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八期 ,社会  2014年4月17日

在山上能救的人,一个都不能少 —大城和惠,
国际山岳医师

2013年5月,冒险家三浦雄一郎先生站立在海拔8848米的珠穆朗玛峰顶时,大城和惠医师在海拔5300米处的营地帐篷里等待他的返程。在大家都沉浸在“史上最年长的80岁珠峰登顶成功”的喜悦之时,大城时刻注意着三浦的身体状况。

在珠峰顶上摘掉了氧气口罩之举,对三浦的体力消耗是超出常人想象的。最直接的反应便是下山的时候脚底不稳使不上力。看到顺利回到营地帐篷的三浦,大城回忆说“如果在山上见到了朋友通常都会拥抱,但这个时候的三浦既阳光又惹人爱,让人觉得一旦拥抱了他会破坏掉这种气氛。”直到在营地见到三浦,大城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防止登山者在山上遇难,是我的最大目标”,大城说。 (川村勲 摄影)

“防止登山者在山上遇难,是我的最大目标”,大城说。
(川村勲 摄影)

 

2010年,大城在英国取得了国际山岳医师、国际山越救助协会、国际登山医学会的资格认证,她是第一位取得该执照的日本人。国际山岳医师,要求具有与高原反应、低温反应、冻伤等在登山时的易发症状相关的专业知识,并且可以一一对应及时采取对策。在登山队中作为医疗大后方的国际山岳医生,不仅得具有专业知识,还要求具备相当高的登山技能。

大城还是医学部学生时,登山是她的兴趣爱好,从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到美国麦金利峰以及到马纳斯鲁峰,都遍布了她的足迹,也借此积累了丰富的登山经验。正是这些经历,令她当之无愧地担任了2013年三浦雄一郎的珠峰登山队队医。

前一年的秋天,作为预备训练他们还一起攀登了喜马拉雅山脉罗博彻东侧峰。80岁的三浦患有心律不齐和心血管狭窄等疾患。距山顶附近的海拔5500米处,三浦的心律不齐不幸发作。距山顶还有500米,顺利的话还有两天就能登顶。

但此时,大城建议道“登上珠峰是我们的最终目标,这次还是马上下山接受治疗为上策。”当时距离珠峰的攀登,还不到四个月,这对于全面治疗来说,时间也非常紧迫。也正是有了这个建议,三浦果断决定下山。

“一般来讲,还剩500米的地方,换作任何人,都不想放弃吧。但是三浦先生为了达到最终目的,虚心地接受了意见。这也是三浦先生了不起的地方。”之后,三浦通过治疗和两次手术客服了心律不齐。

珠峰登顶两天后,回到营地的前一天,出现了冰瀑坍塌。冰瀑是指由于气候变化产生的容易断裂滑落的冰层,严重时有可能造成相当于一栋楼大小的冰块滑落,极其危险。随着春季气温渐暖,山里的一切都在悄声无息地变化。三浦登山队的成员们,也从各自的角度出发交换了意见。

“本次远征在我看来命悬一线的危机时刻一次也没出现过。三浦登山队的危机管理无疑展现出了他们全体队员的专业水平。”聚到一起的所有队员们当然也是三浦的“一定会活着回来”这一决心的支持者。

大城和惠,1967年出生于长野县。小时候看到为母亲治疗风湿病的医生立志从医。日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进入医院并活跃于综合医师岗位。另一方面,她忙里偷闲,挤出时间外出登山。在她看来,眼前一望无垠的宏大景色能让她静心去体味,这便是登山给她带来的喜悦。

1998年,为了攀登乞力马扎罗,她申请了长假。从这一时期起,大城便频繁地出现于海外的山峰之间,切换全新环境的意愿也越来越强烈。4年后,她移居到了经常去滑雪登山的北海道。

本以为可以落得清闲的她却忙得不亦乐乎。虽然很想周全地照顾到每一个病人,但使劲毕竟时间是有限的。在每天和时间赛跑的日子里,她也遇到了与医生矛盾的一面。甚至“连5年后的自己会是什么样都很难想象”,这促使大城开始考虑新的道路。

“为了光鲜的经验而忘我地工作,真的是自己想要的人生吗?”自己的人生经验要珍惜,登山也不愿意放弃。而另一个声音也告诫自己“你不过是想逃避现实罢了。”在这样的状态下,有一件事引起了她对山岳医疗的兴趣。那是大约6年前,大城在尼泊尔的山里跋涉,途中遇到了身体不适的登山者,她递上自己的水壶让他及时补充水分,并让他有意识的控制呼吸。事后当她得知这位登山者平安下山时,也再次反思自己当时的抢救措施到底是否合适。

就这样,她想了解山岳医疗的意愿也越来越强烈,也知道了国际山岳医师这个职业。但当时,在日本国内无法取得相关的医师执照。为了实现梦想,大城只身一人远渡英国,一面上课学习理论知识,一面在山岳地带实践,切实地积攒起山岳急救的经验,并于2010年取得了国际认证山岳医师的执照。“在山上能救的人,一个都不能少。”

同年,大城供职的心血管中心大野病院开设了“登山病患科”。在这里可以经过检查推断出所有在登山时会引发的病状,并制定有效的防范措施进行相应的指导。另一方面,大城加大了山岳医疗信息网站的更新频率和信息量,积极地展开了事故预防科普活动。

与此同时,她还成为了北海道警方连动的第一位民间山难急救医师。虽然日本的山岳救援队技术水平高,历史较长,但对于中高年和年轻登山者来讲,大城的知识无疑拓宽了大家的视野,也丰富了大家的登山形态。在大城带领下的北海道警察山难急救队也成为了业内先驱,全国各地的相关医疗队伍也都争先恐后地请大城分享经验。这样一来,为了提高山难抢救率,大家也分头开始了行动。另外,针对登山爱好者展开的初期急救知识讲习会、夏季山岳诊所等活动,也使大城的职场越发丰富多彩。

“为了登山的安全,要做的事情还堆得象山一样高!”大城如是说,但眼睛里透出了一股坚定。

 

[译自杂志《思想者》2014年冬季版,本文经新潮社株式会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