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文库 > 第四十六期 > 从入境游到国内旅游,再到工作旅行(Workation)——日本旅游能否复苏?
第四十六期 ,社会  2021年3月30日

从入境游到国内旅游,再到工作旅行(Workation)——日本旅游能否复苏?

东彻(立教大学教授)

新冠病毒的影响

东彻(立教大学教授)

旅游业因新冠病毒而遭受重创。当新冠病毒(COVID-19)的感染开始扩大,自2月份以来,不仅入境人数骤减,失去目的地的海外旅行也减少了,在日本国内,包括观光、商务、探亲等在内的旅行需求也大幅下降。

4月以后,入境人数与去年同期相比持续减少99%以上,处于“入境游亏损”的状态。如果考虑到2019年的入境消费额为4.8万亿日元的话,失去大半收入,经济损失将极大。特别是在旅游消费额中,入境游比率较高的大阪(46.2%)和东京(44.8%),与其他地区相比影响非常大(图1)。

入境游亏损的影响也波及到了零售业,百货商店的外国游客来店的动向也在2月以后锐减,4月的免税销售额同比去年减少了98.5%,购买人数同比去年减少了99.5%(日本百货商店协会)。

国内的旅游人数也在减少,4-6月期间比去年同期减少了77.4%(住宿:减少80.9%,当天往返:减少73.7%),消费额也同样减少了83.3%(住宿:减少85.4%,当天往返:减少76.5%)(观光厅“旅游、观光消费动向调查”)。

入境游亏损加上国内旅行的需求减少,住宿设施的客房运转率3月以后大幅下降,5月减少到了12.9%(图2)。2月以后,住宿业的经营破产(负债1000万日元以上)达到56件(11月19日16点,东京工商调查)。

主要旅行社的交易额3月以后也大幅减少,5月份同比去年减少了97.6%(图3)。虽然6月以后逐渐呈现出增加趋势,但情况依然严峻。面对这种情况,JTB等大型旅行社相继提出了大幅减少店铺、数字化等业务改革方针。

受到旅游需求整体大幅下降的影响,航空业也受到影响,2020年度上半年(4-9月)ANA国际航线比去年同期减少96.3%,国内航线同比减少81.4%,JAL国际航线同比减少97.7%,国内航线同比减少76.1%。受此影响,ANA控股公司预计2021年3月期的纯利润将亏损5100亿日元,并提出了削减员工工资、削减机械材料的方针。JAL也预估3月期的合并纯利润将达到2400-2700亿日元左右的赤字。

 

从入境游到内需振兴

为了恢复国际旅游业,随着疫苗和治疗药物的开发和普及,将缓和世界性的感染蔓延,各国除了放宽出入境限制外,人们还将放松对新冠病毒的恐惧心和警惕心,在海外旅行中可以毫无顾虑地出发,毫无抵触地接受入境的环境,更重要的是恢复国际旅游不可或缺的航班。

日本的入境游,即使政府急于缓和出入境限制,在国民的警戒心和抵抗感还根深蒂固的情况下,“旅游解禁”到底好不好,或者是苦于经营不振的各航空公司能否恢复在国际航线上的运营能力,存在许多课题。

由于入境复活的不确定性,目前需要“内需振兴型”计划,以复活21.9万亿日元的国内旅游市场(图4)。

在感染尚未得到控制的情况下,广泛且大规模的活跃化移动所带来的感染扩大的风险,以及抱有警戒感的人不在少数,使“附近·当地旅游”的需求开拓成为重要课题。

附近·当地旅游,不仅能促进当地的消费,还能重新发现、重新认识身边地区的魅力,作为培养对地区的自豪感和依恋的机会也很重要。但是,附近、当地旅游大多为当天往返,消费额很少。如何将一日游转换为住宿需求成为一大课题。需要创造“来访的理由、住宿的意义”,并提出诉求。对于住宿业来说,开展“想回去就可以回去”的附近·当地旅游,是迈向“想住的旅馆”观光目的的旅馆建设的第一步。

 

Go to Travel 的功与过

作为全国性的旅游需求刺激措施的“Go to Travel Campaign”从7月22日开始实施。提前旅游是出于政治上的压力和揣度,这只是推测,但是在担心东京的感染扩大的情况下,紧急将东京排除在外也要引入的强硬做法,有人提出了质疑。如果将东京排除在外,除了经济效果会减弱的担忧之外,东京都内苦于入境游亏损的经营者也因此而大为失望。从10月开始东京也加入进来,范围已扩大到了全国,但由于感染在11月后有再次蔓延的趋势,因此是否继续下去遭到了质疑。

