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文库 > 第四十期 > IT能否改变老年人的就业环境!?
第四十期 ,社会  2019年11月5日

IT能否改变老年人的就业环境!?

支援老年人就业的云系统

广濑通孝教授

日本被称为进入了人生100年的时代。即使六十五岁退休或引退,那之后的三十五年仅靠年金的收入来生活是不足够的。如何确保到人生的终点为止的生活费成了严重问题,因此,老年人的就业也就成为紧急课题。如果能很好地利用健康老年人的经验、知识、技能,也可以将其作为推动社会前几进的一大新动力。

基于这样的想法下,科学技术振兴机构(JST)从2012年开始10年间,致力于支持汽车和机器人的开发·制造等项目。其中之一就是我们正在努力开发的“老年人云”项目。“老年人云”是东京大学和日本IBM共同开发的信息技术(IT)项目,目的是为了支援健康老年人的就业问题。

现在,有很多老年人想通过工作领到一定程度的工资,就算工资不高也愿意为社会做贡献,不过,如果每天都去工作的话,门槛就会变得太高。另外,虽然老年人有技能和经验,但擅长的领域也因人而异,如有人“擅长英语”、有的“精通会计”、有的“有丰富的从海外采购零部件的经验”等等。但很讽刺的是,这些技能和经验不能被充分利用,相反面对不符合他们的技能和经验的工作,也不能去做。这样下去,就很难满足雇佣方的需求,老年人也很难找到符合自己能力的工作。“老年人云”的构思原点就是,通过IT来支援这样的老年人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从迄今为止的研究中,摸索出“拼接型就业模式”这种新就业思路。

“拼接(Mosaic)型就业模式”是什么工作方式

“拼接型就业模式”是指将合适的时间段、技能等劳动力要素分解后进行拼接,再根据雇佣方的需求在电脑上重新组合,以确保一人份的劳动力。为了收集零碎老年人劳动力信息再将其制拼接成一个劳动力,这个工程需要进行管理。如果由人来完成复杂的管理,需要花费很长时间,但是如果有数字媒体的话,就能简单地完成。“拼接型就业模式”分为“时间拼接”、“技能拼接”、“空间拼接”三种。

第一个“时间拼接”,简单地说,就是“星期一和星期二能工作”的人和“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能工作”的人,两者加起来组成一个全职工作的劳动力。实际上,不仅仅是两个人,而是通过电脑将多个人才的详细时间表组合起来,创造出一个人份的劳动力。因为把成为零碎的劳动力数据通过时间轴来收集,故称为“时间拼接”。

Source: Role of Advanded ICT for Hyper Aged Society, Prof. Hirose Michitaka
http://www.glafs.u-tokyo.ac.jp/iaru2016/wp-content/uploads/sites/3/2017/01/2_DrHirose_web.pdf

第二个“技能拼接”,就是将老年人的技能和技术拼接,按照雇佣方需求组合成与其相匹配人才的方法。比如,JA(农业协同组合)有一个需求,即为了给农家提供更便宜的农具,需要具备从海外采购零部件的技术人才时,即使寻找农业相关人员和农业相关工作经验的人也很难找到。另一方面,有在贸易公司等从海外收购医疗机器的工作经验,有进口技能的人,想在第二人生找象同样一样的工作,但很难想到去敲JA的大门。

但是,如果细细审核这些人才详细的工作内容就会发现“农业”和“机械的进口”相匹配的可能性很高。举一个语言的例子,要找到同时会说英语、汉语和斯瓦希里语三种语言的人几乎微乎其微。但如果找擅长英语或者汉语或者斯瓦希里语的人,就很容易找到。同样,要寻求“既能流利地说英语、又能经营公司、又懂音乐的人”不那么容易,但如果分别找“会英语的人”“会经营公司的人”“懂音乐的人”的话,找到的几率就很高。

也就是说,把老年人的技能和技术分解成更具体的知识和技术,在网络上将细分化的技能拼接起来,按照用户的需求,组成一个劳动团队恰似一个劳动力。这样一来,就可以按照用人单位的需要提供这样的劳动力。

