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编者按 > 2020年日本经济展望
编者按  2020年1月21日

2020年日本经济展望

小峰隆夫 (大正大学教授)

展望2020年的日本经济,需要看以下几个关键点。

第一,看景气巅峰是否会过去。日本景气巅峰和低谷的基准日期由内阁府经济社会综合研究所决定。因为要决定这个峰谷需要一定期间的统计出齐,如果不经过1年以上,不能判断是峰还是谷。所以,虽然实际巅峰已过,但是因为统计不齐,也无法定下日期。这种可能性相当高,但指出景气巅峰在2018年10月前后过去的意见很多。

根据日本经济研究中心针对约40人活跃在第一线的经济学者展望景气前景的调查“ESP展望调查(2020年1月)”数据显示,34人中有11人认为景气已经在近一年内进入后退局面。我自己认为,虽然是少数派,景气巅峰是2018年10月左右。其理由与下面的关键点相关。

第二,看美中贸易争端去向如何。特朗普总统认为,如果限制进口,美国国内的生产、雇佣就会增加,这在经济学上明确是错误的。如果美国限制进口的话,其他国家也会限制从美国进口,美国的出口就会减少,整个世界贸易都会陷入缩小。

这种担忧已经成为现实。因为以2018年秋季开始的中美经贸争端为契机,出现了世界贸易减速、日本出口减少、矿工业生产减少的局面。如是以出口减速成为导火线,经济开始衰退,是日本经济衰退的典型模式。我做出景气已经进入后退局的判断就是基于这个理由。

通过上述的“ESP展望调查”,调查今后半年到1年之中可能抑制景气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根据2019年12月的调查结果,经济学者指出最多的是“中国经济的恶化”,接下来是“美国经济的恶化”“保护主义气晕高涨”“日元升值”(参照图表)。如果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美国经济进入不景气期、中美贸易纠纷不断恶化,将成为世界贸易缩小的主要原因,继而忧虑造成日本出口减少会使日本景气恶化。

第三,看2019年10月消费税率的提高和2020年东京奥运会等“外部冲击”会对经济景气产生怎样的影响。

 

 

消费税率的提高给经济带来负面影响的路线有两种,即赶在消费税上涨前抢购的反作用和由于物价上涨导致的实际家庭收入减少。前者的抢购和反作用,本来是短期性的动作,不会拖延到2020年吧。问题是实际收入减少带来的影响。但是,这个影响会很小。因为这次消费税对抬升物价的效果很小,因此实质上抑制收入的效果也不会大。大致概括一下,因为有优惠税率,实际税率提高带给消费者物价上升停留在0.8%左右。另外,以消费税为财源,对幼儿园、保育园的实施无偿化措施。这个无偿化,在消费者物价中,与幼儿园和保育园的利用费用下降等同,这个措施是拉低物价0.6%的主要原因。那么,此次消费税率上升对消费者物价的影响,综合来看只不过是0.2%左右。此外,政府还采取了返还积分、附带高级商品券、扩大公共事业等对策。消费税率提高对经济的负面影响,通过这些措施应该得到充分抵消。

关于奥运会结束的影响,很多人都预测“奥运会后经济将会衰退”。确实,上次1964年东京奥运会后经济进入了衰退期。但是,与上届奥运会相比,本届奥运会前所进行的社会资本投资规模却大不相同。上次为了赶上奥运会,新干线、单轨铁路、首都高速等大型公共工程接连不断。正因为如此,奥运会后的反动作用也很大,不过,如果与上届相比这届奥运会的反作用应该会很小。

那么,如上所述,2020年中,针对2018年秋季是否是景气巅峰将会有定论。如果不是巅峰的话,景气上升期间将成为二战后最长,可以彰显安倍经济学的成果。另一方面,如果是巅峰,说明日本的景气其实已经进入1年以上的衰退期。政府在每月的经济报告中一直说“景气正在缓慢恢复”,届时政府所言的真伪性将受到质疑。但我认为,2018年秋季是否是景气的巅峰并无很大差别。即使景气上升期是战后最长,实际上很多人的切实感受并是“没有实感”。这是因为本次经济上升期包含长期停滞的时期,虽然长但经济规模并未扩大。

另一方面,即使进入经济衰退期,其实失业率很低,几乎完全处于雇佣状态。企业的收益水准也很高。就算说经济不景气,但大多数人还是觉得“没有实感”吧。总之,或是“没有实感的景气上升”或是“没有实感的景气后退”,不管怎样,可以说都是“横向景气”。

真正的问题是,日本经济超越了景气变动的框架,在构造上陷入了低增长。提高基础性的增长率,摆脱构造性的低增长对日本经济来说是最重要的课题。为此,需要通过改革雇佣系统提高生产率,通过改革财政·社会保障消除对将来的不安要素。但是,目前并没有动真格实施措施的征兆。这些课题最终将在2020年中被推迟。

[为日本外交政策论坛特别撰稿。]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