“Go To”政策评价不仅要验证(1)是否取得了主要目的的效果,(2)制度设计和运用过程中是否存在问题,也需要验证(3)是否出现了令人担忧的负面效果和意想不到的副作用。

 “Go To”对于在“新冠病毒”中遭受严重打击的旅游相关企业来说,可谓是“久旱逢甘霖”。截至10月15日,“Go To”的实际使用人数约为3138万次住宿,支援金额达到约1397亿日元(观光厅11月13日发表)。受此影响,客房运转率在8月和9月份分别恢复到31.9%和35.6%(图2)。旅游业的交易额也在8月份比去年同期减少了86.3%,9月份恢复到同比减少78.9%(图3)。

另一方面,也有人指出了问题。整体来看需求有所增加,但是收益更多的是由于打折而“住得实惠”的相对价格高的旅馆,折扣额度小而感觉不到实惠的低价旅馆优惠较少。结果,“Go To”的支援效果对有品牌力的旅馆有利。“值得指名选择”的旅馆,总有一天想住的憧憬的旅馆,获得了更多的需求。也就是说,即使在政策的支持效果下,也在考验旅馆的揽客能力。

从一开始,就包括取消费用的混乱,对一部分旅行社的额外预算分配,甚至“过高的价格设定”的住宿计划和商务旅行的适用除外、住宿天数限制的出台等,规则被一次又一次地改变,造成混乱。[1]

虽然是在新冠中的紧急援助措施,而且由于紧急的提前而没有充分的讨论和准备的余地,在制度设计和运用过程中问题不断发生,每次规则变更都得到了冷淡的评价。另外,对于未与都道府县进行“政策融合”的情况下引进仍然存在疑问。

对于“Go To”最令人担忧的事态是,在感染没有得到控制的情况下,如果唤起旅游需求,移动变得活跃的话,会导致感染扩大,进而延缓收尾,使困境延长。虽然很难验证“Go To”是否导致感染扩大,但这不是可以忽视的问题。不过,在导入这一政策时,即使感染稍微扩大,如果有优先对旅游相关事业者进行经济支援的政治判断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在感染再次扩大的过程中,暂时停止、限定地区等,有些事情可以做。应该优先考虑什么?担心政治的含糊不清。令人担忧的是,应对迟缓有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恶化。

旅游业务的课题

(1)住宿业—从“Go To特需”到自主招揽客人

“Go To”终究是一次性的特需,只不过是一时的享受而已。另外,也有人担心需求“提前”带来的反作用。不管怎样,结束后能否继续确保需求是一个很大的课题。利用“Go To”的更高一级的旅馆使用体验与需求的“升级”相连,即使没有折扣也想住的旅馆能否获得新的顾客,今后的动向备受关注。

 如果“Go To”结束,被“实惠感”刺激的特需也会消失。在“Go To”结束后的自主化阶段,没有独自吸引客人能力的旅馆可能会被淘汰。无论是入境游还是国内旅游,如果依赖于旅游社的旅游送客,就无法成为个人旅行时代、网络时代所选择的旅馆。对于“自发性的观光需求”,需要“自发性的招揽客人的努力”。到时候能否成为“有被指名的价值的旅馆”、“有访问的理由,有住宿的意义的旅馆”-“Go To”结束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实力考验。

只有豪华的料理和精致的招待并不是旅馆的魅力。舒适的氛围,工作人员和嘉宾之间的互动…等等,有着“被选择的理由”的旅馆要发挥“独特性”,在多样的住宿需求中活用各自的特征,谋求“分栖共存”。

并且,工作旅行(Workation)[2]和卫星办公室等,以新冠病毒为契机,应对有可能提高的新需求也将成为课题。

(2)航空业―事业重组的关键是LCC(低成本航空)?

因“新冠病毒”而苦于需求减少的航空公司,在世界航空需求前景尚不明朗的情况下,首先要恢复国内航线的需求,积累货物收益,恢复国际航线的运营能力。但是,由于在线会议等的落实,商务需求持续减少的话,也有可能影响到国内航线的收益恢复。与商务需求不同,旅游需求相对容易受到价格的影响,如果对具有根据星期和季节的变动等不稳定因素的旅游需求的依赖度提高,也有可能导致价格水平的降低。如果国内航线的收益恢复缓慢,将影响国际航线的恢复,也会给入境游的复活蒙上阴影。

