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编者按 > “日本主义2018”博览会的遗产(1)-从世博会到日本文化博览会-
编者按  2020年4月23日

“日本主义2018”博览会的遗产(1)-从世博会到日本文化博览会-

三浦笃(东京大学大学院综合文化研究科教授)

 

三浦笃(东京大学大学院综合文化研究科教授)

2018年在法国举办的名为“日本主义2018”博览会的一大文化活动现在依然记忆犹新。2018年是日本与法国建交160周年,也是明治维新150周年,更是对日法关系作出贡献的文人外交官保罗・克洛岱尔诞辰150周年。周年纪念项目在各个领域都很盛行,但是像这样大规模的日本文化活动在法国举办实属不多。美术、戏剧、电影、饮食文化、文学、舞蹈、漫画、动漫等,象征着日本文化的传统和现代的企划,以巴黎为中心,在法国全国范围内50多个地方展开。该活动从2018年7月开始持续到2019年2月,实属一大宏伟的项目。(图1)。

 

图1.日本主义2018、程序封面

我也是偶然的机会在2018年12月访问了巴黎,观看了“日本主义 2018”博览会的四项活动。我想结合实际看到的印象,就以美术为中心的日本文化在海外被接受状况进行一下探讨。让人在意的是“日本主义 2018”这一标题本身,从反推的角度可以说它表现了本次活动的特征。

其实,确切地说,这一系列的活动本身并不是“日本主义”。如现在被熟知那样,19世纪后半期的“日本主义”是指受到日本美术、文化影响的欧美美术、文化中的“日本味道”,比如被浮世绘触发的莫奈和梵高的绘画等是典型的例子。但是,在“日本主义2018”博览会上,因为展示的不是受日本美术影响的法国美术,而是展示日本美术本身,所以这样的展览会实际上不应该是“日本主义”展,而是“日本美术”展。

 

图2.世博会各国人物—日本、《世界画报》1867年9月28日(Types nationaux à l’Exposition universelle – Japon, Le Monde illustré, le 28 septembre 1867)

 

尽管如此,还是要强行命名为“日本主义2018”的意义,将在下文进行阐述。先让我们回想一下与这次活动本质相似的以前的活动。那就是19世纪的世界博览会,它成为了欧美流行“日本主义”的一个重要契机。在19世纪后半期的巴黎,1855年、1867年、1878年、1889年、1900年共5次举办世界博览会,日本从1867年以后才正式参加,展出的不仅包括美术工艺品,还包括与日本生活和文化相关的所有物品。此外,在1867年的巴黎世博会,还表演了日本的曲艺,建造了茶馆,有三位艺妓扮演生活中的角色,招待客人喝茶(图2),1878年的巴黎世博会上,旧特罗卡德罗宫(现在的夏乐宫)的日本庭园里还设置农家小院等,与物品展示不同,精心设计,充满了与其他展品不同趣向参观物。参加世

博会的意义在于,通过充分展示充满魅力的日本文化的整体形象,引起人们的关注,提高国家口碑和威信,也有助于培养出口产业。

 

图3: Japon-Japonismes, 1867–2018, Exh. Cat., 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 Paris, 2018

“日本主义2018”从1867年巴黎世博会开始算起,在大约150年后的21世纪,在法国再次呈现了日本文化的整体形象。可以说是一种“日本文化博览会”。当然,细说的话,尽管两者之间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差异,但如果要举出一个本质上的区别的话,2018年的人应该知道19世纪后半期的日本主义吧。这也正如在巴黎装饰美术馆举办的展览会“日本-日本趣味,1867-2018”展览会所展示的那样,实际上在“日本主义2018”中,包含原本的“日本主义”要素的就是这个展览会(图3)。

以从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的日本美术收藏品中选出的作品为基础,加上受日本影响的法国作品,本展览会展示了从陶瓷器、和服、梳子、刀挡到小绸巾、砚台、竹笼、椅子,再加上版画、海报、照片等,从19世纪后半期到21世纪的装饰美术中日法交流的历史通过大量的展示物被可视化。在日本主义展览中,这是让人再次认识到工艺品、装饰美术超越绘画和版画,成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媒介,该美术展也最符合“日本主义2018”的副标题“共鸣之魂”。

但是,这几乎是唯一的例外,其他的展览会都在展出日本美术本身。那么,为什么将此次活动的命名为“日本主义2018”呢?估计,就如在曾经的巴黎世博会之后产生了“日本主义”大流行一样,这次“日本文化博览会”之后也一定会有新的“日本主义”的诞生。期待“梦啊,再来一次”,这个名字寄托了这种愿望。究竟能否产生新的“日本主义”,需要拭目以待。其他的美术展是否会对次作出贡献呢?下期就其特点和潜在的可能性进行探讨。(未完待续)

[为日本外交政策论坛特别撰稿。]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