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二十六期档案

No.26
第二十六期 ,社会  2016年5月27日

对老年人临终医疗的思考
长寿时代的临终前护理

山崎 章郎 (护理小镇(Care Town)小平诊所院长

日本将迎来高死亡率社会的到来。2014年的1年间约有120万人死亡,预计到2025年,1年的死亡人数将达到约160万人。导致死亡原因第1位的是被称为国民疾病的癌症,每两个日本人中就会有1个人罹患癌症。现在,每3个人中有1个人因为癌症死亡,预计今后这个比率会上升到每两人中有1人罹患癌症。... [阅读更多]

第二十六期 ,社会
2016年5月26日

对老年人临终医疗的思考
长寿时代的临终前护理

会田 薰子 (东京大学生死学·应用伦理中心 上广讲座特任准教授)

与老年人的临终医疗密切相关的问题之一是“自己无法进食时怎么办?” 在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患者无法自己进食时,主流的治疗方法是采用管饲营养。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有家医院对老年痴呆症晚期,无法自己进食的老年患者采取了“既然无法进食就静待自然死亡”的方针。然而社会上却认为这家医院的做法有问题。他们的想法是“明明使用管饲可以延长生命,这家医院却实施了消极的安乐死”。而这家医院也因此受到了谴责。 经过了近20年,近几年,对给临终阶段的老年患者实施胃造瘘等人工营养的做法,越来越多的媒体表现出与上世纪90年代新闻上完全相反的论调。大家认为,(通过实施延命医疗)即使还活着,但人的尊严何在? 特别是胃造瘘,由于其在人工营养的方法中优点最多而得以广泛使用,据说2008年到2010年间,日本使用胃造瘘的患者数量居世界第一。 而这也与医生的意识有很大的关系。为什么要对临终阶段的老年患者实施人工营养呢?关于这个问题可能会有很多理由。比如“社会上对自然死亡没有共识”,“存在法律层面的问题”,“这是家属的希望”,... [阅读更多]

第二十六期 ,社会
2016年5月25日

对老年人临终医疗的思考
长寿时代的临终前护理

大岛 伸一 (国立长寿医疗研究中心名誉总长)

日本迎来了平均寿命世界第一的超老龄化社会,但急剧的变化让整个社会都感到困惑。步入了老龄化社会,医疗的内容也自然会改变。而在此之后的“死亡”问题则成了一个不能触碰的禁区,一展开讨论就会因为各种声音的出现而无法前行。但是,把这个问题置之不理只会导致事态进一步恶化。日本是世界首位的老龄化国家。用于表示老龄化的指标有老龄化比率,平均寿命,老龄化的速度等,日本在上述指标方面均位于世界首位。日本的老龄化比率达到了25%以上,而超过20%这个超老龄化社会指标的国家,除了日本就只剩德国和意大利了。另外,老龄化的速度特别快也是日本老龄化的特征。老龄化的速度指的是,从老龄化比率7%的老龄化社会上升到老龄化比率14%的老龄化社会所用的时间。日本从1970年到1994年,仅用了24年就完成了这个变化。而同样是从老龄化比率7%变化到14%,法国用了110多年。通过这个对比,日本的老龄化速度之快就显而易见了。老龄化的进程如此之快,那么为了应对这种变化而苦苦思索该如何变革社会结构也是理所应当的了。 日本的总人口在达到1亿2800万的顶点后趋于减少,... [阅读更多]

第二十六期 ,社会
2016年5月24日

对老年人临终医疗的思考
长寿时代的临终前护理

日本已经成为了世界杰出的长寿社会。在日本,社会保障制度一直以来都是国家政策的重要内容之一。现在,社会保障制度改革推进会议也看准了2025年这个婴儿潮一代达到75岁的时机,正在进行各种跨领域、跨部门的探讨。然而思考医疗和护理问题时,还有一个遗留问题就是临终医疗。 日本的平均寿命位居世界首位,老龄化比率(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率)也超过了25%。伴随着这个趋势,死亡人数也在不断增加,2014年的死亡人数约为120万,据推算,到2025年死亡人数将达到160万,真可谓步入了一个高死亡率时代。 过去,在日本说起护理场所都是以在自己家为主,在1960年这个比率约占70%。现在约有80%的人都在医院离世,护理从我们身边消息已经很久了。清楚临终状态的一代人越来越少,更别说有机会在家人之间谈论“死”和“护理”这类话题了。 医疗技术的进步为延长人类寿命做出了极大的贡献。然而从老年人临终时期的生活品质来看,并非所有人都接受着理想的医疗护理服务。 日本创成会议就临终医疗的理想状态,与有识之士开展了学习会。通过学习会我们得知,在日本,...

第二十六期 ,社会
2016年5月24日

对高龄老人临终期与其 “延命医疗”不如 “和缓医疗”

“人生中一定要来的就是税和死亡”,这句充满幽默话是马克·吐说的。但是,面对这样真实的现实,人们往往不想认真面对后者。事实上,随着延命医疗的技术有所进步,人们把“延命”放在第一位,在临终期医疗中,正在以医疗的名义对高龄老人进行虐待。   在日本生产性总部于2015年九月底召开的理事会上,我听了两位高龄老人医疗方面的专家关于“临终医疗”的报告。这些赤裸裸的实情引起了与会的各位理事的关注。   讲师是北海道中央劳灾医院院长宫本显二先生和樱台明日住医院痴呆症综合支援中心长宫本礼子女士。他们夫妇俩于2012在札幌成立了“思考高龄老人临终医疗之会”。这两位都是日本生产性总部所支援的政策传播集团“日本创生会议”(增田宽也议长)的“高龄老人临终期医疗学习会”的成员,他们还出版了共同著作《欧美没有卧床的老人:自己决定人生最后的医疗》(中央公论新社刊)。   日本现在面临着严重的少子高龄化问题,对此也开展了很多讨论。但是,现在已经步入了“大量死时代”,这一点人们尚未认识到,也并未开展讨论。2010年,日本的死亡人数为一百十九万两千人,...

