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文库 > 第三十九期 > 超高龄化日本的“令和24年问题” — 百货店、银行闭店,日本地方政府减半。
第三十九期 ,社会  2019年7月20日

超高龄化日本的“令和24年问题” — 百货店、银行闭店,日本地方政府减半。

河合雅司 © 文艺春秋株式会社

日本新天皇即位,开启了令和时代,世间呈现一片欢腾的景象。但是,从现在日本社会的状况来看,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2019年4月,总务省发布了2018年10月1日时点的人口调查结果。总人口比上一年减少了大约26.3万人,为1亿2644.3万人,连续8年人口持续减少。总人口的数值中包含了外国人人数,外国人增加了大约16.5万人,所以仅看日本人人口的话减少了近43万人。减少量、减少率均成为1950有统计数字以来的最大值。

另外,70岁以上的人占总人口的2成以上,而14岁以下的人口为以往最低记录。可以明显看出少子高龄化越来越严重了。

平成是一个不顾一切持续减少出生人数的时代。平成元(1989)年时,表示一位女性一生生孩子的推定值,即合计特殊出生率为1.57,比以往丙午年(1966年)的最低值1.58都要低。当然这个事实媒体大肆做了报道,然而当时的日本人的都沉浸在泡沫经济中,并没有进到他们的耳朵里。

这之后的出生率也是持续下降,但政府并没有付出太多努力去考虑解决措施。到了平成快结束的时候,慌慌张张的开始认真实施少子化政策,但是这也不能很快就看到效果的。

很多人不再结婚,或者即使结婚也不要孩子,日本闯进了人口不断减少的社会。战后人口一直在增加,到了2008年达到顶峰,之后一下变成了不断减少的态势。

令人遗憾的是,令和时代将比以往更加严重的持续发生少子高龄化以及人口的减少。

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主张“2042年是‘日本最大的危机’”。这是因为团块世代(生于1947-1949年)和团块二代(生于1971-1974)都将变成超过65岁的高龄者。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及人口问题研究所(IPSS)推算,届时高龄者人数将达到大约3935.2万人,成为以往最多的人数。

不仅仅高龄者的绝对数会增加,接收他们的老人之家以及工作人员还都不会发生不足。再加上团块二代将会遇上就职的冰河时期,情况非常严峻。非正式员工开始增加,正式员工也会由于公司的经营状况严峻,很多情况下会导致租金不稳定。养老储蓄不够,养老金低,或者没有养老金的老年人数量将急剧增加。另一方面,年轻人的人数越来越少,这种结构将在2042年变得更加显著。

这之后就会像从陡峭的下坡路上滚下来一样,人口减少会急剧加速。据IPSS的推算,日本的人口到2065年大约为8,800万人,到2117年大约会减少到5060万人。

另外,2067年的年出生人数为54.6万人,而百岁以上的人口将达到56.5万人(IPSS推算)。也就是说,百岁以上的高龄老人人数比新出生的宝宝人数都多。

有着如此大规模国民的一个国家,人口像这样急剧减少,并且少子高龄化如此严重的,纵观世界史,过去也没有类似的例子。日本现在已经踏进了非常危机的境地。

服务过剩型社会的崩溃

那么,不采取任何措施,人口这样持续减少下去的话,令和时代的日本社会今后将变成什么样子呢?

首先会出现的,就是人手不足。这个问题已经在很多个领域非常显著了。根据国情调查的结果,2015年日本的劳动力人口约有6,075万人。另一方面,根据内阁府2014年试算的未来人口推算来看,以各种劳动环境将按照现状推移为前提的话,2030年日本的劳动人口约为5,683万人,2060年将减少到3,795万人。

劳动力人口的高龄化也将加剧。2015年的劳动力人口中50-64岁的约有1,763万人。即使简单计算,也能看出高龄者占了现在劳动力人口的三分之一。根据IPSS的推算,2040年50岁以上劳动力人口的比例将超过4成。

服务供应商的巨大短缺已经成为了社会问题。2020年货车司机将出现10.6万人的缺口(援自国家交通省“汽车运输业务工作方式改革的现状与问题”)。快递司机人手不足,交货现场灾难性的状况,很多媒体都对此做过报道。

