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七期档案

No.7
第七期 ,讨论  2011年9月6日

野田新首相谈我的政权规划 正是现在,才要实行”中庸”政治

Photo : Noda Yyoshihiko

3月11日发生的东日本大震灾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灾难,它夺走了许多宝贵的生命和我们无可替代的家园。内阁府推算的损失为16.9兆日元,是阪神淡路大地震的1.8倍。不仅仅是对灾区人民,这场大地震更是给整个日本以及日本的国民心灵带来了巨大的创伤,这些无法用数字表示,并且留给他们的是渺茫的希望。原子能核电站的危害还在不断发展延伸,可以说日本面临历史性的国难。 地震发生后的5个月内,我作为日本的财务大臣、一名政治家毅然地应对这次的国难,但结果是:在内阁以及整个国会上都遭到了白眼。 在整个日本国内,有很多斥责的声音:”民主党的政权就是光说却不见具体的政策出台(即光说不做)”、”国会议员到底是干什吃的!”。日本国民对政府的不信任感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阅读更多]

第七期 ,文化
2011年9月5日

信任并放权,培养现场应对能力:东北电力

Photo : Tohoku Electric Power

地震发生后立刻需要的东西是光”(齐藤医院总务科长佐藤进一),”在家里电灯亮起来的时候,从心底觉得非常感动”(居住在市内的女性),”光消除了人们心中的不安”(石卷市防灾对策科长木村伸)。在宫城县石卷市,照亮人们希望的光重新回到生活中来,人们为此感到欣喜。在4月21日的采访中,到处都能见到恢复供电后欣喜的人们。... [阅读更多]

第七期 ,社会
2011年9月4日

训练有素,生姜老的辣-NTT docomo和NTT东日本

Photo : ntt

通过这次震灾,人们切身地体会到手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救生手段。在3月11日地震发生后不久,在一个很大的范围内都没有手机信号,也包括首都圈在内。其原因在于”我们至今从未见过普通60倍的增大方式”(福岛弘典,NTT docomo灾害对策室长)集中增大的通信量,不得不使docomo,au(KDDI),Softbank Mobile三家公司制定了一个强制的发信限制,即最大发信数量在七成至九成。受灾时首先用手机确定家人朋友的安危—-这和阪神淡路大地震时的联系方式完全不同。... [阅读更多]

第七期 ,文化
2011年9月3日

东京天空树的照明设计师谈-节电省能营造美丽的夜景

越亮越好的风潮 听到”照明设计师”,大多数的人会抱有有一种”浪费电力用于无谓的照明”的印象。这是一种误解。 对于如何高效地为场所设计照明,表现安全并且舒适的空间,我们照明设计师有着自己秘诀。对方提出对电力和成本的要求,我们就有把握在这个范围内最大限度地为场所设计合适的照明。我自己认为,照明设计师应该做的工作,并非设计过分的装饰,而是提供人类及社会真正需要的照明。...

第七期 ,文化
2011年9月2日

条件再恶劣也要运送车辆-灾区经销商奋战记

在石卷市的北端,北上川的河口附近渔民居住的大指地区,大约有200人的居民仿佛被人们遗忘了似的生活在孤立无援的灾区。来自自卫队以及民间志愿者的救援物资终于平安地送达了,然而,居民们却面临着另一个烦恼。该村落建在跌宕起伏的山地上,医护志愿者们无论是想去巡视高龄人群住宅,还是徒步行走或者是驱车巡回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迫切想要摩托车”。...

