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文库 > 第三十九期 > 探寻涩泽荣一的原点
第三十九期 ,经济  2019年7月22日

探寻涩泽荣一的原点

随访巴黎时的荣一(左,1866年)和着正装的荣一(1867) 照片:公有领域

1840年(天保11年)涩泽荣一生于武藏国秦泽郡血洗岛村(现埼玉县深谷市血洗岛)。

在江户时代,用大米来代替缴税是常见的事。然而在血洗岛却很早采用了现金缴税的方式,虽然这里是典型的农村,但村民们无法得到很多固定的耕地,农耕之外如果不从事商业性活动生活就很难维持。因此,货币经济很早就滲透到这个地区。

在该地区,很多人从事蓼蓝收购及加工作业,制成一种叫蓝玉的染料。这种染料销售到信州(现长野县)以及上州(现群马县)等地,买卖活动非常盛行。

涩泽家也从荣一的父辈开始正式从事这种买卖,这项买卖的收益非常可观,于是他们家慢慢就成了在村子里数一数二的富农阶级。荣一也在帮助家业的过程中,慢慢掌握了经济及经营方面的要领。

另一方面,荣一又接受来自堂兄、汉学家尾高惇忠关于读书的教导,掌握了学问以及教育修养方面的知识。尾高的阅读法在当时是别具一格的:只要自己感兴趣的书籍悉数读破。荣一在之后面临人生选择关口时,毅然做出抉择,广泛收集、消化信息,并从中悟出自己应该前行的方向。我们可以认为这个原点即得益于尾高的广泛阅读法。

旨在创造“新世界”

1867年,涩泽荣一作为幕府使节团总务会计,被派去参加博览会,于是邂逅了欧洲这个“新世界”。本来,提倡攘夷的人却渡洋赴欧是无法想像的事情,然而,倡导“留在体制中,改变社会”的涩泽,已经完成了思想的转变,毋宁是更加积极地接近西洋文明。荣一担任幕臣时期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欧洲度过的。

1867年(庆应3年)跟随德川昭武启程法国(巴黎世界博览会使节团)  照片:公有领域

荣一以非常柔软且积极的姿态,充分发挥了他敏锐的洞察力。

荣一在随行官方仪式的同时,受到当地银行家的引领,视察了银行、证券交易所、医院、福利院,以及动物园等娱乐设施,同时还考察了煤气、自来水等近代化的基础设施。他在那次视察中产生了一个观点,即这些设施对今后的日本来说也是非常必要的。荣一不单单只关注这些基础设施,同时也注视运营和保养维修的方法。此外,他对“合本组织”表示出了强烈的兴趣,“合本组织”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股份有限公司”的组织形式。

幕府使节团的会计本来就是要考虑如何节约来自幕府的资金,减少消费。而荣一则以幕府资金为资本,使手里拥有的资产增值了。当然,他也有意识地在增加资金,并在实际运用中,学习欧洲的一些先进机制。

在拜见比利时国王时,国王说到今后钢铁的重要性,并向日本兜售本国的钢铁。荣一对比利时国王的这种姿态感到非常吃惊,这在日本是无法想像的。身为政治家的国王也心系国家的富强,这种官民一体的社会制度,日本也应该引以为目标。

荣一回国不久,将“合本组织”变成了现实。通过实践掌握的东西,所以很快就成形了。

1869年(明治2年)11月,主张打破官尊民卑的涩泽荣一出任民部省租稅负责人,到1873年(明治6年)供职于民部省、大藏省。他本人从没有立志要成为官吏,他说,之所以入仕,是因为能够参与创造新国家这一伟大事业。<

与那些为建设新的国家而聚集在一起的精锐之士一道,决定自己将要做什么,并对此做了缜密的调查研究,组织了一个政策立案的“改正挂”,荣一担任挂长。“改正挂”是为了实现近代化而设置的一个以横跨省厅形式的部门,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智囊团”。

主要工作有货币制度改革、推荐制定国立银行条例、确立近代化邮政制度、建议铺设铁路,普及股份有限制公司、组建大藏省等组织。在到废除“改正挂”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以惊人的速度收集了形成近代化国家基础的各种案例。荣一的能量与能力令人叹为观止,在政府内部获得了极高的评价,并渐渐增强了人们的信心。对荣一自身来说,在明治政府任职时期,为其后的活动提供了不可或缺的知识与经验。与此同时,也为他积累了平常人无法构筑的人脉关系。

不久,因对国家预算的方式在立场上存有异议,与上司井上馨一同辞去了大藏省职务。从此,他便站在自己主张的民间立场上开始了各种各样的活动。

株式会社的设立与发展

日本最早成立的近代银行是第一国立银行。公司名称中虽有“国立”二字,但确确实实是一家私有性质的民间株式会社(即股份有限公司)。荣一认为,必须先打好经济、金融基础后,再将所有领域的企业以株式会社的形式进行推广普及。他为实现这一目标立下了汗马功劳。

