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文库 > 第四十五期 > 新局面的通商政策(上) 超级FTA战略的展开关键
第四十五期 ,经济  2021年2月21日

新局面的通商政策(上) 超级FTA战略的展开关键

木村福成(庆应义塾大学教授)

 

< 要点 >

  • 当务之急是基于规则恢复国际贸易秩序
  • 超级FTA战略可有效降低政策风险
  • TPP11和RCEP的利用和增强很重要

 

木村福成教授

1980年代中期以后,东亚地区展开了国际生产网络、即工序间的国际分工,以制造业特别是机械产业为中心形成了“亚洲工厂”。在生产网络中,负责各工序、任务(业务)的生产块被跨越国境配置。由于需要使生产区块之间的紧密合作成为可能的经济条件和政策环境,因此基于规则的国际贸易秩序是不可或缺的。

然而,这4年来国际贸易秩序发生了很大的动摇。美国特朗普政府无视规则的贸易政策、各国的对抗措施、中美贸易战争等,国际贸易秩序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困难。虽然拜登政府的成立让人看到了希望,但在通商政策方面,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目前仍在继续。美国和中国的矛盾没有消除,而且很有可能进一步恶化。

东亚的生产网络正在克服新冠病毒带来的负面供应和需求冲击。数字技术使生产网络更加高效,新型数字相关的产业也在加快发展。问题是如何控制不确定性,如何进一步发展“亚洲工厂”。

日本及亚洲的企业必须继续寻求生产网络的效率性和应对风险的最佳解决方案。另一方面,作为日本政府,由于世界超级大国增加了不确定性,很难完全控制事态。但还是有办法的。这是超级自由贸易协定(FTA)战略的进一步发展。

以下将多个国家参加的FTA或世界主要国家之间的FTA称为“超级FTA”。 超级 FTA的作用一直是贸易投资自由化和制定新的国际规则。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功能不健全现象非常严重,因此,人们一直期待着FTA能够应对新的全球化。

此外,在2017年以后基于规则的国际贸易秩序的弱化和中美对立激化的基础上,追加了两个作用。一是减少政策风险,减少因政治影响而改变的通商政策;二是形成支持自由贸易的中间力量的合作。让我们从四种作用的角度来分析超级FTA。

表格显示了近年来日本参与的FTA。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日本-欧盟(EU)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谈判始于2013年。TPP虽然在2016年2月签署,但在2017年1月特朗普政府上台后不久美国就退出了。

之后,以日本为首的TPP11克服了美国的撤出,承担了夹在美中之间的中坚力量联盟形成的作用。在贸易投资自由化、制定国际规则方面,建立了东亚应该追求的新标准。最终,零关税商品的数量比率(关税取消率)在日本仅为95%,而在其他国家则达到了99-100%。

在服务和投资方面,采用了开放程度高的负面清单制度,即对保留自由化的部分进行特别标注的方式。在制定国际规则时,要求竞争水平趋于平均的国有企业的纪律,禁止数据的自由移动、禁止数据本地化的要求(要求安装本地服务器)以及禁止软件设计图的“源代码”公开要求的电子商务纪律尤为重要。

 

 

日本EEPA的自由化程度也很高。关税废除率日本为94%,欧盟为99%。对服务、投资采用负面清单模式。虽然国际规则也包括在内,但电子商务中不包括禁止数据的自由移动和数据本地化。对政策风险的减少、对中坚力量联盟形成的贡献很大。

日美贸易协定仅以物品贸易为对象,不覆盖所有物品,以追加额外的谈判为前提。从日本的角度来看,其意义在于减少政策风险,特别是以安全保障为理由,避免适用于允许贸易限制的美国《贸易扩展法》第232条的汽车进口等。另一方面,日美数字贸易协定在TPP电子商务交易章节的内容中添加了禁止强制公开算法等内容。

20年11月,未经印度签署的RCEP与TPP11等相比,其自由化程度相形见绌。但是,所有参与国的关税废除率均为91%,比东亚现有的FTA更加深入。另外,虽然按照每个伙伴国家设置关税消除模式是很不寻常的,但日中、日韩首次签订了FTA。原产地规则在区域内通用,比现有的FTA更能促进贸易,可以取得一定的贸易创造效果。在服务方面,最终也以负面清单的模式为目标。

在制定国际规则方面也涵盖了广泛的范围,显示了中国和东南亚各国联盟(ASEAN)参加将来制定国际规则时谈判的出发点。值得注意的是,在电子商务一章中,虽然有广泛的应用除外,但也包含了禁止数据的自由移动和数据本地化的要求。

超级FTA的最终目标不是签署和生效。将来如何利用并充实内容非常重要。

TPP面临的挑战是扩大成员国。虽然很多人对美国的回归持悲观态度,但从客观上看,这对美国来说也是一个合理的选择。美国回到遵守规则的立场是值得欢迎的。鉴于美国有可能重新返回,也出现了英国、泰国、韩国等希望加入的国家。2021年,日本担任该委员会的主席,是促进新成员资格的好时机。

中国也对TPP表现出关注。难关是贸易投资自由化、国有企业和电子商务。如果中国国内的改革派占据优势,以加入TPP为契机进行根本性的结构改革,那将是很好的。另一方面,中国方面也考虑到一定程度上取决于谈判。例如,对于国有企业,越南和马来西亚也得到了广泛的适用排除。电子商务也提出了大原则,目前还不明确国内法律需要修改到何种程度。为了不在简单的条件下认可加盟,有必要对现行加盟国的遵守协定进行验证。

在加快RCEP生效的同时,在生效5年后的协定修改中,要求尽可能接近TPP11所提出的自由化和国际规则制定的标准。因为害怕来自中国的进口激增而退出谈判的印度,让他们理解生产网络的本质,促使其重返RCEP也是不可或缺的。     

围绕着RCEP,有人担心它能否成为减少政策风险的对话渠道。大国往往容易被诱惑,根据当时的政治状况,将贸易政策作为政治工具。在WTO的纠纷解决功能下降的今天,超级FTA可以成为中间力量联盟敦促大国制定政策规律的重要场所。日本应该积极利用多个超级FTA的枢纽(核心)位置。

 

翻译责任:日本综述。本篇报道首次刊登在《日本经济新闻》2021年1月19日的专栏《经济教室》中,题为《新局面的通商政策(上):超级FTA战略的展开关键》(日本经济新闻2021年1月19日)。经笔者的许可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