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外交

外交档案

No.19
外交 ,第十九期  2014年8月7日

亚太共同体的可能性

入江 昭(哈佛大学名誉教授)

也对于在60 年前也就是战争结束刚刚过去几年时就远渡美国的我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提到亚太,首先就想到战争。那是亚太战争的悲惨时代,接下来有过冷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等,亚太地域一直是多事之地。战争时许有人会问“为何现在要提亚太共同体”?其实关于亚太、亚太共同体的想法早就有了,也许有人会疑问是否有什么新现象?为何现在要提呢? 代结束了,那之后亚太应该是怎样的,在这个过程中是否有产生亚太共同体的可能性,这样的思考正是我的发问原点。 亚太共同体的定义 亚太共同体,起码有两种意味。一种是独立的主权国家,即中国、韩国、日本、美国、加拿大等许多主权国家共存的集合体。也就是说,国与国之间以某种形式行动、决策,成其为亚太共同体。比如1950 年左右开始的欧洲国家联盟就是一个例子,可以用这种形式去理解亚太共同体。  首先是应该如何来理解亚太共同体。这里我想将“亚洲”限定为东亚以及东南亚来考虑。而“太平洋”则是东亚、东南亚、澳大利亚、新西兰、北美、中美、南美,加上太平洋周边诸国而统称“亚太”。 另一种理解的方式是,亚太共同体是作为市民之间、草根交流的场所而存在。 我接受的是后者,认为亚太应作为连接之处而存在。这是因为亚太作为主权国家的集合体是很 ... ... [阅读更多]

No.16
外交 ,第十六期  2014年1月28日

积极的和平国家 21世纪日本的国家战略

神谷万丈 防卫大学校教授

2013 年 12 月 17 日,内阁会议决定了日本第一份《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和新的《防卫计划大纲》 “以国际协调主义为基础的,将和平主义”定位为日本今后的外交・安全保障政策基本理念。 在海外视点来看,有不少人对于安倍晋三首相提倡的“积极的和平主义”(自 9 月 26 日首相在联合国总会的演说中初次提到)认为突兀而难明真意。实际上,“积极的和平主义”这种想法,并非安倍首相的原创。自冷战结束以来,日本的外交・安全保障共同体中的一部分人员,一直都在诉求必须将日本战后和平主义从“消极的”转换为“积极的”。我也是其中之一。那并不意味着是要丢 弃战后的和平主义,而是在维持其长处的基础上,随着日本国力增强和冷战后国际局势变化而修正其短处。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记忆,日本对于在战争中行为的自责之念,已经令战后日本人产生了日本成为决不再染指侵略战争的“和平国家”的决心,这是日本战后和平主义的原点。但是,日本的战后和平主义,包含了两种消极性。第一种是缺乏“为了和平而行动的想法”(第一种消极性),第二点,是缺乏“为了和平而动用军事力的想法”(第二种消极性)。 首先,战后日本的和平主义,缺乏日本自身为了和平而有所行动的想法。对于刚刚战败的日本人来说, ... ... [阅读更多]

No.13

【亚洲崛起和回归亚洲】美中新体制与日本外交走向

Photo : miyamoto,fujisaki,tanaka

... [阅读更多]

No.13

【亚洲崛起和回归亚洲】有必要尽快设置国家安全委员会

Photo : Abe Shinzo

... [阅读更多]

No.13

参考材料: 安倍晋三首相的政策演说、谈话及记者会发言

... [阅读更多]

No.13-15

【亚洲崛起和回归亚洲】 "太平洋世纪"的国际秩序

Photo : Hosoya Yuichi

... [阅读更多]

No.13-15

【亚洲崛起和回归亚洲】 2032年的东亚与日本的作用 -不会动摇的美国优势-

Photo : Kitaoka Shinichi

... [阅读更多]

No.13-15

【亚洲崛起和回归亚洲】谋求综合性东亚战略-包括中国在内的多层化是关键。需要重新审视在安保体制中的作用和承担的使命

Photo : Tanaka Hitoshi

... [阅读更多]

No.13-15

【日本不希望陷入争端】建立起敢于互相触碰"肿块"的关系–以市民撰写的"中日市民联合倡议"为基础

Photo : Ding Ning

... [阅读更多]

No.13-15

【日本不希望陷入争端】不能中断交流–日中两国要努力成为东亚"和平大国"

Photo : Kobayashi Yotaro

...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