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二十九期档案

No.29
第二十九期 ,经济  2017年4月14日

向世界澄清“通缩的真面目”
由日本、中国、新加坡、美国人口动态预测世界经济的动向

《通缩的真面目(デフレの正体)》出版后已经过去了六年,书中提出了人口在预测经济动向中的重要性,我们将把这一解答运用到对世界经济的分析中去。   在2010年出版的《通缩的真面目》中,我曾经指出日本经济陷入长期停滞不前的根本原因,就在于青壮年人口数量的减少。 日本的劳动年龄人口(15岁至64岁的人口,包括在日本的外籍人士),1995年达到顶点,约为8700万人,随后就一路回落至2015年,期间减少了1000万人以上,高达总人数的12%。随着这种情况的持续,住宅、汽车、家电产品和各种食品等,主要以劳动人口为对象的商品需求数量减少了,但是供给的数量却因为生产进一步实现了机械化和自动化,即使劳动人口有所减少,也并未减少。有大多数企业把因人口结构引起的结构性数量减少误以为是“因不景气造成的恶性循环”,所以并未及时采取调整生产数量、或把重心转移至老年人市场等的对策。其结果就是造成在这些商品领域的供给过剩导致了商品价格的降低。这其实不属于货币现象的通缩,而是发生了微观经济学的价格崩溃。 像这种以人口因素为原因的消费衰减,宽松货币政策当然不会奏效,而“通过技术革新提高生产率”这种空口道理也不会起作用。《通缩的真面目》中得出的结论其 ... ... [阅读更多]

第二十九期 ,经济
2017年4月13日

用新的视点来看少子化对策
实物提供胜于现金―加快扩充保育服务

〈要点〉 发挥女性就业对出生率起到的正面作用 现金提供的急剧增加不会直接造成出生率的反弹 高出生率国家在90年代以后转为提供实物 日本的总和生育率(女性终生生育孩子的平均人数)在2015年为1.45,看来似乎有恢复的趋势。但是,在发达国家中,有好几个国家如美国、英国、法国等出生率都超过了1.8。日本的经济社会目前面临少子老龄化压力,所有发达国家并不全都相同。 作为少子化对策的育儿支援可分为儿童津贴等现金提供和保育服务等实物提供。从国际上来看,日本的育儿支援规模明显小得多。基于出生率较高的发达国家的经验,笔者认为,必须在实物提供上加大力量,大幅度扩充育儿支援。 *  *  * 安倍政府提出的“日本一亿总活跃计划”,意欲实现1.8的出生率目标。在此,不妨简单地来比较一下美英法等国家,在2014年的出生率高于1.8的发达国家(高出生率国家)与日本之间,出生率和育儿支援有着什么样的不同。 从图中首先我们可以确认到的是不仅日本,高出生率国家的出生率减少也已经出现停止。当然,根据不同国家也有不同,但从平均来看,出生率从1990年代后半起便已经触底。2008年的国際金融危机后,也是因为受到经济萧条的影响,最近虽然出现了到顶的倾向,即便如此 ... ... [阅读更多]

第二十九期 ,经济
2017年4月11日

对“金融政策总结验证“的评价
在超过2%之前继续放宽金融政策
引进长短期利率操作

〈要点〉 由于大规模宽松金融政策的实施,日本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通缩 通过少有的承诺提高对实现2%目标的信任 根据金融形势促进形成最合适的利息布 日本央行在上周的金融政策会议上,对此前的宽松金融政策进行了总结性验证,并根据验证结果引进了“附带长短期利率操作的量化、质化宽松金融”新框架。 3年前,日本央行将“物价稳定的目标”定为消费者物价增长率达成2%,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而引进了“量化、质化金融宽松”政策。那时日本央行设想的机制是(1)明确承诺实现2%的目标,通过实施大规模金融宽松政策,提高人们对物价的预期(预期物价上涨率)。(2)通过大规模收购长期国债,降低名义利率。(3)以上两种方法并行,从而降低实际利息(考虑了未来物价的利息),刺激经济,抬高物价。 在此后的3年多时间里,企业收益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失业率也降到了3%。日元的过度升值状况有所改变,股价也有所回升。基本工资连续3年上调,剔除能源价格的影响,消费者物价连续2年10个月走高。从“物价持续下跌”这个意义上看,日本经济已经不再通缩。这种良性转变得益于“量化、质化金融宽松政策”带来的实际利率下降。这是可以用大型经济模型分析验证的。 尽管已经摆脱通缩,但2%的目标依然未能实 ... ... [阅读更多]

