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文库 > 第三十八期 > 安倍首相,自民党总裁第三个任期: 重视支持地盘、“遗留政绩”的障碍
政治 ,第三十八期  2019年3月11日

安倍首相,自民党总裁第三个任期: 重视支持地盘、“遗留政绩”的障碍

〈要点〉

  • 小泉是去派系派,安倍是优先党内融合
  • 改革也是有意识回避对自民党现存组织的打击
  • 为了遗留政绩进行修宪遇到是国民投票关

中北浩尔(一桥大学教授)

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安倍晋三首相获得第3次当选。石破茂前干事长的善战备受瞩目,但从大局来看,安倍首相获得近7成的票数而大胜,首相在任期时间或将成为日本宪政史上最长。

在官邸主导的政策决策和国政选举的5连胜也可彰显安倍首相的“强劲”,其背后无疑是自1994年以来所积累的政治改革的功效。通过小选举区比例代表并立制、引入政党助成制度、设置内阁人事局等强化官邸机能等,首相的权力在制度上得到了加强。

关于同样成为长期稳定政权的小泉内阁,也有所谓制度论的说法。但是由于此后持续了几届不稳定的短命政权,所以不能忽视首相领导能力成了政治学者的共识。

因此,本文将与小泉内阁进行比较,明确安倍首相的政治指导特征,展望今后的发展。(参照附表)


在角福战争(田中角荣和福田赳夫之争)开始后的72年首次当选议员的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主要政敌是自民党内的田中派,针对继承这一宗谱的平成研的地盘——邮政事业,小泉断然实施了民营化等新自由主义的改革。将该派系和族议等既得利益层称为“抵抗势力”,采用类似大众主义的政治手法,取得无党派的支持。

另一方面,自民党首次下野的93年首次当选议员的现任首相安倍的课题,是如何让自民党继续执政。面对在护宪立场的包括社会党出身者在内的民主党的崛起,安倍则以修宪为中心,高喊“摆脱战后体制”的口号,来维护党内团结。

这样的差异也表现在选举战术上。小泉首相重视对无党派阶层的呼吁,在2005年的邮政选举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无党派阶层的支持不稳定,在前一年的参议院选举中败北。而安倍首相重视自民党和联合执政的公明党的支持地盘。

近年来,自民党依靠固定选票取得胜利,是因为民主党政权失败后,无党派阶层没有走向支持在野党。邮政选举的投票率超过67%,但最近两次众议院选举的投票率够没有超过55%。与小泉政权不同,安倍现政权是在低投票率的情况下,重视固有地盘的支持,取得了稳定的胜利。

党内治理(统治)的方式也大不相同。小泉首相展开党内抗争,进行了去帮派人事,但以在野党为主要敌人的安倍首相却努力进行党内融合。最近接连启用麻生太郎副总理、二阶俊博干事长、竹下亘总务会长、岸田文雄政调会长等派系的领袖为主要阁僚和党最高干部。

所以正因为如此,在这次总裁选举中,安倍首相也得到了压倒性的多数派系的支持。而石破的孤立,和他被要求留任阁僚,却拒绝而成为无官之身不无关系。对安倍首相提出异议的言行,容易被批判为从后方开枪,对在野党有利。

在这次总裁选举中,派系的动向备受瞩目。但是,与过去被称为“党中党”的派系复活相去甚远。94年的政治改革以后,许多派系开始弱化,对总理、总裁所拥有的资源的依赖不断加强,而“吃冷饭”则无法保持派内的向心力。岸田没能参加竞选的原因就在于此。现在派系正在向“上情下达”方向发展。

决策过程的自顶向下也很显著。以往对内阁提交法案和预算案在内阁会议决定前要得到执政党的同意,小泉首相对这样的事前审查制度提出异议,并决定要加强官邸主导。与此相反,安倍首相在巧妙地利用事前审查制度。在决定由官邸主导的政策的同时,通过党内事前审查过程,对所属议员以党的决议施加拘束,顺利地执行着自顶向下的决策。

利用现有党内组织和规则的强大纪律,虽然可以稳定的运营政权,但同时也让每个议员难以自由发声。小泉进次郎议员表示,投票给石破的理由是“自民党必须是将不同声音变为强势的自民党”。除了党员投票如此,就连议员票也显示出石破善战的局面,也潜在地反映有很多人对自民党内部多元性正在减弱表示不满。


再把目光转向政策,和推进新自由主义改革的小泉首相相比,安倍首相推出了“安倍经济学”。“第三支箭”的增长战略包括新自由主义的改革,“第二支箭”的财政出动正是强化国土等传统的利益诱导政治。这可以说是在党内融合上,显示了在不给自民党既存组织带来损坏的范围内推进改革的姿态。

实际上,小泉首相的邮政民营化与自民党最大的支持团体——全国特定邮局局长会为敌,而安倍首相的农协改革在与JA集团最终达成一致的基础上予以实施。虽然安倍首相实现了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的谈判和批准等,不过与小泉政权相比不能否认安倍首相的改革并不彻底。安倍首相比较突出的还是对修改宪法表现的热情。但是,通过变更宪法解释,允许行使

集图案自卫权也只停留在有限的范围。为了对抗在野党,非常重视联合执政公明党的感受,在此次总裁选举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安倍首相也阐述到宪法修正案在提交国会之前与公明党进行了调整。因为公明党对修宪表示消极的态度,安倍首相想要在宪法第9条明文规定自卫队就很难。

修宪与在野党达成一致也很重要。但是由于安倍首相采取了和在野党对决的姿态,也增加了修宪的难度。安倍政权,无论是修宪,还是伴随着国民痛苦的社会保障与税制一体化改革,需要执政党和在野党之间达成协议的政策上的停滞惹人耳目。

北朝鲜的绑架日本人问题,与俄罗斯的领土问题等外交案件是有对手国家的,谈判停滞不前也不能只归罪于安倍政权。但是,抛出这些不说,安倍首相没有像中曾根内阁的国铁改革、小泉内阁的邮政民营化等留下象征着长期政权历史性遗产。反过来说,这也是在具有如上所述特征的安倍首相的领导下,才得以建立了比小泉内阁更强有力的超长期稳定政权的代价。


如果按照预定,安倍首相将在总裁任期结束的3年后辞职,那么就会意识去打造历史性遗留物,不能否定会朝着修宪的道路去走。为了避免政权的跛脚鸭化,或是没有找到继承自己路线的后安倍候选人的情况出现时,这样的想法更会加强。

自民党是否在今年秋天的临时国会提出修宪案将成为试金石。但是,即使在国会上提出了修宪议案,最后还将由国民投票决定。对无党派阶层的诉求力很薄弱,这对安倍首相来说,将是一个很大的难关。

再看一下人事安排,如果不将在总裁选举中善战的石破茂拉过来,党内融合就会出现破绽。自民党从民主党手里夺回政权近6年,自民党内为了对抗在野党必须团结的氛围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安倍首相能否坚持以往的政治指导方式呢?道路的分歧点就在眼前。

[Discuss Japan 翻译。2018年9月27刊载日本经济新闻“经济教室”。经作者许可进行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