这其中的背景,就包括日本已经变成了服务过剩的社会。这是在昭和时代一下子发展起来的。制造业失去了过去的优势,工厂转移到了海外。聘用的盘子需要扩大,服务业就代替了重工业不断地发展起来。“麻烦的事情付钱请别人做比较好”,这种价值观在平成的泡沫时期渗透进来,也是一个原因吧。

现在代表了日本服务业的便利店由于是否要继续24小时营业而引发话题。这是因为无法召集店员,24小时营业无法维持,店铺都在倒苦水。针对这一问题,总部最初的答复是“总部的员工派给你们做支援,麻烦继续24小时营业吧”。但是这个答复没有捕捉到问题的本质。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今后不足的,不仅仅只有店员。做盒饭、小菜的人,用货车运输商品的人,都会产生不足。便利店没有仓库,是靠着何时运多少个什么商品这种严苛精细管理的商务模式才能维持运营的。今后,地区的情况各不相同,可能有些地区将无法支持这种商务模式。

根据内阁府整理的报告“地区的经济2016”,预计到2030年时占据全国的80%、即38个道府县均会陷入供给能力无法满足区域内的需求,生产力不足的境地。这样的话居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服务也将无法维持。百货店、银行、医院、养老院等,只能在一些预计有一定程度客户数量的地区维持店铺的运营,在很多地区政府辖区内都将无法存续了。

人手不足的,并不仅仅是民间企业。据总务省“地方政府战略2040构想研究会”的提案,到2040年时需要以现在一半的公务员人数来支撑政府行政工作。村办事处或者市镇办事处等的职员,大多都是当地的本地人。也就是说如果人口持续减少的话,就不得不减少向地方政府提供服务的公务员人数。居民的高龄化不断加剧,越来越需要他人的帮助,职员反而会减少。

另外,警察、消防员、自卫队人员等需要年轻人的工作也越来越难以确保工作劳动力。以往大家理所当然享受的日本的安全、安心的神话,也将不复存在。

今后不断增加的看护离职也将加速人手不足的进展。一般来说,到了50岁左右,父母基本就到了需要接受看护认定的年龄了。现在40岁左右需要看护父母的人也在不断增加。

目前,看护离职的人每年固定在10万人左右。这是因为政府为了避免看护保险财政的破产,将特别养护老人院的入院标准变得更加严格,并且提升了自己需要负担的比例,通过政府管控缩小了服务的规模。看护政策由养老院转到居家养老,导致产生了大规模的看护难民,不断有人不得不离职去照顾父母。

因此,团块二代的先头部队差不多在2021年变成50多岁,到时候看护离职应该会早早的收场。

即使到不了离职的地步,帮亲人去医院看病而需要上午请假,或者需要提前下班的人也会越来越多吧。人手不足的情况会比政府预计的更加严峻。基本上在大部分的领域,都将无法维持目前的服务。

消费者需求的变化

将来,除了人手不足,还将会出现由于高龄化导致的“社会大变质”。
日本是长寿大国,已经有28%的人口超过65岁,属于超高龄社会。
到2020年,过半数的日本女性的年龄都在50岁以上。4年后团块世代都将达到75岁以上的高龄,日本人中平均每3个人就会有1个人65岁以上,每6个人中就会有1个人75岁以上。每年的死亡人数将超过150万人,是出生人数的2倍之多,变成超高龄者大国。

高龄化不仅仅在地方上加速,以东京圈(东京、神奈川、埼玉、千叶)为首的大都市圈的高龄化也会急速加剧。重度患者以及需要看护的病人急速增加,医疗机构和看护机构跟不上如此激增的需求,着实令人担忧。此外,认知证患者的增加、社保费用的扩张、地区面向高龄者的住宅如何确保等课题,到了2024年将会浮出水面,出现在大家眼前。

面对超高龄者大国,以往的思路是行不通的。比如说商务方面,消费者的需求将发生巨大变化。

这并不仅仅是说卖给高龄者的东西会畅销,卖给年轻人的东西会卖不出去这么简单。生产商品时需要考虑的是,不仅要送到高龄者手上,还要让高龄者能够用起来。以饮品为例,高龄者能打开袋装牛奶吗?2升的瓶子,高龄者能拿起来倒着喝吗?提供商品的时候这些都需要考虑到。

