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六期档案

No.16
第十六期 ,经济  2014年2月3日

农业产业的新发展
“废除减反政策1”
才是通向农业立国的第一步
——为了“农业革新”和“产业创造”

山下一仁(佳能全球战略研究所 研究主管)

错误的农业观 对于农业,存在着以下的常识和一般看法。“规模大的农户从事的现代化农业,大量使用化肥和农药等。与此相对,贫穷的小农户从事着有利于环保的农业”“日本的农业因为土地少,农户的规模也小,是竞争不过美国、澳洲的农业的”。对此,农业界和一部分知识分子们还继续主张,“因此,必须对农业,特别是小农进行保护。通过扩大规模来提高农业效率等简直是岂有此理。参加TPP等根本不值一提”。 但是,现在的日本并不存在贫穷的小农。小农户是上班族兼职农户,其赚取的收入要超过工薪家庭。小农户因为不依赖农业收入,他们没有必要全身心地投入到农业中,进行诸如扩大规模等活动。因此,农业的规模比较小。但并不是因为规模小就贫穷。... [阅读更多]

第十六期 ,经济
2014年2月3日

薪酬上涨的条件②
单靠提高生产力难以实现
日本国内的产业集聚极其重要
阻止收入流向海外

深尾京司(一桥大学教授)

安倍晋三政权为提高工资而积极干预经济领域。从生产力的趋势来看,是否有可能提高工资呢?如有可能,那么需要些什么条件呢?一个国家的整体劳动生产率是根据单位劳动时间内可生产出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计算得出的。单位劳动时间的实际GDP(比如,每小时5000 日元)中包含了单位时间实际劳动成本(比如,每小时3000 日元)。因此,简单而言,实际工资增长率一旦超过劳动生产力的增长率,劳动分配率(右例中为60%)就将增长。 如果劳动分配率持续上涨,资本收益率将下降,设备投资也将放缓,因此,这样的工资增长就无法持续。这就是在考虑工资薪酬问题时,需关注劳动生产力趋势的主要理由。... [阅读更多]

第十六期 ,经济
2014年2月3日

薪酬上涨的条件①
将劳资密切协商
作为重要的经营战略
需要紧密关注其对雇用的影响

太田聪一(庆应义塾大学教授)

自今年以来,安倍晋三首相要求产业界尽力提高就业人员的薪酬。日本的薪酬水平徘徊不前,因此,家庭的购买力逐渐下降(请参照图)。如果薪酬水平上涨了,将拉动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6成的消费,从而能更容易地摆脱通货紧缩。这是安倍首相要求企业涨薪的逻辑思维。 最终,在今年春季劳资交涉中,部分企业实现了薪酬上涨,但经济的整体薪酬水平却基本没有发生变化。根据厚生劳动省《每月劳动统计》可以知道,6 月份拥有5 人以上从业人员的企事业单位的现金工资总额上涨率(前年同比)仅为0.6%,并且大部分还是靠奖金拉高。而且,7 ~8 月还出现了负数。... [阅读更多]

第十六期 ,经济
2014年2月3日

对提高工资标准寄予的期待

10月17 日,在首相官邸召开的“政劳资三方会议”上,代表着日本的企业巨头——丰田汽车的丰田章男总裁和日立制作所的川村隆会长一致表明了对于提高工资标准的积极姿态。对此,安倍首相回应称:“你们的发言让我更有信心”。几年前,其实仅仅还在一年前,人们对于“提高工资标准”,还并不认为将会逐步带上现实的味道。所以我想,感到潮流发生了变化的,应该不只是我吧。 从1997年至98年,金融危机爆发的时期开始,日本的名义工资开始下降。也有许多经济学家认为,通缩实质上与通胀同样属于“货币的现象”,是由于相对于商品而言,货币数量不足而引起的。但是一贯以来,对于“发达国家中,为什么只有日本陷入了通缩?”这样一个问题,我都认为答案在于名义工资的下降。...

