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三十二期档案

No.32
社会 ,第三十二期  2017年12月18日

什么能让访日外国人“感动”
—向外国游客传递日本的文化和社会风情

她有时候作为翻译导游与到访日本的外国人连着两个星期同游日本全国各地,在离他们最近的地方感受他们的心动、感动和关注的焦点。 下面由翻译导游根据丰富的经验为我们讲述日本人未注意到的日本“观光资源”。 前言 为让更多的外国游客到访日本,日本政府启动“宣传日本”的活动是在2003年,当时的访日外国人仅有524万人次。达到1000万人次是在十年后,之后每年递增,2016年不足一年,仅10个月即突破2000万人次,创下了2011万3千人次的记录(2005年1~10月累计1631万6千人次)。 在这种状况下,我们“翻译导游”的业务量虽然在语种和地域上存在差异,但整体上在持续增加,面向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需求将不断增长。 另一方面,伴随网络和口碑途径的普及以及回头客的增加,入境游的种类也逐渐呈现多样化。团体游的内容和“翻译导游”所需的资质和技能的水平也在不断提高。 我们这些“翻译导游”从离现场最近的地方直接与访日外国游客接触的立场,为大家传递什么给外国游客带去“感动”,对外国人来说什么变成了“观光资源”等的信息。 何谓翻译导游? 大家是不是在观光景点等地看到过举着小旗子,喊着“来这边”,给外国人导游的那些人, 他们就是具有日本国家 ... ... [阅读更多]

政治 ,讨论 ,第三十二期
2017年11月14日

从未修改的长寿宪法

在日本国内针对修宪的争论不断升温之际,东京大学副教授肯尼斯·盛·麦克尔韦恩(Kenneth Mori McElwain,主要研究比较政治制度、政党政治)与东京大学教授牧原出(主要研究口述历史、政治学和行政学)通过国际间比较,对于日本宪法和修宪争论的特点进行了讨论。 牧原出(MI):麦克尔韦恩先生对于日本宪法和修宪的问题有相当深入的研究。能否请您先介绍一下您的研究背景? Kenneth Mori McElwain(KM):我最初的研究方向并不是宪法学,而是比较政治制度和政党政治。我的父母都非常关心政治。在我高中的最后一年,也就是1994年,日本对于选举制度进行了改革。我当时预感日本的政治可能会因此发生改变。 进入研究生院以后,我对于选举制度改革产生了疑问,并开始关心这方面的问题。我是爱尔兰人。爱尔兰执政党曾经两次在议会发起议案,试图修改选举制度,但都被国民投票否定了。爱尔兰宪法中明确规定了选举制度,而日本则可以通过法案来修改法律。两国的这种不同,使我对于统治机关的立宪活动更加关心了。就在那个时候,芝加哥大学牵头实施了比较宪法项目(Comparative Constitutions Project)。该项目的目的是将世界各国的宪 ... ... [阅读更多]

科学 ,第三十二期
2017年10月30日

围绕iPS细胞的社会与科学
以伦理、法律、社会性课题为主轴思考下一个十年

2006年京都大学的山中伸弥教授等人宣布用实验鼠制作了iPS细胞[1]。次年,又宣布了通过人体组织也能够制作iPS细胞[2],到如今已经整整十年了。iPS细胞制作后的十年期间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在本文中,将以“伦理、法律、社会性课题(ELSI)”为主轴思考研究的进步。本稿将就ELSI进行梳理,以飨读者并提供参考。 【相关领域】 组织:京都大学、东京大学、庆应义塾大学、理化学研究所、文部科学省、厚生劳动省、经济产业省 业界:医学、制药、畜产 学科:生物 学问:生物学、生化技术、医学、药学、菌学、科学技术社会论、生命伦理 信息源:京都大学iPS细胞研究所官网、文部科学省“生命科学广场”、再生医疗学会官网、干细胞信息数据库项目SKIP 前言 自从山中伸弥教授制作了iPS细胞以来,日本的再生医疗发生了各种各样的变化。最大的变化应该是实施了全球首例使用来自患者的iPS细胞进行的临床研究,更进一步开始使用非患者本人的iPS细胞的临床研究。从法律制度来看,日本走在世界的前面,于2013年完善了推动再生医疗的法律,与以往在众多临床研究上一边观望美国和EU的动向,一边实施的情况相比,可以说是呈现出一派不同的景象。本稿在人体iPS细胞制作10年 ... ... [阅读更多]

社会 ,第三十二期
2017年10月28日

牛津大学如何看“日本”

外国的大学如何看日本,以及向学生传授什么样的日本呢?就此问题,根据我在英国传统大学牛津大学执教9年的经验,试作回答。 另外,为什么设定这个题目(向学生传授什么样的日本),笔者也想借此机会深入思考一下。因为从这两个设问可以呈现出日本社会和教育的课题。 国外的日本研究、实际情况报告 在谈及牛津大学对日本的哪些地方感兴趣和关于日本的研究教育之前,先说一说2013年3月我所在的牛津大学阳光现代日本研究所举办的国际会议上澄清的几个事实。该会议以“日本为什么有(什么、怎样的)问题?”为题目,招聘了除英国、日本以外的北美和澳大利亚的日本学者(包括日语教员),就国外的日本研究(如何理解和研究日本、学习日本的机会)的动向进行了讨论。 副标题之一是提出“(世界)对日本的研究是否不感兴趣了”。出现了由“批判日本”变成“无视日本”,还有随着中国经济、政治的发展,在东南亚,对中国的研究热情十分高涨,有人指出受此影响,对日本的兴趣变弱了。 在夏威夷大学日本研究领域执教的斯坦因合福教授的发表直接回答了这个问题。教授指出,在美国和加拿大针对研究日本的机关和课程进行了调查,以2005年和2012年的比较为中心,对上述疑问进行了实际验证。根据验证结果得知,日本 ... ...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