第二十九期 ,经济
2017年4月11日

依靠期待能否提高物价
不会给工资造成影响
―通货紧缩并非是货币性现象

< 要点 > 物价目标达成时期延期表示异次元宽松政策的失败 在决定价格和工资时没有考虑对将来的期待 价格浮动并非源自货币数量,而是石油价格    “两年之内消费物价指数提升2个百分点(生鲜食品除外)”。在2013年4月开始的“异次元金融宽松”所定的这个数字目标失败了。最近物件下滑了0.4个百分点。这个幅度比白川方明前日本央行总裁任期结束时的下跌幅度还大。    果真日本央行在2016年11月1日金融政策决定会议上,将2%的物件上升目标的实现时间由“17年度内”推迟到“18年度左右”。在这3年办内,共计推迟5次(参照图)。也就是即将在2018年4月结束任期的黑田东彦总裁的任期中,日本央行承认了花了5年时间也没能实现该目标。     购买了250万亿日元的国债,日本央行的决算账户余额增加到300万亿日元,为什么物价依然没有上升?人们期待所谓量化宽松能起到重要的作用。本稿就零利率时期,聚焦于该“期待”,对此问题进行分析与论证。2016年8月27日黑田总裁在美国的演讲题目就是≪根据带负利率的量化宽松和质化宽松对预想物价上升率的重新锚定≫。作为金融政策的要点现在依然是“预想物价上升率”,即对物价上升抱有“期待”。     ... ...

第二十九期 ,文化
2017年4月3日

地区再生的关键词
利用故乡的空房间,挑战打造总社的艺术工房

父辈留在故乡的家究竟什么样子了?房子空了很久,曾经装满儿时的记忆,要将其扒掉也实在可惜。我想对故乡的老房子抱有如此情节的人也不自少数吧。根据2013年的调查,日本全国有空房子820万户。总体住宅数为6063万户,空房率竟达13.5%。加上少子化的影响,全国各地有很多没人住的民居,想拆也拆不掉的房子。 现居住在神奈川县伊势原市的池上真平就是其中一个人。冈山县的总社市留有大正时代曾祖父建造的房子。20年前祖母去世后成为空房。池上也出生在这里,因父亲工作的调动,他在京都长大,自己后来在东京就职。曾有一段时间借给残疾人NPO,后来就成了无人看管的空房子,任其荒芜。 池上家族有人曾在总社町任初代町长,土墙环抱的宅子,院子配置巨石,面对庭院有书房和居间(起居室),是传统的日本建筑。宅子的后面有仓房和茶室。池上说,“曾经考虑过拆掉,咨询了一下,拆迁费就得花1000万日元,不得不考虑一下”。 在这时候,有一个偶遇。有人介绍我认识了建筑师,也是美术作家松本刚太郎先生。 松本在2006年关闭建筑师事务所后,自己在冈山县东部和气町将民房改建成美术工作室,制作绘画和雕刻。松本看了池上宅子后,提议说是否能将宅子改为艺术工房。那是2014年的事。还请了 ... ...

第二十九期 ,经济
2017年3月28日

扩散于亚洲的少子化现象
支援就业和育儿两立为关键
― 增加家庭相关支出

〈要点〉 也有韩国或者泰国等比日本出生率低的国家 日本的家庭相关社会支出极少 政府高提出出生率目标具有重要意义 2015年的出生数推算为100万8千人,时隔五年出现增长。但是死亡人数在二战后首次超过130万人,连续九年人口自然减少。虽说出生人数增加了,但是和现在的大学生出生时(20年前)相比,少20万人。少子化的倾向没有得到改善,预测今后人口减少会进一步加速。 日本的总人口准确数据要等到2015年人口普查结果的公布,但是截至2015年10月时的总人口推算为1亿2689万人。(总务省“人口推算”推算数据)。和2010年的人口普查相比,这5年中,约减少116万人。相当于山形县或者石川县的一个县的人口规模。 根据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的≪日本未来人口推算(2012年1月推算)≫,截至2020年的5年之中,预计大约会减少250万人。同时老龄化也在前进,目前日本已经成为8人中有一个人在75岁以上的超老龄化社会,抬高了医疗和护理的负担。人口减少给经济发展带来风险的可能性也很高。 不论是人口减少还是老龄化,主要原因在于出生率的下滑。出生率开始下滑,人口减少,成为母亲的女性人口减少,就算出生率停止下滑,出生人口数在下一代依然会更加减少, ... ...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