Source: Role of Advanded ICT for Hyper Aged Society, Prof. Hirose Michitaka
http://www.glafs.u-tokyo.ac.jp/iaru2016/wp-content/uploads/sites/3/2017/01/2_DrHirose_web.pdf

第三个“空间拼接”,就是将工作场所、想工作的人的居住地域精心拼接。譬如,因为退休后搬迁了到地方居住,在当地找不到和自己的技能吻合的工作,不过,通过这种方法就能在东京找到工作,解决地理限制问题。

如果利用虚拟现实(VR)中的远程呈现(是一种虚拟实在,能够使人实时地以远程的方式于某处出场),铲除因距离造成的问题。如果使用高品质的声音和高分辨率的影像等像电视会议一样的系统,超过空间的事就不难实现。另外,即使是因为某种原因而无法外出的老年人,只要头脑清醒,利用这个机制也能实现就业。

为了满足企业对稳定的具有高度技能人才的需求,需要很好地组合“时间拼接”“技能拼接”“空间拼接”三种要素。通过网络将多名老年人聚集在一起,就像“阿凡达(网络上的虚拟空间分身)”一样,树立了一个虚拟的人格来当劳动力。

“老年人云”的“云”包含了“云(cloud)”和“民众(crowd)”这两个意思。虽然现实世界中作为一个劳动者很难工作,但我们希望能将这些老年民众隐身于信息媒体的云层中,然后构筑一个像阿凡达那样的人格去工作,创造价值的系统。

“人才猎手”的目标就是高精度的人才搭配

为了具体落实“拼接型就业模式”的工具,需要做好以下2点。

第一个是“被称为人才猎手的人才搜索系统”。根据企业需求,已经存在针对退休老年人的人才录用公司,但人才录用之际的关键是,负责人才业务的职业咨询师要具有丰富经验和高度的分析能力。他们不仅能判断登用人才是否具有符合雇主公司要求的技术和技能,也具备该人才是否符合企业的文化和氛围等语言所无法阐述的感性上的技能。

为了扩大人才匹配业务,拥有高度人才匹配技能的咨询师不可或缺。但是,由于这些人才有限,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就需要电脑和人工智能(AI)自动对人才进行匹配。有必要将专业的匹配咨询师所掌握的感性上的东西语言化、可视化,让电脑和人工智能学习。另外,人数不多的优秀人才咨询师非常抢手,要扩大人才匹配业务,必须增加咨询师的人数。特别是,越是优秀的人才工作越是集中在他们身上,所以有必要实施人才的分散化。为此就需要电脑和AI的力量。

用刚才的例子来说,要找“采购廉价农具的工作”用“农业”检索找不到。但是,通过“机械进口”这个关键词就可以找到。这样的工作以更高度的水准进行处理,就可以实现精准的人才匹配。关于这个“人才猎手”系统,我们目前正和从事支援高级人才就业的专业公司“株式会社CIRCULATION”共同进行实际评估。

促进老年人参加社会的“GBER”

另一个工具是“GBER”(Gathering Brisk Elderly in the Region(地区健康老年人才))”,是老年人和地区招聘中介平台。

通过回答系统提出的问题,预先登录希望职位的日程和工作方式、工作内容、有兴趣的领域、技术和技能等。

回答内容会各种各样,譬如“事务工作”、“体力劳动”、“喜欢孩子”、“喜欢与人接触的事”、“想涉及艺术领域的事”,将这些个人的特性进行向量化。另一方面,招聘信息也按照“营业”“卸货”等特性分类,使其向量化。如果两者向量接近的话,即可推荐用户关心度高的人才。这样的机制会更能实现高精准地实施人才匹配。

GBER还通过包括居住地附近的志愿活动、兴趣爱好活动、终身学习等,也就是所谓的“实现生存价值就业”,来促进老年人参加社会活动。实现生存价值就业是专心致力于自己喜欢的事情的基本,所以需要一定程度的匹配度。GBER就是为了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人才匹配而开发的系统。

