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二十三期 ,社会  2015年10月9日

遍地开花!“道之驿”的新时代
-不断进化的地方开发-

自“道之驿”(意为“公路驿站”)制度于1993年制定以来,现已在日本全国开设了1040所,年营业额总和为2100亿日元(2013年度统计结果),是国家推进的地方开发政策中率先发展起来的项目。筑波大学社会工学域教授石田东生与读卖新闻特别编辑委员桥本五郎就道之驿的现状与展望展开对谈。(对谈地点:帝国饭店)

“道之驿”是律令时代产物的复苏

本五郎 道之驿至今已迎来第二十二个年头了,现在全国有1040所道之驿,可以说是一个很大很成功的作品。当时这个想法是怎么形成的呢?

石田东生 当时和今天一样有很多车穿梭在道路上,然而却没有能让司机安心休息的地方,甚至连公共厕所也没有。而且,行人和当地人之间的接触也是几乎没有的。人们觉得,如果铁路有车站,公路也应该有像车站一样的设施,供人们休息和交流。于是就有了“道之驿”这一设施的想法。

翻开历史的卷轴,日本关于车站的制度,实际上就是从公路由来的。律令时代,日本曾建设全国主干线道路网,即七道驿路。期间,驿路沿线就建设了驿站,供人们在此交接命令,书信以及物资。然而,随着时代的变化,交通逐渐被海运,铁路占了主角,公路的驿站制度也便随之逐渐衰退了。而最近,驿站随着“道之驿”的开展又逐渐恢复了活力。

桥本 也就是说道之驿不单单是停车场,公共厕所和售卖特产这样的休息区,更是具有历史意义的文化资产,是律令时代产物的复苏,是这样吧。

有效发挥防灾中心的机能

桥本 道之驿不仅具有厚重的历史属性,更在日本的3.11大地震中发挥了防灾中心的功能是吗?

石田 是的,不仅3.11大地震,早在2004年的中越地震中,道之驿的防灾中心这一功效就得到了证明。在受灾地区,当地居民和过路的司机们聚集在道之驿,互相交换信息和物资。道之驿此时起到的正是防灾中心的作用。可以说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经验,道之驿才在3.11大地震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的。另外,由于在道之驿出售的商品都是附近农家提供的,所以在突发的情况下可以予以灵活应对。

当地居民充满创意的经营

桥本 在大型灾难面前,比起全国规模的统一救助,以地方为单位的应对措施显得更为重要。听您的解释,道之驿在这中间发挥了重要作用呢。

石田 道之驿在基本设施上其实仅包括停车场以及24小时公共卫生间等最小限度的设施,其余的部分都交给当地居民发挥他们各自的创意来经营。这也许正是道之驿效果显著的原因之一。

桥本 同时,道之驿发展何如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当地居民怎么想,怎么做是吗?

石田 道之驿的经营有很多形式,有的与地区紧密联系以使其更有活力,有的则充分发挥面对观光游客的指引作用,还有的甚至在此设立了政府办事部门和看病门诊,成为当地的生活便民中心。也许正是有了多样的经营方式,道之驿才发展出今天1040家之多吧。如果是中央集权式的管理,或许就不能发展得如此轰轰烈烈了。这大概也是道之驿在今天受到如此多的瞩目的原因之一。

全国模范道之驿与重点道之驿

女性们为当地创造活动活力和自信 道之驿“川场田园广场”(群马县川场村)

女性们为当地创造活动活力和自信 道之驿“川场田园广场”
(群马县川场村)

桥本 在您担任委员长的“道之驿专家座谈会”上,1月30日选出了作为地方活性化中心榜样的若干优秀的道之驿。其中,“全国模范道之驿”有六所,“重点道之驿”有35所。是这样吗?

石田 “全国模范道之驿”相当于餐饮界的米其林三星店。评选内容分为两个类型,即从外部吸取活力的“口岸型”,和着眼本地的“生活便民中心型”两种。其中,“口岸型”模范称号颁发给了群马县川场村的川场田园广场,枥木县茂木町的Motegi,和千叶县南房总市的Tomiura。“生活便民中心型”模范称号颁发给了山口县荻市的荻Shimato,爱媛县内子町的内子Fresh Park Karari,和岩手县远野市的远野风之丘。更值得一提的是,川场田园广场作为道之驿已经成为一处景点,每年吸引了约120万人的游客。

开发了33种原创商品的道之驿 道之驿“Motegi”(枥木县茂木町)

开发了33种原创商品的道之驿 道之驿“Motegi”(枥木县茂木町)

桥本 我认为这很不简单,人们不是单纯路过,而是专门以参观道之驿为出行目的。

石田 “Motegi”和“Tomiura”也在积极加工本地特产并在道之驿销售。这些地方也正在加快景点化的进程,回头客非常多。这些努力不仅使当地的就业受益匪浅,由于商品来源几乎都是附近的市町村,更为当地的经济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为当地带来活力与自信的女性们

桥本 民俗学家柳田国男曾在他的《妹妹的力量》中称赞过日本女性的力量。不仅在道之驿中,要想提高地方的活力,女性的作用是不可小觑的。

石田 女性能够带动产业发展,并为当地引进活力和自信。这在全国各处的道之驿都得到了证明。从去年末开始的地方开发中,各地试图将农业与旅游业相结合,来为地区带来更多机会,然而由于要接待很多海外来的游客,这项工作变得困难重重。但事实证明,在道之驿工作的妈妈们完全可以胜任这些工作。今后,她们将在与旅游等相关的更多岗位上发挥作用。

通过组织化打开新局面

桥本 听了您的介绍,感觉道之驿的发展十分的顺畅。目前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和问题呢?