令人遗憾的是,事实上大部分人还很难以这样的思路去思考问题。大家都觉得现在的社会今后也会这样持续下去,才难以理解所谓的高龄化社会。

极端的说,在未来的日本,有可能不管有多少钱都没有意义了。比如说,现在已经出现想搬家但是没办法预约的搬家难民了。就算出两倍价钱,人手还是不够,搬不了家。搬家公司违规制定高价、强势拒绝搬家委托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将来,这类事情有可能在各个领域出现。

就算有钱,但如果这个社会变成想要的商品和服务本身无法实现的话,哪怕支付上百万日元,也不能如愿以偿。就算攒上几千万日元,处在“钱会烂掉的社会”,也没有用。换言之,人口减少的社会,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社会”的终结。

如果想象比较困难的话,那就请在自己的年龄上加20岁、30岁,然后想象一下周围都是这样的人的情景吧。应该能意识到这样的的社会将会和现在的社会有明显的不同。

这样下去的话,未来的日本人口将持续减少,高龄者对策也没有什么作用,这两个内政问题将不断持续下去。不管有多少财政支撑,破产已经是目视可及。

安倍晋三政权也展开了几项措施,但这些措施实际上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比如扩大接收外国人劳动力。最初坚持“不考虑采取移民政策”的安倍首相,开始认真考虑接收外国人的劳动力,才有了这项政策。修订出入境管理法,新创建了“特定技能”这一在留资格,计划5年期间最多接纳约34.5万人。

当然,这可以暂时、局部的缓解人手不足的状况。但是即使靠外人帮助,能够暂时维持生产、服务的体制,人口减少也会造成市场的大幅紧缩。高龄化带来的市场喜好也会发生很大变化,人均消费额会降低。供需平衡的崩溃无法抑制。

AI开发也一样。2019年度预算中AI相关的预算总额高达约1200亿日元,是上一年度的1.5倍,作为当时首次超过一千亿日元的预算而引发了话题。当然,着力发展创新是好事情。创新产生的可能,对未来的期待,大家都是同样的心情。但是,这根本算不上是人口减少问题的根本对策。

将来,一部分人的工作将被AI替代,这在很多领域都能够实现。但是,这仅仅是“提高作业效率”层面的事。并不能达到消除高龄者增加所带来的劳动力不足问题吧。AI的研究员们即使以提高各种作业的效率为目标做了研发,也并没有为了解决人口减少而去做技术开发。

另外,技术上能实现,和达到实用化、低成本的在全国各个角落普及,这是不同维度的问题。可以说在未来的10年、20年内,技术开发不可能达到能够解决日本各地人手不足的程度。

从根本上说,安倍政权在人口问题是基于“维持现状”的出发点考虑的。

安倍政权在2014年的内阁会议上,确定了“50年后人口维持1亿”的目标。制定了切实的数字目标,这是值得称赞的,但1亿人这个数字是不现实的。估计这是包含了外国人移民的数字,即便如此,据 IPSS的推算,2065年人口大约有8,800万人,即使出生率能够大幅提高,如果不接纳足够多的移民,这个数字也是难以达成的。

如果说政府想尽办法去达成“1亿人”的目标,那政策只能向达成数字目标去倾斜。这些政策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日本的人口问题。

抛弃维持现状的目标,而是将向人口减少、超大龄国家的转变看作无法避免事实,以此为前提来考虑相关政策的推进,这是现在需要做的。

以据点型国家为目标

那么,具体说来应该怎么做呢?我认为,必须接受人口减少社会这一前提,改造社会的构造,考虑“战略性紧缩”。紧缩绝不意味着衰退或者失败。紧缩是为了守护国家,使国家能够比以前更加富饶。

下面我以地方为例进行说明。

地方政府响应总务省举行的“平成的大合并”,规模小的政府之间进行合并,地域扩大了,工作人员人数减少了,居民的高龄化和分散化不断推进。这样的结果是,日本民间的有识之士发起的“日本创建会议”的人口减少问题探讨分科会于2014年发表了对将来的推算,据此,全国的政府到2040年将有半数面临消亡的危机。将会有些地方政府人口不足100人,或者高龄化比率高达80%左右。

就在最近的统一地方选举,也有地方政府出现无人投票,候选人数达不到规定人数的现象,引人注目。想必这都是因为高龄化的推进,从年龄上来说,越来越多的居民难以完成议员的工作了吧。地方政府的自治管理本身也出现了危机。

