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的成长与日本 (上)
从“工厂”向“技术革新”基地的转变 (2018年6月20日)

户堂康之 (独立行政法人经济产业研究所教职研究员,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术院经济学研究科教授)

亚洲的成长与日本(中)
大城市享受人口红利 (2018年6月15日)

大泉启一郎(日本综合研究所调査部高级主任研究员)

从未修改的长寿宪法 (2017年11月14日)

牧原出 (东京大学教授)、肯尼斯·盛·麦克尔韦恩 (东京大学副教授)

围绕iPS细胞的社会与科学
以伦理、法律、社会性课题为主轴思考下一个十年 (2017年10月30日)

八代嘉美 (一般社团法人 日本再生医疗学会 理事长助理・京都大学 iPS细胞研究所 上广伦理研究部门 特定副教授)

JFA会长与病魔斗争、康复以及今后:我和足球、奥运会都不会输给新冠病毒!

田岛幸三 日本足球协会(JFA)会长、日本奥林匹克委员会副会长 被感染当事人的声音 ――3月中旬,田岛先生实名公布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的消息,给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田岛幸三 现在想起来,恐怕是在欧洲感染的。我2月中旬参加了在英国贝尔法斯特举行的国际会议,又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参加了关于2023年女子世界杯申办的重要会议,对手国也将进行演讲。我们也得到了演讲的机会,所以不可能取消。回想起来,当时的欧洲和现在情况完全不同,街上没有一个人戴口罩,都在自然地握手和拥抱。被熟人拥抱的时候,也有一些担心,但还是无法拒绝。在海外出差的时候,和我同行的3名日本人必须把手消毒后吃饭,在房间里漱口和洗手,所以当时的戒备意识比欧洲人要高。我之后去美国看了女子日本代表比赛,3月8日回国了。回想起来,纽约的酒吧也是人山人海,简直就是“三密(密闭,密接,密集)”。              另一方面,我出差之前自2月26日JFA开始让大家在家工作。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中国武汉疫情严重,紧迫感越来越高。我自己在那之前没有在家工作过,说实话,对网络会议感到困惑。因为我觉得“会议是面对面才能开的”。但是,考虑到这种新型病毒的危险性,我认为尽早切换到在家工作比较好 ... ...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