然而,创建一个株式会社,并使其经营状况走上正轨,并非一件易事。例如第一国立银行成立不到一年,经营核心的投资人小野组破产,使银行面临经营危机;而日本首家真正意义上的制造业企业――王子制纸,则因为没能克服技术问题,无法生产出可以用于销售的纸张,花费了好几年的时间才开始盈利。在这期间,荣一四处打点,低头向投资人解释经营状况。由于荣一秉持诚实和抱有坚定信念的努力,赢得了股东们的信任,股东们非但忍受着长期没有分红的状况,还同意为了弥补损失增加投资。

此外,荣一还对那些新设株式会社进行指导,内容包括怎样得到银行的融资及各类财务报表的做法等等。还作为发起人召集名士,并自己投资部分资金,来缓解企业开业资金不足的燃眉之急。荣一这样饱含诚意努力的结果,使株式会社深得信赖,明治20年代到30年代,株式会社开始遍地开花。

荣一一生涉及的企业范围广泛,从金融相关行业到制造业、陆运、海运,以及服务行业等等。1909年,迎来古稀之年的荣一退出了几乎所有的企业,而他一生支援过的企业约有470家之多。

荣一在实业界的活动过程中采取了不进行独占,不成立财阀的态度。株式会社成立后,当他认为企业经营状况已趋稳定时,他多半会转让自己的股份,将所得资金用于支援新的企业。由此可见,荣一并不是为了通过这些株式会社来赚钱,而是为了推进了日本的近代化和产业的发展。

涩泽荣一不但帮助个别企业,尽全力推进日本实业界的发展,还策划成立了经济团体组织。其中之一就是东京工商会议所的原型东京商法会议所。直至1878年(明治11年)成立,东京商法会议所每年都接受来自政府的一千日元资助。

之所以设立商法会议所,除了为适应发展生产、振兴工业的需要,同时还因为商法会议所被定位为工商业者的舆论导向机构,主要目的为推进修改幕府末期与各国缔结的不平等条约。日本方面以“国民舆论反对所以希望进行修改”为理由同英国公使帕克斯进行条约修改交涉,却以“日本没有公共议论的体制,这种个人的不同意见不能算作與论”为理由遭到了驳回。条约的修改必须有與论支持,所以设立了商法会议所这样一种形式上的发表與论的场所。

政府也认为,没有民间工商业者的配合,就无法实现产业的飞速发展,应该设立工商业者的代表团体。所以政府积极引导有能力的工商业者,成立了商法会议所。但是,工商业者自身也同政府一样,在与外国进行对抗、协商的过程中深刻的意识到,要实现工商业健全的发展,必须要有一个可以反映自身意见的代表机构。这种工商业者自身的强烈愿望也是商法会议所设立的重要原因之一。

推进社会公共事业

涩泽荣一从实业界隐退之后,开始涉足社会公共事业,他人老心不老,比以前更加热心地投身工作。

工作内容之一是民间外交。特别是在美国,日本移民遭到排斥,日美关系恶化。在这种情况下,荣一试图从民间的角度来解决这个问题。

1909年(明治42年),荣一以团长的身份,率领由东京、横演、京都、名古屋、大阪、神户的商业会议所所长等51名组成的访美实业团,赴美国进行访问。此行历时3个月,访问了美国的63个城市,还拜见地方实业家以及总统等,为改善两国关系做出了很大的努力。

此外,他还担任了日美人员交流日方的中心成员。多次举办了日本与欧洲以及亚洲其他各国人民的交流,并以自己家作为民间外交的据点,接待了许多国内外宾客。

荣一从开展民间外交的过程中领悟到,民间外交不仅仅是为了谋求两国关系的改善,更是为了日本能够在国际社会上树立一个扎实的地位。

在社会福利方面,荣一积极参与东京养育院的设立,并亲自担任第一任院长。该养育院被誉为日本国内医疗、社会福利起点。荣一还对各类设施进行了扩容,其中包括养老院,儿童保育设施、儿童自立援助设施、虚弱儿童易地疗养设施等。另外,为了培养这些机构需要的人才,还积极支援培养护士及保育员。以东京养育院为中心,向数量众多的设施和机构提供支援和帮助。

在教育方面,当时的商业教育和女子教育被拒之于高等教育门外。但荣一坚信这两者的重要性,并以身做则,积极支援以商业实务及女性为对象的民间教育事业。今天,荣一未尽的事业由一桥大学、东京女学馆、日本女子大学等继承,并得到健康的发展。

如上所述,涩泽荣一一生中涉及的企业大约有470个。如果再加上民间外交事业,他所涉及的社会工作总数则有600个之多。在诸多领域都留下了辉煌的业绩。1931年(昭和6年)11月11日涩泽荣一与世长辞,享年91岁。时至今日,在世人眼中,他已经不单单是一名实业家,而是置私利于度外,为日本近代化社会发展鞠躬尽瘁的“日本近代化之父”。

[《日本综述》,2011年11月(他山之石:再见涩泽荣一[4])和2012年1月(他山之石:再见涩泽荣一[5])刊,本文经日本综述同意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