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文库 > 第四十五期 > 工作方式改革:通过健康经营提高生产率
第四十五期 ,经济  2020年8月26日

工作方式改革:通过健康经营提高生产率

山本勋(庆应义塾大学教授)

 

< 要点 >

  • 非例行业务越多,远程办公的比例越高
  • 企业的传染病对策可提高员工忠诚度
  • 新冠疫情成为劳动市场结构变化的契机

 

山本勋教授

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的蔓延,导致工作方式的突然改变,如错峰上班、远程办公、举行在线会议、停业和失业风险增加等。随着人们对工作本身的认识,以疫情为契机,从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工作方式和工作场所的人才管理方式。

人们开始关注健康经营,也就是企业把维护和促进员工的健康视为经营课题。人们认识到,一家企业是否实施远程办公,以及企业的工作方式会影响到员工的感染风险,因此,未来对“结合传染病措施的健康管理”的需求将会增加。

作为传染病的对策,企业应该备有紧急情况下的远程办公、交替工作与错峰上班等机制的连续性计划(BCP)。根据经济产业省在20​​19年实施的“健康经营度调查”,即使是上​​市公司,也只有一半多一点的公司制定了传染病蔓延时的BCP,以作为传染病的对策。为了防范新型冠状病毒的再次流行和新的传染病流行,有必要普及BCP并详细确认其内容。

此外,在必要时可以迅速改为远程办公,这种工作方式的改变也十分重要。实施远程办公的可行性因工作特点而千差万别。自从新型冠状病毒开始蔓延后,劳动经济学領域正在对远程办公是否可能指标化进行研究。

例如,美国芝加哥大学副教授乔纳森·丁格尔(Jonathan Dingel)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根据不同职业类型的工作特征,整个美国工作中的37%具备远程办公的可能性,并且随职业类型的不同有很大差异。因职业类型而产生差异的原因,是因为只能面对面执行的任务(业务)量因工作而异。

一般而言,任务可以被分为重复作业较多的例行任务,策划、分析、调查和谈判等抽象任务,以及如服务、销售、制造等标准任务。其中,抽象任务占比越大的工作,将更容易远程办公。

图表是东京大学教授武藤香织等与笔者在3月底实施的一项针对约8500名劳动者为对象的互联网调查,根据不同职业类型,对远程办公的实施比例和抽象任务的大小程度之间的关系作出了比较。抽象任务的大小,是根据工作中的管理和监督业务的大小以及解决复杂问题的数量等为指标来决定的。

 

 

从事如管理类职业、专业和技术类职业等抽象任务较大的职业时,远程办公的比例较高;而在从事如服务类职业和生产、运输、建筑等抽象任务较小的职业时,远程办公的比例较低。更重要的是,即使是同一职业,越是实施远程办公的劳动者,抽象任务越出现了显著的增长。这表明,通过对工作的特征和进行方式加以调整,远程办公的可能性存在着提升的空间。

让IT(信息技术)、人工智能(AI)、机器人等负责执行例行任务和标准任务,让劳动者更多地从事更高级的抽象任务,在这样的工作场所,抽象任务相对变得更大,其结果是远程办公的可能性随之增加。

为了增加劳动者可以执行的抽象任务,就有必要提高他们的技能。调查结果表明,越是具有较高IT技能的劳动者,越是承担着更大的抽象任务,同时远程办公的实施比例也更高。

根据瑞穗综合研究所主任经济学家小寺信也采用日本职业种类信息进行的研究,日本的远程办公可能性约为30%,低于美国的37%,也低于政府在发布紧急事态宣言时所要求的70%这一水准。可以说,通过改进任务来增加远程办公的可能性十分重要。

新技术的运用,有望提升任务的高度,同时也能提高公司的生产率,这对于包括传染病对策在内的健康经营非常有用。之前的研究表明,健康经营可提高员工的幸福度和企业的生产率。

例如,在“日经智能工作经营研究会”中,作者使用上市公司及其员工的数据进行了验证。结果表明,在实施了健康经营之后,中长期来看,员工的敬业度(对工作的活力、热情、专注)以及企业留任意向、工作积极性均有提升,同时,企业的总资产回报率趋于提高。

此外,采取积极措施来预防传染病会给劳动者和企业双方带来好处。根据上述在线调查,对工作单位的满意度有所上升的人的比例,3月底的时候已经实施远程办公的为16.5%,高出并未实施远程办公情况下的5.6%。企业迅速采取了措施以减少员工感染病毒的风险,同时响应社会的要求,这些行动提高了员工对企业的评价和忠诚度。

另一方面,诸如医疗人员等生活必须职业的从业人员,他们的任务很难马上用系统或机器人来取代,因此实现远程办公的可能性很低。从中长期来看,我们对开发和利用搭载了AI、并能够执行此类任务的机器人技术寄予期待。尽管如此,对那些必须在工作单位执行较多任务的工作,应该有必要发放跟感染风险相符的额外津贴(加工资)。

这在劳动经济学中被称为补偿工资假说,预计有感染风险的工作将在劳动力市场中得到重新评估,并且工资将以补偿感染风险的方式逐步增加。但是,在经济衰退期间,整个劳动力市场不太可能出现工资上涨,因此建议政府考虑工资补贴等。

此外,新冠病毒的蔓延很可能推动日本的劳动力市场发生各种各样的变化。通过远程办公,劳动者体验到工作和生活同时进行,劳动者自身有可能重新审视工作与生活的平衡,相比以往,将重心更多地转移到家庭、生活和休闲上,有可能会加快废除长时间劳动的进程。

传染病根据不同年龄,转为重症的可能性有所不同,每个人对感染风险的容忍度也有所不同。因此,将有必要进行多样化经营,不仅应该顾及性别,还要考虑到员工的年龄、共同生活的家庭以及风险承受能力等。

远程办公使工作流程变得难以在工作场所共享。对员工的评估也有可能不再是根据工作时间,而是根据成果输出作出评估,这一趋势将会进一步加强,劳动时间的管理方式也有可能改变。使用IT进行信息共享和交流对于远程办公至关重要。可以预测,由于切实感受到运用科技的好处,今后,使用纸张和盖章批准的工作推进方式及合同签署方法也会有所改变。

正如这样,工作方式转为“新常态”的变化,可以说对日本的劳动市场已经出现的潮流起到了加速的作用。随着出生率的下降,人口的老龄化和全球化的发展,变化的内容和方向在提高生产率中将起着重要作用。考虑到传染病再次流行的风险,变化是不可逆的。相反,应将其视为良好的机会,进而推动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变化。

 

本文经过笔者的同意,由Discuss Japan翻译转载。原文刊载于日本经济新闻2020年6月9日晨刊。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