第七期 ,文化
2011年9月1日

从全国征集的4,200名精锐部队:仙台市煤气局和日本煤气协会

4月12日,地震发生一个月之后,我来到了以樱花美景著称的仙台市太白区三神峰公园。樱花还未开放,进入公园后,看到里面停着山形县牌照的大型观光巴士。车上好像没有乘客,车的前玻璃上贴着”中国四国部会中队第1-2小队”字样的纸。这像是自卫队的名称,但是并不是自卫队。这辆巴士的乘客们,是为了修复仙台市的城市煤气而来到仙台市的广岛煤气公司的职员们。这辆巴士在这天成为了广岛煤气开栓队的基地。 大阪煤气宣传部的冈泽圭介科长,这次来到仙台进行日本煤气协会宣传业务的救援工作。他说”现在已经形成了一种纽带,就是只要城市煤气业界发生灾害,全国的煤气公司都会帮助受灾地区的煤气公司”。由全国都市煤气公司组成的日本煤气协会,在1968年的十胜冲地震后,制定了”在地震、洪水等紧急事态时的救援措施纲要”,规定了协会会员之间的互相救援工作。...

第七期 ,文化
2011年8月6日

依靠灾区的力量复兴重建

3月11日的大地震和海啸使得日本经济遭受沉重的打击。在灾区人们的努力下,复兴重建工作在逐渐开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企业和内部工作人员自发复兴重建工作取得的明显效果。 这里将介绍几个企业为复兴重建自发的做出努力的事迹。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以下几点。 第一,企业工作人员的复兴重建工作不是等待上级的指示,而是自发地、积极做出努力。比如,从日本最大的物流公司大和运输的例子来看,发现救灾物资运送状况非常紊乱的工作人员,自发地编制了救灾物资管理和运送的系统。另外,从本田专卖店和仙台丰田专卖店的例子来看,售车公司在灾区昼夜营业,尽心尽力地为客户修理汽车及搬运摩托车的事迹。 第二,在了解到灾区企业的困境后,其他地区的同行们主动地向灾区的企业伸出了援助之手。例如,在仙台煤气公司的例子中,介绍了为支援灾区修复煤气设施,从日本各地赶来的技术员和工人们相互合作投入抢修工作的事迹;在NTT docomo的例子中,介绍了受到严重损害的手机公司,在得到来自各地的援助下迅速恢复了各项服务的事迹。 第三,像这样通过灾区现场的努力,社会基础设施的重建迅速开展,为灾区人们安心生活及重建经济做出了贡献。 例如,在JR东日本的例子中,有1,200多处受损的东北新干线 ... ...

第七期 ,文化
2011年8月5日

救灾司机们的自豪-物流业是命脉产业之一

在电力、煤气管道仍未修复的营业点,大和运输公司重新开通了业务。最先恢复营业的是诸位自发行动的一线员工。促使他们行动起来的是从事命脉产业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离宫城县石卷市的渔港较近的渡波地区,在附近的大型超市里,好几辆被海啸卷入的大型卡车横七竖八地散乱着,不知从那里飘流到这里的民宅寂无人烟。大地震已经过去三周了,虽然瓦砾已经从道路上清理掉了,但地震灾害时的惨状依旧保留着。 4月1日,大和运输的石卷渡波中心再次开始营业,在已经化作焦土的这片土地上,电力、煤气尚未接通,原有的营业所也仅仅只剩下屋顶了。...

第七期 ,政治
2011年8月4日

日本重建紧急倡议: 通过独特的”复兴特区”重振宫城县

政府的重建规划会议为什么停滞不前了? 东日本大震灾的重建规划会议是在菅直人首相的主持下设立的。为完成这次百年一遇的灾后恢复与重建,以及为讨论日本今后发展的新方向等提供了机会。4月中旬,在首相官邸举行了规划会议的第一次会议。当然,大家认为菅首相会发表有关向复兴迈进的基本展望等计划。作为代表受灾地区的委员之一,我也期待着菅首相能够有所行动。但是,菅首相并未拿出任何具体的措施,自始至终抱着一种”请各位委员自由讨论”的态度。 的确,在确定了重建基本法的定位之前,该会议始终是以首相私人智囊团的形式出现的。尽管这样,该会议最初是应菅首相的要求而召开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该会议的第一次会议的时候,菅首相应该拿出一个强有力的宣言或规划,即”在这次震灾后,应该进行怎样的国家建设。因此,请各位委员按照这一展望进行讨论和发表建议”。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无论召集多少一流权威,会议的议题也容易变得散乱。...