GBER的另一个特征是,尽管介绍了符合某人特性的工作,但是老年人拒绝的情况持续几次,就会更新其特性向量。比如,某人因为“喜欢孩子”,将其登记成“如果是这种工作的话,不需要多少钱”。然而,尽管介绍了与之相称的工作,但如果多次拒绝,就更新其“喜欢孩子”的信息。也就是说,虽然本人认为自己是“喜欢孩子”,但实际上却被判断为“并不是那么喜欢孩子”。通过根据自己申报的喜好和合适不合适,按照现实情况进行修正,使之更加符合现实情况。

GBER通过“一般社团法人第二生命工厂”把千叶县柏市做为试验地,关于老年人的就业、健康、生存价值、安心等相关的调查·研究等进行持续的验证实验。有人通过GBER找到了工作,不过,也是处于验证阶段,现状是一些诸如草坪和庭园的树木修剪等工作较多。但是,GBER的可行规模在一个镇上可以设置一处,希望这个实验能走出第一步。

JR九州对该公司退休的工作人员介绍下一个工作之际,对人才匹配工具GBER很感兴趣,特向他们提供了试验机器。据说已经在公司内做过两次验证实验。

在GBER的验证实验中,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副产品。根据现实情况反复更新当初的登录条件,完成了属于自己的“侧写”。譬如,自己认为自己“喜欢孩子”,但实际上并非如此,知道了喜欢艺术方面的工作。在不断重复这些事情的过程中,让自己能清晰看到自己也未曾意识到的自己的偏好和自身的状况。

“生存价值就业”如果不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没有意义,工作也必须做适合自己。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很重要。而且,通过审视自己的侧写,才能和“将来的自己”联系起来。

按照这个思路发展下去的话,可望形成将“现实中的自己的向量”接近“将来的自己”的新产业——面向老年人的教育产业。现在的“老年人云”项目中虽不包含这项研究,但它和老年人与“发现自我生存价值”息息相关。

通过IT设计的新就业形式

在将迎来退休后人生还剩下三分之一的时代,如以往退休后就是余生的人生模式正逐渐变得不合时宜。但是,目前还不没有形成从退休到死亡这段时光如何度过的框架。我想迄今为止的人生模式到了必须改变的时期。

现在的问题就是选项太少。在大企业担任部长级职位的人,退休后可在一些小公司获得公司外部干部的职位,也能获得比现役时代更丰厚的收入。但是,如果走不了这条路,就得从事剪草坪那样无需很多技能的工作。至今为止,说起老年人的就业问题,人们一直都在讨论着如何整备法制等问题,但是有必要从技术角度来考虑。现在,利用逐渐成为理所当然存在的IT技术,可能会解开至今为止无法解开的问题。

譬如,为了缓和上下班高峰期,也有把高峰时间段和空闲的时间段的车费制定成不同价格的想法。只要是人手来做,考虑这样复杂的运费体系是荒谬的,但是用数字结算的话很容易实现。如果像“老年人云”这样的新的工作方式变得理所当然的话,也许会产生现在不被认可为工作的工作,以及从更大的视角来看待老年人工作的企业或许会出现。

我认为,总有一天,不仅是老年人,就业制度本身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譬如,不是延长退休这样的方法,也可以在五十岁左右退休,踏出新的世界的这样的工作方法说不定也会蔓延。正如跑田径赛一样,第一圈为了打造生活的基础进行全职工作,提前退休,第二圈专注于自己喜欢的工作,完成社会使命,体力下降后边可以边打工边慢慢淡出。如果出现这样的工作方式的话,日本人的人生设计应该会跟现在的完全不同。

不管怎样,在超老龄化社会中如何构筑产业,和如何活到100岁的老年人的时代密不可分。难道在不久的将来,像在高铁站的售票口一样,能否为老年设立一个买一站式预约未来座位的窗口呢?我想“老年人云”研究的系统,大有可能成为那样的一个窗口。(谈)

[译自《中央公论》2019年7月刊,本文经中央公论新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