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八期 ,社会  2014年4月17日

找回尾道原有的景观 — 丰田雅子,
尾道闲置古屋再利用项目代表理事

“得到很多人的帮助。我没有什么技术,但是把很多人卷进来是我的长项(笑)”,丰田说。 (吉田亮人 摄影)

“得到很多人的帮助。我没有什么技术,但是把很多人卷进来是我的长项(笑)”,丰田说。
(吉田亮人 摄影)

面朝濑户内海的广岛县尾道市,是个拥有十五万人口的依山傍海的小城。这里不仅是有着平路窄巷和起伏坡坎的细腻,还有面朝大海眺望渡船的大气。也正是因为这种独特的风情,备受电影导演的喜爱,先后成为数部电影的取景地。

但在如此风雅的尾道,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危机。丰田雅子女士注意到家乡尾道的变化是在8年前。那个时候她辞职离开大阪,回到了久违的故乡定居。

“我之前是海外旅游团的跟队导游,跟队数次到欧洲以后,渐渐的对城市景观产生了兴趣。大部分欧洲城市都保持着数百年前的风貌,充分利用遗留下来的古建筑,使其尽可能的与自然相融合且拥有浓厚的历史文化氛围。但在日本,旧的东西逐渐被淘汰,新建的都是外观没什么差异的建筑。就这样,当地的特色、人文和历史也轻而易举地被抹去,让人感到不安,甚至让人感到愤怒。”

尾道也是如此。随着车站前的城镇开发,高楼公寓都拔地而起。相反的,古朴的民居却逐渐被空了出来。因为长期找不到下一户人入住,房子的老朽化也越来越严重。

听说像这样空出来的房子仅尾道车站的方圆两公里内就有500多家。

因为母亲生病需要照顾,丰田回到了尾道并决定长期生活下去。她觉得,如果不做点什么而一味的任凭开发的话,总有一天尾道也就不复存在了。如果要复原尾道独特的城镇布局,应该做些什么呢?反复思考终于得出了答案——在被空出来的房子完全放坏掉之前,让他们都得到再利用从而实现小城的复苏。

可惜跟行政陈情也得不到什么反应,这让丰田着实体会到了当今社会重视便利性和经济效应的实情。百般无奈下,她决定先自费买下旧房然后进行改造。然后每年,在工作和生活的业余时间,坚持自发地找寻空房子。对于一见钟情地房子,她会毫不犹豫地买入。屋龄80年,已经被闲置了近25年的二层木屋坐落于窄小的坡路的最高处。因为其独特的风貌,当地人都称之为“高迪之屋”,也成为了尾道最具代表性的建筑物。

当时,丰田还是位忙于照顾一对2岁大的双胞胎儿子的家庭主妇。但她还是忙里偷闲地找到木工和他爱人一起翻新这栋古楼。而翻新地一点一滴,都被她记录在了博客中。于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不忍心看原有的尾道慢慢消失的人们也主动参与到找空房的行列里来,并且出现了希望能移居到尾道的人,收到了很多像这样的来信。自己也终于认识到,古老空房居然这么有市场,有这么多人和自己的想法是一样的,比起追求便利性和新鲜感的人们来说,还有很多人有着不同的价值观追求着不同的事物。既然有这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应该想办法让大家聚到一起,统一行动。”

于是2007年“尾道闲置古屋再利用项目”就这么成立了。

就这样,和这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吃着手工便当一起开始了古房屋的翻新工作,项目成立六年后共计翻新了30处。这些房子有的被作为住宅,有的被作为艺术家活动交流据点,有的被作为咖啡、商店等等。别具一格的魅力空间一栋接一栋地出现在尾道的土地上。

虽然有大家一同参与,但在有生之年能翻新的房屋其实也是有限的。于是,2009年丰田推出了“闲置房信息库”,愿意入住的人们可以通过这个信息库找到合适的住房。信息库也充分利用了丰田找房不易的经验,设计得很人性化便于大家查找。功夫不负有心人,闲置房也一一找到了新主人。信息库里的房屋数量也从刚开始市里提供的仅有的56处,充实到了100处以上,更可喜的是当中的70处已经找到了新主人。

丰田还介绍道:“由光明寺会馆改建的画廊兼咖啡馆一带,近几年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路胡同里的20处空房子几乎都搬来了新住户,还建成了面包房和陶艺馆,还迎来了6、7个小生命。年轻的移居者们也融入到了当地的生活中,和老居民一起亲手打造自己的小城。”

2012年秋,尾道还有了自己的青年旅馆,名叫“黄鳝之家”。当然这也是老空房改造而成的。青年旅馆的从业人员都是当地的大学毕业生或者是希望移居到尾道的年轻人们。“黄鳝之家”到底能不能成功,在这个问题上大家的意见出现了分歧。因为自力更生式的活动模式无论如何都会面对资金周转的问题。一开始需要贷款五百万日元,这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但是我坚信能越来越好,最近才逐步走上正轨,也有余力考虑今后的事情了。”

丰田女士目前奔走于日本全国各地进行演讲。眼下日本各地都有不计其数的闲置古屋,丰田女士率先摸索出来的解决办法受到了广泛关注。

换言之,关注并认为非“经济发展”路线也尤为重要的人群,在全国数不胜数,一想到这儿,我就觉得很有动力很欣慰。——丰田女士如是说。

原本和建筑与城市规划无缘的丰田凭着直觉展开的活动也打动了越来越多的人的心。“对于我来讲,这并不是什么特长。只是,不管对谁来讲,肯定都会有那个“好地方”,怎样才能灵活运用?这需要足够的想象力。正因为是门外汉,才容易得到灵感。闲置房在我看来是一座无穷尽的宝藏。如果让我回到过去重新选择一次职业的话,我觉得我还是会选择它。前段时间,8岁的儿子问我,你会一直翻新旧房子直到死去吗?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但我还是下意识的说了句“嗯。”

 

[译自杂志《思想者》2014年冬季版,本文经新潮社株式会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