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文库 > 第四十六期 > 国际贸易体制的走向―制度相似国家之间的分工
第四十六期 ,经济  2021年3月8日

国际贸易体制的走向―制度相似国家之间的分工

猪俣哲史(日本贸易振兴机构亚洲经济研究所首席调查研究员)

 

< 要点 >

  • 比起地理上的距离,制度上的距离更重要
  • 在海外发展时重视制度的完善性和亲和力
  • 国际分工从全面脱钩走向部分脱钩

 

猪俣哲史・日本贸易振兴机构亚洲经济研究所首席调查研究员

据瑞士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及发展学院教授理查德・鲍德温说,国际生产系统由亚洲、北美、欧洲的三极网络构成。也就是说,全球价值链(GVC=国际价值连锁)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实际上是“区域价值链”。这一点在专家之间也有大致相同的见解。

那么,后疫情世界中GVC的“形式”会是什么样的呢?从结论来说,GVC将从亚洲和北美等基于“地理接近性”的网络转变为基于法律和技术体系等“制度接近性”的国家和地区结合起来的网络(参照图)。以下,来思考一下其理由。

按照传统的国际贸易理论,决定物和服务流动方向的是各国的比较优势,而决定比较优势的是“劳动、资本(包括人力资本)、土地(天然资源)”等生产要素的持有状况。但是,近年来,在第四次产业革命的背景下,劳动要素的重要性大大降低了。由于自动机器人、智能传感器、人工智能(AI)等的引进,生产工序的自动化在大大进步,通过人手劳动的经济价值正在急速丧失。

取而代之的是,今后在考虑各国的比较优势的基础上,最新受到关注的是“制度”这一要素。例如,关于产品属性,或使用劳动密集型或资本集约型来表述。对此,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纳森·南(Nathan Nunn)指出,通过复杂的供应链(供应网)生产的产品伴随着各种各样的交易,也可以称之为“合同集约型”。

 

 

与拥有丰富劳动力的国家在劳动密集型产业中具有比较优势一样,一个国家的法治水平的高低在合同集约型产品的生产上,会影响该国的国际竞争力。事实上,越是法治完善的国家,生产与复杂交易相关的产品就越具优势,其出口的倾向已经得到实际验证。

同样,可以认为对知识产权具有妥善保护法律框架的国家,在知识密集型产业中有比较优势。或者竞争规则、政府采购标准、许可制度等支撑经济活动公平性和透明性的各种制度,也是保持竞争优势的重要要素。

另外,某个国家能否加入技术密集型的GVC,除了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状况(资本要素)和使之运转的技能水平(人力资本要素)之外,该国的技术标准(制度的要素)和世界的技术系统是否相容也起到关键性作用。有无与国际标准一致的技术规格、技术体系,很大程度上左右了一个国家在技术集约性产业中的优越性。

随着对环境保护和公平贸易等企业社会责任关注度的提高,主导企业在供应链的构筑上,对供应方的环境标准和劳动标准也开始注意。这些制度的成熟度也可以成为决定接受订单国竞争力的要素。

为什么在考虑国际分工之际制度如此重要呢?其背景是近年来国际关系高度紧张导致经济环境发生变化。政治动机对经济领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资产冻结和技术强制转移等,企业对于国家的介入总是要把神经绷得很紧。

在此节点上发生了世界疫情大流行。在世界范围人的活动停止了,在人心惶恐不安和社会混乱的背景下,以此为藉口,今后很多国家或许会出现加强中央集权化、强权化的倾向。政府肆意介入商业活动,以及担忧被利用于政治、外交的情况下,国际企业在准入目的地市场之际,将对该地的各项制度的完善性或与本国商业环境的亲和性作为在海外发展风险评估的重要指标。

可以认为随着信息通信服务和物流系统的发展,供应链今后也将继续在地理上的国际空间发展。另外,受当今疫情大流行所造成混乱的影响,人们强烈意识到将生产功能集中在一个国家和地区的风险。对于企业来说,分散零部件和原材料的供应商是燃眉之急,这也大大推动GVC进一步扩大地理范围和多样化。

但是,这并不是如过去那样源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间之间的工资差距因素。倒不如说是朝着制度框架相同的国家,即“彼此相似,合得来的伙伴”的国际分工体系迈进。

最后,我想谈谈对国际关系的意义。如果今后GVC在制度框架或目前的形势下按照“经济体制”发展的话,这暗示着在拥有不同体制的国家,例如美国和中国,以及其“经济同盟国”之间供应链的脱钩可能会急速发展。

再将技术体系的差异包括在内,GVC还存在着因数字设备(信息差距)引起的分裂的危险性。这样一来,在竞争体制之间各自发展独自供应链,最后可以想象的是,将会形成各自拉拢技术上落后的发展中国家这样的新冷战格局。

不过,在国际生产分工发展到现在的今天,很难想象会发生全面脱钩。倒不如说会只是在与国家安全保障核心相关的部分,即食品、医疗、能源、信息通信技术等有限领域进行脱钩即“被管理的部分脱钩”。

尽管如此,一旦走向不同的发展供应链的路径,要再次接轨将极其困难。特别是在下一代通信标准“5G”逐渐普及的情况下,信息通信领域发生的脱钩对世界经济来说是巨大的损失。此外,能源领域直接关系到环境问题,食品和医疗领域关系到贫困这个全球性课题。如果在这些最需要国际协调的领域中发生了脱钩,那么国际关注的SDGs(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潮流将会大大后退。

如果今后跨越国境的交流、知识和信息共享的机会受损的话,科学、技术、文化的进步会显著停滞,迟早会导致国家之间的对话和信赖关系断绝,国际局势更是难保稳定。

这些问题被认为会在不同经济体制混在一起的“亚洲工厂”中很快显现出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11)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对日本在广域贸易协定中的战略定位也有很大影响。在经济和安全保障两立的同时,如何抑制脱钩呢?支撑战后亚洲秩序和经济发展的日本的外交能力将受到考验。

 

翻译责任:日本综述。本篇报道首次刊登在《日本经济新闻》2020年7月14日的专栏《经济教室》中,题为《国际贸易体制的走向(中):制度相似国家之间的分工》(日本经济新闻2020年7月14日)。经笔者许可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