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二十三期档案

No.23
第二十三期 ,社会  2015年10月9日

遍地开花!“道之驿”的新时代
-不断进化的地方开发-

女性们为当地创造活动活力和自信 道之驿“川场田园广场”(群马县川场村)

自“道之驿”(意为“公路驿站”)制度于1993年制定以来,现已在日本全国开设了1040所,年营业额总和为2100亿日元(2013年度统计结果),是国家推进的地方开发政策中率先发展起来的项目。筑波大学社会工学域教授石田东生与读卖新闻特别编辑委员桥本五郎就道之驿的现状与展望展开对谈。
(对谈地点:帝国饭店)
“道之驿”是律令时代产物的复苏
桥本五郎 道之驿至今已迎来第二十二个年头了,现在全国有1040所道之驿,可以说是一个很大很成功的作品。当时这个想法是怎么形成的呢?
石田东生 当时和今天一样有很多车穿梭在道路上,然而却没有能让司机安心休息的地方,甚至连公共厕所也没有。而且,行人和当地人之间的接触也是几乎没有的。人们觉得,如果铁路有车站,公路也应该有像车站一样的设施,供人们休息和交流。于是就有了“道之驿”这一设施的想法。... [阅读更多]

第二十三期 ,文化
2015年10月9日

福冈亚洲美术馆“东京・首尔・台北・长春 —
— 官展中的近代美术”展

1999年,福冈亚洲美术馆在九州的博多(福冈县福冈市)开馆。与以欧美及日本的美术作品为中心的东京和京都阪神地区美术馆不同,福冈亚洲美术馆是首个以展示亚洲近代美术为主的美术馆。自开馆以来,除常设展,特别展等活动外,正在进行中的,以亚洲同时代美术作品为对象的福冈亚洲美术三年展也十分引人注目。 福冈亚洲美术馆于2014年举办了名为“东京・首尔・台北・长春 —— 官展中的近代美术”的展览。并在东京的府中市美术馆,兵库县立美术馆举办了巡回展。该展重新整理了20世纪前半在日本以及在其统治下的韩国(原朝鲜)、台湾、中国东北部(满洲)举办的公开征集美术展览会(官展),并试图重新考察了当时各个地区的近代美术状况,是一个很好的企划。这些活动将之前一直被视为讨论禁区的那段时期的美术进行了冷静客观的回顾,是一场为明确官展的历史意义而举办的学术性展会,并制作了资料价值很高且内容充实的档案资料。 以下是三浦笃老师围绕美术馆及展会等话题,向此次展览会即福冈亚洲美术馆策展人,福冈亚洲美术馆馆员,劳旺柴坤・寿子进行的采访。 ... [阅读更多]

第二十三期 ,科学
2015年10月9日

紧急事态!日本的能源
电力改革才是成长战略中的优等生

伊藤元重(东京大学教授)

伊藤元重:我想有以下几点理由。 对于电力系统改革必要性的认知,自10多年前在专家之间,或政府中的反应便十分强烈,但该领域的改革仍存在一些困难点,从全面角度来看业界也是很强大的。这并非只有坏意义,更是兢兢业业地努力负责电力供求的体现。因此,对于这种需要破坏原有秩序的改革,其所面临的阻力也是非常大的。不仅仅是来自政治层面的阻力,技术层面上的难度也很大。由于上述的种种原因,改革迟迟没有进展,这便是日本的现状。在此期间,美国的多个州、欧洲、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已相继进行改革, 而日本的步伐已然落后。彼时,发生了福岛的核电站事故。当然无需将核电泄漏问题和电力系统改革直接联系起来,但是当地震灾害、核电泄漏,并第一次出现停电时,我们才发现日本的电力其实并没有我们所想的那么顽强。举个非常具有象征性意义的例子:东日本和西日本的电气频率是不同的,当东日本发生停电时,灯火通明的西日本,即使想要做些什么却什么也做不了。因此,急需统一进行电力系统改革。非常有趣的一点是,愿意推进该电力系统改革的是民主党当权时期。... [阅读更多]

第二十三期 ,文化
2015年10月9日

世界的数独 老本家的喜悦
数字填字游戏命名之父广受世界瞩目

在一个赌马赌输了的周末,我坐上了回家的电车。当我随手翻开一本带在身上的美国填字杂志时,一个叫做“数字游戏”的版块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不太懂英文,但是当我连游戏规则都没有去读,只是试着把数字填进去的时候,我居然解开了那道题。有点儿意思!于是我去书店搜罗了过期的期刊,把所有题目都解了一遍。之后又试着自己创作了游戏题目,也很容易地编出来了。就这样,1984年,由我担任社长一职的公司Nikoli在其出版的填字游戏杂志上刊载了我创作的谜题。我将这种把1到9的一位数数字填进方格里的游戏命名为“单身的数字”。现在风靡全球的“数独游戏”就在这样偶然的条件下诞生了。 在杂志上一发布,很多读者都发来了自己的原创谜题。因为如果读者解开新的谜题之后觉得有意思,就会想要自己创作题目。投稿作品之多证明了这个游戏的人气程度。而大家对题目的解法(招数)各异,让我感到这个游戏十分深奥。1988年,以发行单行本为契机,我们将原来过长的名字简化称其为“数独”。数独游戏随着时间而发展,并产生出很多名作。...

