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编者按 > 日本经济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编者按  2020年5月19日

日本经济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小峰隆夫

大正大学教授

 

小峰隆夫 (大正大学教授)

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日本经济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虽然还没有收集到足够的数据,经济大幅度下滑已不可避免。究竟经济下滑到多大程度,让我们来预测一下实际GDP的动向。根据日本经济研究中心“ESP前瞻调查”(5月14日公布),从第一线经济学家的平均预测来看,2020年第一季度的GDP增长率(实际同比年率)为-4.6%,第二季度为-21.3%。因2019年第三季度也是负增长,所以连续3个季度呈现负增长。

新冠疫情冲击的明显特征是在经济上带来复合型的冲击,即需求冲击、供给冲击和收入冲击。从需求冲击的角度来看,具体来说,在最初阶段,以中国游客为首的访日外国游客大幅度减少。2020年3月访日的外国客人数量同比减少了93%。毫无疑问,4月以后也会同样持续减少。访日游客的减少,作为“旅游服务出口减少”会在GDP中体现出来。另外,3月以后,为防止病毒传播,开始控制外出,在外用餐和外出休闲支出等个人消费该会大幅度下降。4月7日政府发表紧急事态宣言后,自然消费会进一步下滑。

新冠疫情,给供环节带来的冲击也很大。近年来,世界的制造业在原材料、零部件的采购上变得多样化,在完成制造一个产品之前,很多中间产品要在国境上多次移动,形成了全球供应链,位于其中心位置的就是中国。然而,中国的生产活动因疫情而停止。供应链只要有一个链接切断的话,整体就无法运转。日本的制造业随着中间产品出口的减少,所需的中间产品也不能进口,即使有需求也无法供给。

而且,新冠疫情对收入造成巨大冲击。由于上述访日游客、消费休闲、出差、活动、宴会骤减,相关业界面临着突如其来的营业额、企业收入减少。对个人来说,也有很多人面临着突如其来的收入大幅度减少。

针对这次新冠疫情,应该实施什么样的经济政策来应对呢?在通常情况下,为了防止经济下滑,需要采取财政金融方面的经济复苏政策。但是,关于这次的新冠疫情冲击,不能采取刺激需求,强化成长的战略。因为原本降低需求和供给水准是为了防止传染病的蔓延。传染病蔓延是生死攸关问题,所以优先度非常高。就算为了防止经济恶化,传染病对策不能减弱。也就是说,无法阻止上述严峻的经济下滑,只能袖手旁观。

那么所能做的就只有应对收入危机了。对于家庭收入和经营者突然的一时收入下降,如果不采取某种措施的话,企业就会倒闭,失业增加,一时性冲击的影响将不限于一时,还会持续下去。对经营者来说,比较容易地获得过渡融资,对个人来说,得到收入的填补是有效方式。但是,这只不过是金融措施,也就是收入转移,所以不会增加GDP份额。

为了回应对政策的要求,政府于4月7日决定了紧急经济对策。对策规模达117兆日元,约为GDP的2成。大大超过了雷曼金融危机时2009年4月实施的56.8兆日元的经济对策规模。

这次对策的内容主要是对应上述的收入冲击。具体的就是针对中小企业和个人事业主的补助、通过民间金融机关创建实质上无利息·无需担保的融资制度、向国民每人支付10万日元的现金、儿童补贴追加1万日元等。

结果,国家一般会计的年度支出增加了25.7兆日元,全部财源都来自国债。再加上纳税延期等会导致税收下降,国债将会进一步增加。本来在发达国家中处于最坏状态的财政将更加恶化。关于这一点,依我的观察,很多经济学家也都认为财政政策应该限于诸如雷曼危机时期那样的非常时期,平时应该意识财政的健全性进行政策运营。此次的冲击显然超过了雷曼危机,因此都期待财政出动是理所当然的,而财政赤字的扩大也是出于不得已。

疫情严峻,但总有一天会平息下来,和平时期又会到来。我们应该从现在开始讨论新冠疫情冲击后的课题。能考虑到课题将有以下几点。

首先,财政金融政策的中长期性课题又回到了原点。在金融方面,2012年末推出的安倍经济学,旨在强势摆脱通货紧缩。自2013年4月,在黑田日银总裁的领导下推进了异次元缓和政策,向负利率、收益率曲线控制(YCC)政策等未知领域迈进。但是,通货紧缩对策也将归零。根据上述ESP前瞻调查结果显示,消费者物价指数(不包括生鲜食品的综合指数)的同比上升率(除去消费税率上升的影响)预计将在20年第一季度以后再次进入负值,这将持续到第三季度。因此,摆脱通货紧缩的战略也将被迫重新评估。

财政重建也将以更加严峻的形式回归原点。政府目前的财政重建目标是“截至2025年,国家和地方合起来的基础财政收支的盈余化”和“债务余额与GDP比稳定下降”这两点,但是关于前者,即使用相当乐观的经济预测来计算,也很难实现2025年的目标。由于这次疫情冲击,国库支出扩大,税收减少,眼下的增长率也大幅减速,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关于因这次疫情冲击浮现出来的结构性课题,从长计议来解决也很重要。比如,如果再次发生同样的病毒袭击日本时该如何应对,如何推进远程工作,如何在医疗、教育现场配备IT技术,如何重新审视对中国依赖度极高的供应链,如何重新审视过于依赖入境游的地方经济活性化战略等诸多课题。

不久,政府、企业、家庭都要根据新冠疫情冲击的经验,重新设计今后的道路。

[为日本外交政策论坛特别撰稿。]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