第二十六期 ,社会
2016年5月23日

对谈
都知事、(东京)能够完全承受老龄人口的增加吗?

增田:今年6月,我们日本创成会议提出了《东京圈老龄化危机规避战略》。东京圈地区(包括埼玉县、千叶县、东京都、神奈川县的一都三县)今后将会迎来急速的老龄化。很抱歉我要重复您非常了解的一个事实,从现在到2025年的10年间,75岁以上的高龄老人将增加175万人,这将首先对医疗和护理领域产生直接影响。医疗·护理设施短缺的问题将更加严重,然而这个问题并不仅限于东京圈。其原因之一在于,强化东京圈的医疗、护理体制对国民经济是极大的负担。东京的地价极为昂贵,完善护理设施的费用几乎是秋田县的两倍。护理补助费也要追加20%。现在,追加部分的负担金额全国共计1700亿元,而东京圈所占比例达到总额的一半以上。还有一个大问题就是如何确保护理人员。据我们推算,仅东京圈地区就至少需要增加80到90万的医疗·护理人员。如果还像以前那样,用地方流入东京的人才来弥补的话,“地方的消失”就会加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地方的消失”和“东京圈老龄化危机”是同一个问题。...

第二十六期 ,经济
2016年5月21日

日本是否应该参加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
辨明中国的意图后作出判断

在中国的主导下即将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已经确定了57个国家将成为其创始成员国的候选国家。日本和美国并未加入候选国家的行列,但是以英国、德国、法国和意大利为首,欧州等亚洲以外的地区有众多国家加入。这些国家在签署了亚投行设立宗旨的备忘录(MOU)后,已经开始进入制定设立协议的谈判,目标是截至2015年6月底,签署设立协议,并在2015年年内完成设立。 资本金的最终目标确定为1000亿美元(约12兆日元),出资比重和表决权的分配基本上将按照各国的经济规模来决定。中国将成为最大的出资国,总部设在北京,首届总裁人选也将掌握在中国的手上。 设立亚投行的这一动向,在需要庞大基础设施投资的亚洲发展中国家之间受到欢迎。但是,美国对此理解为是中国正在挑战以美国主导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为轴心的国际金融秩序。为亚洲开发银行(ADB)送出了历届总裁的日本,也对设立亚投行的举动感到困惑。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和巴西、俄罗斯、印度、以及南非一起,努力设立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紧急储备基金。...

第二十六期 ,经济
2016年5月20日

提言“日本参加亚投行(AIIB)的前提条件:
斟酌和研讨中方意图”

我们思考和平与安全经济学者协会(ESP)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亚投行)以发展中国家为主构筑自己的基础设施,具有值得国际社会应该表示欢迎的潜在性,对此我们予以一定的评价。因为中国利用不断扩大的经济实力、金融力量在多国间的框架中,建设亚洲基础设施这个国际公共财产的话,是值得肯定和期待的。但是,另一方面,也有意见表示担忧中国是否是为了在亚洲扩大经济和政治影响力而利用亚投行,或者是否是通过建设亚投行向世界银行以及亚洲开发银行等既存的国际金融机关发起挑战?我们认为,日本应该在认真地斟酌中国的意图的基础上,研究和判断是否参加亚投行。也就是,如果中国抑制以自我为中心的政策,重视向国际社会提供公共财产付出有价值的行动的话,那么日本今后就应该考虑参加亚投行。因为,如果日本参加的话,能强化管理,提升基础设施事业的水准和质量,能提高促使中国和国际社会融合的可能性。但是,如果中国将亚投行定位在以中国为本的国际金融机关的话,就算日本参加,不能指望实现管理的透明以及提升基础设施事业的标准和质量,...

第二十六期 ,外交
2016年5月17日

中国建国之父毛泽东与日军共谋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以下称“中国”)成立。建国之父毛泽东可谓功不可没。如果只是聚焦于这一点的话,可以是说毛泽东是值得尊敬的“伟大领袖”。但是,必须看到的是中国不是在抗日战争(日本称“中日战争”)中打败日本而诞生的国家,说到底就是打败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军队,取得国共内战的胜利而诞生的国家。其根据就是日本虽然在1945年8月15日战败,但是中国建国是在1949年10月1日。在此4年之间,国共两党展开了激烈的内战。因此,中国所说的“打败日本侵略军诞生的新中国”是错误的,更何况“在中日战争中,中共军队和日军进行了英勇交战”只是一个神话,和事实不符。非但如此,在中日战争中,毛泽东和日军共谋,倾注全力让国民党军队弱化。中共让间谍潘汉年潜伏到日本外务省下属的“岩井公馆”,通过国共合作由重庆政府得到的军事情报高价卖给日本,为日军打击国民党军队创造了环境。不仅如此。毛泽东派遣间谍和日军接触,提出了“中共军和日军停战”的提议。 本稿根据岩井英一的回忆录≪回想的上海≫(私家版本)等日方资料和中方资料相对比,对“中日战争中,...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