三个重要原因堪称“顾问们的才干”。

其中,成功实现了伦敦奥运、里约热内卢奥运的有能顾问尼克・瓦利的存在不可忽视。他们的建议中奏效最显著的是演说。引导运动选手们把深藏在心里的热情用不会引人不快的方式对外界表达出来,这种手腕可以说是一种纨绔主义,非常精彩。

佐藤真海选手的演讲原稿可以说是完美到令人感动的程度,然而她在演讲中更为煽情地表现出来的姿势动作是从顾问那里学来的成果。她的眼神的注视方法、稍微的一点踌躇产生的时间间隔、感动到极点前声音颤抖的瞬间,这些都不是偶然,都是精心排练的成果。

击剑的太田选手甚至连一个眨眼都受到了建议。特别是说决定性台词的时候,选手们被反复建议,一定要加入眨眼。

并且,顾问们严格地督促演讲的选手们,演讲时一定要有在胸前紧握拳头的动作。这在欧美是“从心底”“发誓”的手势,可以说是此番手势的精髓。

然后,演讲的各个重要地方,重复出现了“遗产”这个词。这是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喜欢的关键词。罗格是用这一个词象征了奥运存在的意义的人物。猪濑知事和安倍首相在决定性台词中使用了两次,水野先生也在决定性台词中使用了一次。

如今,1964年东京奥运会时修建的大都市的基础建设经过了半个世纪,到处都迎来了使用寿命的期限,需要进行大幅改造的时候。首都高速的地下化,第三机场的整备,铁道、公交等的完全24小时化,城市全体的绿化,残疾人无障碍化等,伴随着用东京都发布的“3兆亿日元的经济效应”这样的词语无法表达的丰富价值,东京无疑会新生为崭新的大都市。

并且,其中心是体育!

1964年东京奥运会当时,把一部分的强化选手送进自卫队体育学校和大学的体育队,锻炼成为夺金选手的任务成了当务之急,完全没有享受体育运动的“群众基础”的拓展。虽说以1964年的奥运会为契机,开始了青少年的体力测试,只是把扔手榴弹变成了扔垒球,旧陆军式训练的引体向上、单杠翻转上杠、跳木马等运动复活而已。此后奥运会的奖牌获取数量年年减少。

但是近年来,游泳、体操、足球等运动,取得出突飞猛进的发展。这些体育运动不是来自学校,而是从“俱乐部”中发展壮大。同时,在旧的体育系统为首的领域,体罚问题接连被曝光。在取缔体罚和体育中的暴力活动开始展开之际,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申请成功了。

时代的转折点,非此刻莫属。体育运动不再在学校严厉的上下关系中进行,而是向着社会上任何人都可以自由享受的方向发展。只有像这样“站得高”才能“走得远”。无疑这是以2020年东京奥运会为契机产生的“新型体育”。

但是,这样的奥运会能否成功开拓一个新时代,一切还要取决于能否全面控制福岛的核泄漏问题,以及能否成功的应对更大的地震。

申奥成功以后,可以说日本需要做的事情多得如天上的繁星。但是,也可以说日本前进的道路也更加明确,如我们的父母、以及祖辈奋力走过的道路一样。时间已不允许我们再犹豫。

[译自《新潮45》2013 年第10 卷,66-68 页,2013 年10 月,本文经新潮社同意翻译转载。]

玉木正之

1952年生于京都市。体育专栏作者、音乐评论家。筑波大学非常勤讲师。主要的著作有《体育是什么》、共同著作《贝多芬的交响曲》(讲谈社现代新书)等。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