第七期 ,文化
2011年8月3日

震灾后修复铁路的故事-东北新干线修复工作、奋战49天实现全线开通

7月9日,JR东日本公司东北新干线朝着完全修复的目标,又向前迈出了一大步。4月29日,东京至新青森之间的675公里(线路延长)全线开通之后,那须盐原至盛冈之间(344公里)曾采用慢速行驶方式,目前该区间已缩短到福岛至一之关之间(151公里),这样便大大缩短了此前曾延迟的东京至新青森所需时间。例如,”疾风”原本延迟1小时,现在延迟30分钟,是原来的一半;”隼鹰号”也从延迟55分钟缩短到延迟21分钟。此外,东京站出发、到达的”疾风”等列车数比当前增加了17列,达到161列;”隼鹰号”原本在东京至新青森和仙台之间各运行1列,现在已经恢复正常(前者 2列,后者1列)。 东日本大震灾中已过去了大约4个月时间。东北新干线虽然还没有完全修复,但也已经恢复了一大半。4月29日――东日本大震灾中发生49天后,东北新干线实现了全线开通,与1995年阪神淡路大地震后81天以及新泻县中越地震后66天相比,修复时间缩短了很多。可以说,之所以能实现这种”快速修复”,主要依靠的是以往的经验教训、现场竭尽全力开展的施工作业以及由专家指导等 ... ...

第七期 ,政治
2011年8月2日

日本能源政策的民主进程

由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造成的严重灾难正在继续扩大。这场事故真的难以避免吗?它是由3月11日的地震和海啸引发的核电站事故。但是,如果说先前谁也没有敲过警钟,则绝对不是这样的。核电站的地震灾害危险性曾被一部分地震学者指出,因为过去在同一地区曾发生过和这次同等规模的海啸,现在的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海啸预警不充分这一情况也被具体地指出过。国会和司法部门都曾指出过如果发生海啸将有可能丧失全部电源。 尽管政府的安全审查、司法部门、媒体对这样实质性内容的讨论和提出置疑,但都被拒之门外,仅仅只是贯彻实施电力公司和经济产业省的既定方针。 3.11之前,电力公司以政治背景和丰厚的广告费为后盾,主要媒体完全没有报道过关于核能的否定性言论,广告明星宣传核能的”安全性”,新闻的社论高调主张核能的”清洁性”,大声呼吁政府绝不能在核电站输出上落后于其他国家。现在看来,可称得上痴人说梦的所谓”核能复兴、核能立国”的宣传盛嚣尘上。 甚至连一丝的动摇都没有进入这里的余地,异议被完全排除。对核能立国路线提出的异议和要求重新研究的声音一律被强行压制,如此一来,使得核能至上论进一步升温。不仅是核能安全 ... ...

第七期 ,政治
2011年8月1日

核能发电事业”分离国有化”纳入视线

巨大的变化 东京电力公司(以下简称”东电”)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引发了大规模损害,围绕这一大规模损害的巨额赔偿问题,日本政府将东电置于公共管理监督之下,于5月13日制定了”核电赔偿机构(暂定)”的大致框架。该机构是由包括政府与东电在内的10家核电事业体集资筹建的,该机构目的是在支付赔偿方面向东电提供支援。 一部分人认为东电正式置于国家管理的方案虽然也引人注目,但是,就算是实行国家管理,也只是局限于一时而已。之所以这么说,因为在以国家为电力事业核心的系统运营中,要拥有当事者的能力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比起这点,毋宁将从前一贯的系统运营交付给民间企业管理这个方法来得更为合理。所谓系统运营,是指高效地运营发电、送电、配电网络,能使需求及供给得以均衡,防止停电。 这一点与东电能否存续下去并没有太大关联。即便东电因为赔偿问题而导致经营破产,其他民间公司也可以继续东电的系统运营业务。像这样,电力事业维持民营形态这个大框架是不会发生变化的。但是这一点并不意味着电力行业应持续从前一贯的状态止步不前。以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为契机,将有可能产生两个巨大的变化。...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