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文库 > 第四十六期 > 将重心放在不依赖价格调整的思路上 —— 重塑市场结构
第四十六期 ,经济  2021年3月17日

将重心放在不依赖价格调整的思路上 —— 重塑市场结构

小岛武仁(东京大学教授)

 

< 要点 >

  • 关注代替价格机制的“可看得见的手”
  • 肾脏移植活用市场设计在发展
  • 为解决待机儿童问题改善制度设计

 

小岛武仁教授

经济学上最有名的词语之一是亚当·斯密的“看不见的手”。如果消费者和企业对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作出反应,采取利己的行动的话,价格调整这种魔法般的机制可以使社会财富最大化。在经济学作为科学而完善的过程中,这个想法被精致化,另一方面,被称为新自由主义者的人们以这个标语为基础推进了规制缓和。

但是,没有任何人看到过这只“看不见的手”。不仅如此,价格机制不起作用的场景在社会也随处可见。


举一个些许极端的例子,我们来看看但肾脏移植的“市场”吧。在那里围绕肾脏这一“财产”的需求方(患者)和供给方(供体)存在犹如一个市场的东西。

但是,在肾脏移植的市场上,价格调整这个“看不见的手”不起作用。理由很简单,因为脏器买卖被严格禁止。如果不是违法的黑市交易,对于无法定价的东西,调整价格的“看不见的手”就无法发挥作用。因为肾脏的价格被定为零,所以供体数比患者少得多,需求和供给完全不平衡。因此,肾脏病患者要等供体数年已成常态。

除此之外,在新冠疫情初期,口罩的高价转卖受限的场景依然记忆犹新。同样,人工呼吸机和疫苗等医疗资源的分配也有伦理要求不能依靠价格调整。除了医疗领域以外,待机儿童问题为主战场的“认可保育园”也算一个,因为政策对保育费有严格规定,不能进行价格调整,在这个市场“看不见的手”也不能发挥作用。

相信价格机制的人中,也有人认为应该废除这种管制。笔者并不一定完全否定这个想法,但是我不认为伦理观和法律会突然发生变化,随便卖卖脏器的时代在不久会到来。

在这样的现实下,现代经济学家所考虑的是用“看得见的手”代替价格机制的市场设计。这个研究领域被称为“市场设计”。像脏器移植和保育园那样,与市场交换财产和服务的场什么都可以用此设计,因为金钱的交换和价格并非是本质的东西。

回到肾脏移植的例子来说明。人体有两个肾脏,只要有其中一个在健康上就没有问题。因此,可以从活人供体那里得到肾脏进行肾移植,原理上肾脏的潜在供给量几乎是无穷无尽的。对极端讨厌从脑死亡者移植的日本来说,这个事实尤其重要。

但是因为肾脏的价格是零,所以现实中供体的数量比患者的数量要少得多,通常只限于患者的配偶和家人。

另外,即使出现了供体也不一定能移植。因为患者和供体之间必须要适应血型等条件。例如,从O型供体向A型患者的移植是适合的,但是从A型供体向O型患者的移植不适合,如果不采取免疫抑制等特别措施的话就不能移植。因此,需要用非价格机制的方法将肾脏这一财产的需求方(患者)和供给方(供体)相互搭配。

肾脏移植系统的设计是市场设计研究者们成功实施社会案例。基本想法如下。例如,除了由刚才说的O型患者和A型供体构成的血型不适合配对之外,还有一对是A型患者和O型供体,但是由于血型以外的原因(例如HLA抗体类型的不一致)而不适合。此时,如果在这对人之间交换供体进行移植的话,无论哪一方的肾脏都有可能变得适合(参照图)。这好像是在市场上交换肾脏这一财富。

 

如果在两组不适合的配对之间进行供体交涉并移植的话,无论哪一方的肾脏都有可能适合

 

肾脏交换在很多国家的法律中不算买卖器官。因为没有金钱往来,所以被认为没有伦理问题。取而代之的是,形成了一个肾脏供体之间不依靠价格而是物物交换的市场。但是如果没有价格的话,“看不见的手”就不能发挥作用。因此,研究人员们为交换肾脏设计了一种叫做算法的“可以看得见的手”。

首先制作共通的数据库,登记患者与供体。接下来,通过电脑算法找到了尽可能多的患者移植的供体交换方法。最后根据该解决方案进行实际手术。这个机制从21世纪初开始在世界各国被使用,医生、经济学者、计算机科学家等参与了策划。在日本,日本移植学会持否定意见,并未导入,但在世界各国社会实施稳步推进,笔者认为在日本也值得再探讨。


市场设计的“看得见的手”也可以用于待机儿童问题。日本的大多数保育园都是“认可保育园”,保育费根据自治体的不同而设定得较低。因此,和普通的市场不同供求不平衡,无法满足有入园意愿的儿童,出现了不能入园的待机儿童。

因为有政策对保育费进行规定,在这种情况下“看不见的手”无法发挥作用,所以自治体取而代之使用某种算法决定儿童入园。具体来说,申请者将从第一志愿开始按顺序填写的申请表提交给自治体。自治体根据家庭是否为一人父母、祖父母是否帮忙等情况来决定申请者的优先顺序。基于这些信息,自治体决定从优先顺序依次批准孩子进入申请的保育园。可见自治体职员的手在发挥作用。

但是,人亲手设计的看得见的手有好有坏。现行制度还有一些改善的余地。第一,几乎所有的自治体都是手工做出谁入园的决定。基本上入园决定是按照规定的程序(算法)进行的,所以可以用计算机进行替换。

第二,各保育园事先规定好各招收各个年龄的名额后再决定入园。在人口众多的地区的人气保育园,0~2岁的年龄段满了,但是3~5岁的年龄段还有空闲。这样一来,事先分配给3~5岁的保育员和空间就会产生浪费。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副教授鎌田雄一郎和笔者经过研究提出了解决这种浪费的改善方案。不是僵硬地决定各个年龄段的招募范围,而是根据实际提出的申请表灵活地按年龄段,采取在算法内自动决定的方法。据山形市和东京都文京区的数据显示,通过改善方案可以减少很多待机儿童。

现代经济学,特别是市场设计超越了以往的经济学,开始用“看得见的手”来进行改善。东京大学最近设立了市场设计中心。关于偏僻地区的医疗问题、新冠疫情的医疗资源分配问题、拍卖制度设计等,计划提出具体的政策建议。在当今社会,痛彻感到与依靠传统“看不见的手”不同的市场重要性,市场设计发挥的作用十分巨大。

翻译责任:日本综述。本篇报道首次刊登在《日本经济新闻》2020年10月29的专栏《经济教室》中,题为《将重心放在不依赖价格调整上——重塑市场结构》(日本经济新闻2020年10月29日)。经笔者的许可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