第十六期 ,经济
2014年2月3日

《消费税增税和社会保障》
医疗、护理
把消费税的1%直接投入到
老年人的医疗和护理上去

同养老金相比,医疗保险和护理保险的改革被推迟了。 控制保险金的支付和强化保险费收入的保障,二者应该同时推进。 为了可持续地支付医疗保险和护理保险,要在服务提供和领取者负担两方面使保险金支付具有一定的制约。也就是说,为了控制费用的“支出”,有必要持续地对制度进行细微的调整。医疗保险和护理保险是单一会计年度核算的,根据疾病的流行或医疗技术的进步等因素,支付的情况很容易发生变化,很难像养老金制度那样,根据人口预测和时间段设定进行计算,对支付总量进行长期预测。因此,只能根据持续地提供和负担进行调整,并一直继续这种调整,来为将来做准备。 然而,在医疗和护理领域的改革当中,税收和社会保障的一体化改革没能进展到提出具体法案的阶段,在“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国民会议”(简称国民会议)上相关的讨论一直被推后。 2013 年8 月份公布的国民会议的报告书,不仅显示了制度的窘境,同时也显示了拨出消费税增税部分的必要性。关于保险制度,有改革可能性的项目暂且停留在列队状态。给我们的印象是,会议似乎得出了如下的结论:认真地讨论一下发现,即使维持现状就需要很多资金,进一步充实该制度又谈何容易。而且,如果不改变现在的制度,即使增税部分的填补也迟早会变得不够用。...

第十六期 ,经济
2014年2月3日

《消费税增税和社会保障》
养老金改革虽稍有进展,
但未来不可避免发放控制

消费税率的上调预计未来可确保基础养老金的稳定财源。然而,为了让养老金制度可持续发展,有必要着手削减发放。 2014 年4 月开始消费税率变为8%,每年预期增加税收约8 万亿日元。然而,由于14 年度纳税时期的偏差和消费的下跌,预计税收增加保持在5.1 万亿日元。收入增加的5.1 万亿日元里,2.95 万亿日元分配成国库负担2 分之一的基础养老金的财源(图)。 因为少子老龄化的问题,对养老金制度来说,能否可持续发展是一个重大挑战,12 年养老金改革法4 法成立,除了永久性的国库负担一半基础养老金,以厚生养老金和共济养老金的一元化、扩大短期工的厚生养老金的适用范围、消除养老金特例水准的2.5%为首的改革措施已在逐步推进。...

第十六期 ,经济
2014年2月3日

《消费税增税和社会保障》
即使消费税率涨到10%,
也还是杯水车薪
必须控制发放、增加
高龄老年人所负担的费用

《消费税增税和社会保障》 养老金、医疗、护理保险能否维持? 目前日本已经决定自2014 年4 月起,开始提高消费税的税率,同时还在开展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讨论。养老金、医疗、护理保险能否持续?让我们再次来作验证。 安倍首相于2013年10月1日决定了14年4月起将消费税率提高到8%。这次消费税率的提高,始于民主党当政时的“社会保障与税的一体化改革”,其目的据说是“为了充实和稳定社会保障,就要力争在确保财源的同时,实现财政健全化”。那么,通过这次提高至8%,或者是预计将在2015 年10 月提高至10%,是否真的能够实现社会保障的稳定化、实现财政的重建呢?...

第十六期 ,文化
2014年2月3日

细田守 + 东浩纪
Hosoda Mamoru + Azuma Hiroki
为“父母亲”制作的动画片

2012 年,细田守导演的最新作品《狼的孩子雨和雪》收到了惊人的票房成绩。以往的动画片并不把“育儿年龄段”作为对象,但是这部作品中却充满了面向他们的寄语。细田导演在这部电影上映时,9 月25 日第一个孩子(长子)出生了,他本人也真正成了“奶爸”。而本刊主编家里也有小学生的女儿,两人分两次进行了深入的交谈,讨论了蕴含在《狼的孩子雨和雪》中的寄语,以及作为父亲的孤独到底是什么。...