石田 令人遗憾的是,由于各个道之驿店铺都是独立经营管理,所以协作的机会很少。

桥本 各据一方的感觉是吗?

石田 是的。但最近这样的状况稍稍有了改变。采取新举措的是这次被评为“重点道之驿”的“伊豆道之驿组织”和“岛波海道周边道之驿”。伊豆将伊豆半岛上包括建设中在内的8所道之驿组织在一起,整合地区的信息资源并以道之驿为起始开始宣传工作。无论在该区域的哪所道之驿都可以了解到其他道之驿和其周围的情况。“岛波海道周边道之驿”将岛波海道的五所驿站整合在一起,成为来此骑车游览和去濑户内海各岛观光的游客接待窗口。这些举措可以说真正意义上地实现着道之驿作为道路接点的作用,是一次重大的尝试。而在外国观光游客的招揽接待中,如何让游客不受地域局限随心所欲地游玩,是一大课题。另外,对于长期旅居的游客应该如何应对才能让他们成为回头客等等,在这些课题上,今后都需要道之驿发挥积极的作用。

努力成为真正的区域据点

桥本 道之驿要想成为地区开发的据点,就不得不考虑道之驿在地区建设中应该占据何种位置,又应如何与自治团体,当地居民共同合作。

石田 令人庆幸的是,道之驿的设立者就是自治团体的领导。所以对这个方面的考虑应该是很清楚的。来的客是什么人,与村镇的有怎样的关系,交通方式有几种,道之驿的设立者应该在考虑好这些问题后,建设一个有发展潜力,并能过活化当地经济的道之驿。对生活便民中心型道之驿的评价主要有三个方面,那就是特产商品附加值高,雇佣水平提升大,防灾中心机能强。

而另一方面,由于道之驿是由自治团体设立,在指定管理制度下运营的,所以如果出现赤字则无法长期经营。这是当前的一个难点,也使今后必须解决的课题之一。

桥本 是第三方的形式吗?

石田 即有第三方形式的,也有近似直营形式的。也有居民作为股东参股,成立股份公司运营的个别案例。由于股东都是当地人,所以不会产生脱离现象,可谓真正意义的地区合作了。

桥本 付出多少努力就有多少回报。

值得期待的海外游客观光 道之驿“Arai”(新泻县妙高市)

值得期待的海外游客观光 道之驿“Arai”(新泻县妙高市)

石田 虽然有经营得力这一大前提,但我认为,道之驿也应该包含着地方福祉,地方文化,地方自豪感等诸多要素。而这些也与政府的扶持也有很大关系。现在人们的注意力都在“盈利”上,我觉得对此人们应该重新思考一下。

美国的国立公园内设有游客中心。在这里,既可以了解到当地原汁原味的故事,也可以看到由当地地方史学家写的好书,能学到很多东西。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导游式观光供游人参加。这些使游客中心成为了教游人如何玩好当地的信息中心。这才是真正的地方据点!我希望道之驿也能够成为这样的设施,但现在,很多道之驿还在为如何能够盈利而犯愁。也许驿长也有和我同样的想法,只是目前还束手无策吧。

为当地创造就业的道之驿

桥本 这次被评选为模范的道之驿或许毋需担忧,其他的道之驿有没有经营不善的情况出现呢?

石田 我觉得出现赤字的道之驿应该有不少。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在平成的行政区域大合并中,由于合并,出现了同一自治团体管理很多道之驿的现象。而且由于原管辖区域的关系,这些道之驿迟迟得不到重新统合而落入非常窘境。

桥本 所以说也不是所有的道之驿都能够顺利发展。那么岂不是这些落入困境的道之驿会成为当地的沉重负担?

石田 虽说经营不善,但也不能直接扣除这些道之驿的认定资格。而是要向这些自治团体介绍成功的方法和建议。

道之驿的好处之一就是创造当地就业。如果让当地居民亲身体验到道之驿带来的效果,那么就会增加人们继续建设道之驿的信心。在观光产业,加工出售的六次产业,人们都尝到了实际的甜头。这是非常重要的,要接续予以扶持。而为了加速发展的进程,国家应该认真思考并征集地方好的意见和想法。国家和地方要相互学习,相互帮助。

道之驿在全国有1040所,其中有成功的,也有仍在挣扎的,对这些道之驿予以充足的关注是非常重要的。虽然道之驿自诞生已经过去22个年头,但应该说今天才刚刚迈出了第一步。期待道之驿今后朝地区活性化据点这一目标而不懈努力。

桥本 今后我也十分期待与关注道之驿的发展。今天十分感谢您的介绍。

 

采访合作单位:全国道之驿联络会

[译自《中央公论》2015年3月刊,本文经中央公论新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