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的成长与日本 (上)
从“工厂”向“技术革新”基地的转变 (2018年6月20日)

户堂康之 (独立行政法人经济产业研究所教职研究员,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术院经济学研究科教授)

亚洲的成长与日本(中)
大城市享受人口红利 (2018年6月15日)

大泉启一郎(日本综合研究所调査部高级主任研究员)

从未修改的长寿宪法 (2017年11月14日)

牧原出 (东京大学教授)、肯尼斯·盛·麦克尔韦恩 (东京大学副教授)

围绕iPS细胞的社会与科学
以伦理、法律、社会性课题为主轴思考下一个十年 (2017年10月30日)

八代嘉美 (一般社团法人 日本再生医疗学会 理事长助理・京都大学 iPS细胞研究所 上广伦理研究部门 特定副教授)

天皇的水研究和国际社会

  从中世纪的水运研究到“为了幸福、和平、繁荣的水”。对“水”的关注,发展到作为联合国委员会名誉主席考察并呼吁解决世界的水问题。天皇对水究竟有什么情节呢?   格外炎热的“令和”元年第一个暑期,天皇也在百忙之中抽空热衷于水的研究。即位3个月后,天皇重新开始了水的研究。我被邀请到皇居为天皇做学术讲义,天皇一如既往地用柔和笑脸迎接我。那天的话题涉及水供应、卫生、气候变化,以及水、食物和能源、与水有关的文化和信仰等等,大大超过了预计的一个小时。 天皇面对水的课题,并将此作为自己的终身事业。在皇太子时期,他在有关水的主要国际会议上所作的主旨演讲多达11场,呼吁国际社会共同解决水问题。激起他全力开展活动的动力是什么呢?我认为是天皇体恤国内外的社会弱势群体和不幸的人们的强烈情怀,以及基于塑造令和时代的皇室形象的强烈想法。 天皇的水研究和国际活动的足迹 天皇针对水的研究可追溯到1980年代。契机是他执笔学习院大学的毕业论文《中世瀬戸内海水运的考察》、牛津大学留学时的硕士论文《关于18世纪泰晤士河的运输船舶以及运输业者》。对水的兴趣更上一个台阶的契机则是,天皇在自著《从水运史到世界的水》中提到过的,1986年访问尼泊尔, ... ...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