人口减少,居民都是高龄者,行政服务也无法提供。在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变成这样之前,我所提倡的,就是“据点型国家”。

所谓的据点型国家,就是在人口越来越少的地区中,以繁华的商区为据点,将人们集中在那里进行生活的社会。通过引导居民集中住在同一商区,各种服务就可以切实的服务到每一位居民。仅仅按照各个地区制定各自的据点,将居民转移到据点居住,医疗服务、行政服务、邮政、配送等各种服务就都可以高效率的展开了。对服务供应商而言,能够降低业务成本,对居民来说也可以控制无谓的费用支出。

国交省以主要的服务内容为主,估算了建立一个据点所必要的需求规模,即“在这个地区至少要有多少的居民,不然这个行业无法站得住脚”(“国土的基本设计2050”2014年)。据此,像餐饮商铺、便利店、邮政局、一般的诊所,最低需要500人的人口规模才能够运营起来,那么据点的最低线就大致是500人左右。当然,要是能到到1000人、5000人等更大的规模的话也是没有问题的。

纵观世界,据点型国家在意大利、瑞士等都有成功的先例。这两个国家都有500人规模的村庄,而且这500个人都有各自的工作,能够维持生计。至关重要的一点是不要试图无谓的扩张。销售只有那个村子能做的有特色的、品质高的商品。那样就会形成品牌效应,全球的买家都会慕名前去购买,在那个地区生活的人们就能够获得足以维持生活的收入。

以往日本通过工作赚钱了就投资购买设备,扩大工厂,增加雇佣员工,一点点扩大规模。但是意大利瑞士做品牌产品的村子不是这种套路。他们也会注力发展技术创新,但不会无谓的扩张规模。埋头工作、埋头扩大规模这种事情,必须与之诀别。

日本今后要保持富饶的话,需要转向即使减少生产数量,也要提高附加价值,每个商品都能卖高价的商务模式。日本各地也有非常优秀的传统产业。这样的产业所在的街道大都能够让周边区域热闹起来,完全可以成为据点。在这个基础上再去加入新的想法,磨练技术,相信能够诞生让世界瞩目的魅力据点。

地域不同,建设据典型国家核心的智慧城市的方法也会随之不同。虽说是建设,但也不是从零开始,日本现在没有这种空余时间。首先,将地方城市的中心街道的一角当作特区。然后在特区中集合日本的科学技术能力,重塑为高科技区域,打造谁都想住过来的特区。通过利用高科技技术,协助高龄者自立生活。

这是“战略性紧缩”的一个例子。不单单是地方政府,企业、家庭也可以通过减小规模,来保持富裕。

令和时代应该做的事情

就算是无法阻止出生人数的减少,也不是说今后少子化就放任自流,不需要实施任何对策了。如果有人想结婚,有想要孩子的愿望,那么就应该更加贴近他们的愿望去考虑支援政策。哪怕只能稍微减缓少子化的速度,也能为改造社会结构争取更多的时间。

以往政府没有贯彻少子化对策,其中的一个理由是受到了战前、战时“多生多养”的政策影响。因此安倍政权并没有着手实施少子化对策,而是着重进行育儿支援政策的推广。但是这种政策效果非常有限。

在很多国家,为了解决少子化问题,有“多子多补”政策,可以给养育孩子多的夫妇很多的经济支援,日本也应该效仿。夫妻、恋人之间放弃第3个孩子最大的理由就是经济能力的问题。我认为第3个孩子以及更多的孩子,应该给予1000万日元的现金支援。在有生育能力的女性锐减之前,应该采取一些类似这种非常时期的非常政策。

为了促进社会的转变,民间能做的事情始终是有限的。政府应该举起大旗,指引大家走上正确的道路。

如今已经进入到令和时代,如果选错今后的发展道路,国力一定会发生衰退。今上天皇59岁即位。恐怕我所认为的日本最大的危机,即2042年问题,将在令和时代到来吧。

从这年以后,毎年将减少90万人,真正进入人口减少的时代。在令和时代,就必须进行日本社会的变革活动。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译自《文艺春秋》 2019年6月刊,本文经作者和文艺春秋株式会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