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的成长与日本 (上)
从“工厂”向“技术革新”基地的转变 (2018年6月20日)

户堂康之 (独立行政法人经济产业研究所教职研究员,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术院经济学研究科教授)

亚洲的成长与日本(中)
大城市享受人口红利 (2018年6月15日)

大泉启一郎(日本综合研究所调査部高级主任研究员)

从未修改的长寿宪法 (2017年11月14日)

牧原出 (东京大学教授)、肯尼斯·盛·麦克尔韦恩 (东京大学副教授)

围绕iPS细胞的社会与科学
以伦理、法律、社会性课题为主轴思考下一个十年 (2017年10月30日)

八代嘉美 (一般社团法人 日本再生医疗学会 理事长助理・京都大学 iPS细胞研究所 上广伦理研究部门 特定副教授)

对辜负信任的韩国敲响警钟 — 日韩出口管理问题,什么是使事态愈趋升级的元凶?

政治意图和媒体产生共振 围绕出口管理问题,韩日关系陷入了不必要的僵局。我们先回过头来看看其背景吧。 事情的起因是日本7月1日经济产业省的新闻发布,标题是《关于对韩国出口管理运用的修改》。说到底这是“实行严格的制度”的表现。 但在发表后不久的报道中,“禁止出口”、“启动出口限制”、“对抗措施”等刺激性的、过激的标题跃然纸上。最近总算改变了“出口管理严格化”、“排除出口优惠”的措辞,真花了多很长时间。不过,在一些媒体报道中,“出口限制”一词仍在被反复地使用。这种反差究竟是什么? 恐怕是囫囵吞枣地相信了一些政权核心人物的说明,是与经济产业省的新闻发布相距甚远的报道吧。 日本国内围绕原劳工问题,要求韩国政府采取对应措施的呼声高涨,政权内部也在暗地里摸索对策。在这种情况下,想把此次措施“当作”“事实上的对抗措施”,或者作为对抗措施“给别人看”的政治动机发挥了作用吧。而且也恰好瞄准了韩国对原劳工问题做出回答的时机。 当初,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招待会上明确表示:“这不是对抗措施。”但安倍首相自己也提到了因为原劳工问题而导致日韩两国信赖关系受损的背景,焦点就聚集在这里。 想回应对韩强硬的国内舆论。也想给韩国传递信息。这些都是可以理的很自 ... ...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