在这种情况下,ANA控股公司宣布,作为继ANA、Peach之后的“第三个品牌”,计划开通中距离LCC (低成本航空)。第三品牌不仅在价格区间,在顾客层、路线、服务等方面也避免集团内部的“自身蚕食”(两败俱伤),实现分栖共存的同时,在谋求与竞争对手的差异化的基础上,还被问到采取怎样的“独特的销售主张(USP)”。JAL也表示,今后将以获取旅游需求为目标,同时由于全服务型的航空公司 (FSC)难以盈利,将积极利用LCC。已经成立了子公司ZIPAIR,开始了中长距离LCC的航运。

今后,航空服务可能会根据顾客层、用途、价格等产生多样的选择(业态)。

新冠病毒带来的可能性

我们不仅亲眼目睹了在新冠中低迷不前的旅游产业面貌,也有机会想象旅游产业未来的面貌。

在被迫进行远程办公的情况下,我们想象着新冠病毒之后的一种新的工作方式,并构想出了可以自由选择工作方式、休息方式、时间和场所的生活方式。只要具备了ICT环境,就可以在自然丰富的环境中舒适地工作,也可以适当地放松心情。

这种工作和休假相结合的新形式被称为“Workation”。对于这样的工作方式和休息方式,也有“没有工作的张弛有度”“把工作带到旅游地的话就不能享受”等负面否定。但是,在坚持远程办公的过程中,很多人发现不去办公室也能做的工作意外的多,在家能做的事情在度假村也能做。讽刺的是,新冠病毒或许给旅游业带来了新的商机。对于地区来说,这是一个新的交流和获得相关人口的机会,因此受到关注,住宿业者也开始着手采取应对措施,以满足他们的Workation需求。

在新冠中,ICT带来了另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即使不出门,也能与地区相连,享受那份恩惠”。想必也有人体验过通过网络与地区联系,体验了用快递享受地区产品的乐趣吧。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许有人会在脑海中描绘利用VR (virtual reality)享受观光的时代。也有很多人说,因为这样的不足,“反而激发了想去的心情”。VR有不足的时候作为提高访问心情的宣传而发挥作用。但是,随着技术的进步,也许有一天会用VR与地区相连,把享受叫做“观光”。这也许会为不容易出行的人们提供一个“环球旅行”的机会,让人们享受“观光”。

人们生活方式的变化和技术的进步会使旅游呈现怎样的面貌呢?也许在新冠中,我们无意中看到了那光芒的一部分。

结束语

新冠病毒带来或将带来的变化多种多样。在这里,我想提三点。

(1)不仅仅是去远方的旅行,通过近距离的旅行,带来了新发现身边地区“闪光点”的机会。

(2)随着远程办公的扎根等工作方式的变革,以商务为目的的旅行需求减少,由此预计住宿和交通业者对观光的依赖度也将提高。另外,以工作为目的访问地区的Workation与纯粹的长期休假相比,限制较少,根据情况的不同,可能会引发频繁访问地区的需求。与至今为止的观光不同,有可能成为在地区“享受生活”的新方式。

(3)由VR、AR (Augmented reality)、MR (Mixed reality)组成的“新旅游”(?)也备受关注。就像把游戏称为运动的时代已经到来一样,是否将其称为旅游暂且不论,技术的进化很有可能催生出“新的地区享受方式”。虽然不能确定它是否会成为现在观光的替代品,但当它成为现实的时候,现在的观光产业还能在多大程度上保持形态呢?新冠病毒带来的影响实在太大了。这不仅仅是疼痛的大小,也是变化的加速。今后观光的方向在哪里呢?不是千篇一律和扩大量为目标的旅游,而是根据各种各样的需求产生各种各样的观光享受旅程,每一次的旅行都会成为各自重要的回忆,期待着能成为将地区的客人变成粉丝的经验价值高的观光。我们不能忘记,带来这一切的不仅是技术,还有人性化的因素。期待新冠病毒后的时代,成为追求“Quality of Tourism”(QOT)的时代。

(2020年11月20日完稿)

[译自《中央公论》2021年1月刊,本文经中央公论新社同意翻译转载。

[1] 作为“Go To”的问题点,除此之外,还指出了不正当获取地区通用优惠券、事务局借调人员日薪问题、旅行业者的折扣相当额支付延迟、旅行业者之间的信息不均衡等。另外,也有人指出,住宿业者对“行政的不信任与不满”、“与旅游业的隔阂加深”(山田静)招致旅游业的对“社会的不信任”和“行业内分裂”(神田达哉)(《周刊旅行杂志》2020年11月9日)。

[2]  为了普及工作旅行(Workation),(1)创造个人自由选择的机会;(2)企业提供设施和程序的选择;(3)解决劳务管理上的课题等,企业内部需要“制度化”。即使是在地区,对使用者来说,也需要营造便于工作、可以放松精神的环境、逗留期间的生活便利以及与当地交流的机会等有吸引力的活动。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