第二十三期 ,社会
2015年10月8日

访日热潮之后是半定居

造访日本的中国人正在爆炸式地增加。日元贬值和签证条件放宽也起到了助推的作用。在高收入人群中,也开始出现想在日本拥有住宅的新动向。中国游客的访日旅行正掀起空前的热潮。去年同比增加了80%,达240万人次。从1月19日起,日本开始推行新的“五年多次往返签证”制度,这将更进一步引起中国人对日本的兴趣。之前日本曾在2011年7月实施“三年多次往返签证”,但由于签证发放条件较为严格,手续也比较复杂,所以申请人次并不像当初所预想的那样有大幅度增加。这次,签证发放条件也有了大幅度的放宽(停留天数从90天缩短为30天)。专门办理中国人赴日旅行的日本之窗国际旅行总经理阿部道广先生指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访日旅行的回头客中,绝大部分也都是每次申请一次性签证。今后,多次往返签证的比例一定会有急剧增长。”中国的高收入人群绝对人数相当大,中国和日本在地理上的距离也比较近,增加发放多次往返签证将会带来不小的冲击。本记者的一位朋友居住在上海的中国籍设计师这么说:“我现在正在认真考虑在日本某处买一套公寓,每个月和妻子一起去那里住住。...

第二十三期 ,经济
2015年10月8日

皮克提现象与日本的现实:“分配政治”的偏重和经济增长政策下的贫困

被称为“摇滚明星经济学家”的巴黎经济学院教授,法国人托马斯·皮克提,在日本引起了狂风骤雨般的轰动。他那本最受瞩目的著作《二十一世纪资本论》的日文版一经出版,不到几周的时间就卖出了十几万部。在如今出版行业相当低迷的现状下,发行此译著的出版社可谓受到了无数羡慕的目光。该书关注的主题是“贫富差距”。在原本就对贫富差距加剧争议甚多的日本,国会的经济政策讨论中,“贫富差距”就是一个激烈的论点。不挣钱的资本和企业家精神的萎靡
然而,日本的实际情况有异于皮克提教授的观点,也可以说是日本独有的现象。泡沫经济结束后,仅就1990年代之后来看,资本削弱了企业的“挣钱能力”。曾经作为出口的中坚产业,又是日本经济领头羊的电子产业,在2000年以26兆日元触顶后一路下滑,现在只有大概11兆日元的水平。贸易收支竟然出现赤字。在日本,“资本”的“挣钱能力”的提升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对于产业整体来说“挣钱能力”的恢复和强化也是重要的课题。 ...

第二十三期 ,经济
2015年10月8日

消费增税延期和财政
瞄准2020年度“黑字化”

由于上调消费税率的延期和解散众议院,经济政策进入了新阶段。关于2年来安倍经济学的评价和选举后的新展望,议论已经开始了。这里笔者想从财政健全化的视点整理相关论点。 关于财政健全化,存在基础财政收支(Primary Balance)目标。将按照国内生产总值(GDP)比看到的赤字至2015年度比2010年度减半,到2020年度前实现黑字化。这是安倍晋三内阁截至目前提出的目标。 图表表示7月份经济财政内阁咨问大会提出的《关于中长期经济财政的估算》中基础收入的预算。在当时那个估算时间点,2015年度目标预计可以实现。不过因是以消费税率上调至10%为前提进行的估算,需要分析消费税率上调延期的影响。 这个基础收支目标也是2010年时由民主党政权提出的政策。安倍内阁沿用了该目标。通过图标可知,截至民主党政权时代的2012年度,赤字几乎未缩小。而安倍内阁以来则进入明显改善局面。这个变化与摆脱通货紧缩有着密切关系。在通货紧缩的背景下,要实现财政健全化非常难。在通货紧缩的背景下,税收将缩小。即便这样,若真想改善收支,需要下很大决心削减岁出或增税。...

第二十三期 ,外交
2015年10月8日

一名历史学家对21世纪的日本,美国和中国的观察

我1934年出生在东京,到现在已过去整整八十年了。1953年之前的19年间我生长在日本,但之后的61年我几乎所有时间都在美国渡过。我所知道的日本还是1953年的日本,应该是和现在完全不同的日本。从1953年到2014年这61年,我在美国主要从事教师的工作,在大学里结识了各种各样的人。 通过很偶然的机会,我也去过中国,2014年在几月18~22号这四天访问了北京。但和美国相比,在日本和中国的生活都不算长,所以对于21世纪的中国和日本这么大的课题,不知道我能说出几分内容来。然而,我作为一名历史学家,在研究日中关系,日美中关系以及世界动向时,多少会注重加入历史学家的眼光,或者思考对于这段历史应如何去看。所以可以说对21世纪的世界,或者说对中国、美国、日本,我多多少少有些自己的见解。 ...

第二十三期 ,社会
2015年8月4日

106岁日本老师来信 台中邮递员使命必达

一封来自日本的信件寄入台湾中部的台中市,但如今收信地址已不存在。寄信人是一名106岁的日本女性,曾在日治时期的台湾担任小学教师。然而年轻的台湾邮递员却找到了收信人、即这名女性当年的学生们,并让其与现今也已90岁前后的学生们之间重新展开交流。  这名日本女性是熊本县玉名市的高木波惠。在日本的大正时期,还在读小学的高木随着作为警官赴任台湾的父亲一起到了台湾,并在那里渡过了约30年的人生。1929年至1938年的10年之间,高木在台中市一所主要是台湾人子女就读的乌日公学校(现为乌日小学)给低年级上课。  写信的契机,是描写1931年台湾的嘉义农林学校的棒球队从台湾打进夏季甲子园,并最终获得亚军的电影《KANO》。当时,高木非常支持嘉义农林学校的棒球队,甚至在工作单位里用收音机收听了嘉义农林和中京商的决赛直播。高木就这一段记忆接受了《朝日新闻》熊本版的采访,并开始怀念起她的学生们。  因为非常想知道学生们的近况,所以高木让她的女儿惠子(76岁)代笔,给20年前曾有书信往来的杨汉宗(87岁)寄去了信件。...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