第十六期 ,政治
2014年2月3日

安倍经济学“国土坚韧化”令人忧虑
回归公共投资
什么都解决不了

日本地区遭受人口减少的巨浪袭击,使本来就严重的地区衰退进一步加速。 对于此种现象,其中一个答案是,基于“国土坚韧化”的理念,增加公共投资。 公共投资主导型的地区振兴,是违背时代发展潮流的,我所忧虑的是,对萌芽中的地区主导型发展潮流来说反而是一种妨碍。 ...

第十六期 ,政治
2014年2月3日

学习法国,
以九千万人口实现安定发展
充分发挥女性及外国人的力量
同时利用源于大学的技术革新及雇佣改革

我们在于5 月公开的“全球化长期预测及日本的三个未来”一文中指出,将来的日本,可能会因为纳税和社会保障负担的增加导致国家机器产生故障,也存在生活水平下降的可能。其根本原因在于人口的减少。如果置之不理,将来的100 年内,人口会降低到目前的30%,而200 年后仅有目前的10%。随之,日本在国际社会上的存在感也会变得日益薄弱。为了避免这一现象的发生,日本经济研究中心提出了国家人口目标测定一事已迫在眉睫刻不容缓。因该于今起40 年内,持续提高出生率,初步人口目标定为9000 万人,并从海内外吸收先进的知识经验及投资等,计划制定出良好的开国性政策。 与此同时,应该为广大的女性提供更能施展才华,发挥潜在价值的大环境,比如积极的采用女性高管、议员等,并将这一目标数值化。为了更好地推动技术革新,在拥有技术的大学经营改革的基础上,扩大人口流动以适应挑战,企业的人才流动等也是极为必要的。集结多元化人才,集思广义,来逐步改善目前以男性职员为主的劳动力分配。只有实现了劳动力分配确改善,才能确保人均收入,从而获得在世界上经济大国中的发言权。...

第十六期 ,政治
2014年2月1日

令人恐慌的模拟分析
2040 年,地方将消亡。
“极点社会 ”将来临

勾勒国家的未来蓝图时,首先必须掌握其人口动态。日本从2008 年开始出现人口减少,今后将全面迎来人口减少社会。对此,如何实现人口的富足,需要用长远的眼光来看待日本的现状。在担任日本岩手县知事的 12 年间,最困扰我的就是人口减少问题及其造成的限界村落(荒村)问题。就任时(1995 年)141 万9000 的岩手县人口到卸任(2007 年)时变成了 136 万 3000 人,近期(2012 年)更是减少到了 130 万 3000 人。人口的不断减少,不仅使地域交流的功能降低,而且医疗和教育等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服务也将难以维持下去。知事在任期间,我引进了运用 IT 技术的远程医疗系统,向存在灾害隐患的村落发放了部分迁移补助费以促进村落的一体化发展。这些政策在维持地域功能方面确实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始终都只是被动性政策。如今,日本全国正面临着“限界自治体化”危机。而能否避免此危机,并成功转型为可持续发展国家,则主要取决于我们的选择。...

第十六期 ,外交
2014年1月28日

积极的和平国家 21
世纪日本的国家战略

2013 年 12 月 17 日,内阁会议决定了日本第一份《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和新的《防卫计划大纲》 “以国际协调主义为基础的,将和平主义”定位为日本今后的外交・安全保障政策基本理念。在海外视点来看,有不少人对于安倍晋三首相提倡的“积极的和平主义”(自 9 月 26 日首相在联合国总会的演说中初次提到)认为突兀而难明真意。实际上,“积极的和平主义”这种想法,并非安倍首相的原创。自冷战结束以来,日本的外交・安全保障共同体中的一部分人员,一直都在诉求必须将日本战后和平主义从“消极的”转换为“积极的”。我也是其中之一。那并不意味着是要丢 弃战后的和平主义,而是在维持其长处的基础上,随着日本国力增强和冷战后国际局势变化而修正其短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记忆,日本对于在战争中行为的自责之念,已经令战后日本人产生了日本成为决不再染指侵略战争的“和平国家”的决心,这是日本战后和平主义的原点。但是,日本的战后和平主义,包含了两种消极性。第一种是缺乏“为了和平而行动的想法”(第一种消极性),第二点,是缺乏“为了和平而动用军事力的想法”(第二种消极性)。...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