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的成长与日本 (上)
从“工厂”向“技术革新”基地的转变 (2018年6月20日)

户堂康之 (独立行政法人经济产业研究所教职研究员,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术院经济学研究科教授)

亚洲的成长与日本(中)
大城市享受人口红利 (2018年6月15日)

大泉启一郎(日本综合研究所调査部高级主任研究员)

从未修改的长寿宪法 (2017年11月14日)

牧原出 (东京大学教授)、肯尼斯·盛·麦克尔韦恩 (东京大学副教授)

围绕iPS细胞的社会与科学
以伦理、法律、社会性课题为主轴思考下一个十年 (2017年10月30日)

八代嘉美 (一般社团法人 日本再生医疗学会 理事长助理・京都大学 iPS细胞研究所 上广伦理研究部门 特定副教授)

东京都的新冠病毒对策 ―在老龄化加剧的大城市控制感染的挑战―

东京都知事  小池百合子 公共卫生为大城市东京的新冠病毒对策提供支持 今年,即2020年,本应是东京迎来奥运会和残奥会的赛事之年。但在全世界受到了新冠病毒的冲击之下,不得不将其推迟到明年举办。跟世界各城市的首脑们一样,我也正在与那看不见的敌人作战。作为日本的首都,东京是一个拥有约1400万人口的大城市。东京的老龄化比例极高,满65岁以上的人口数占比达到23.3%。但是,截至2020年12月10日目前,新冠病毒的累计感染确诊人数约为4万5千5百人,累计死亡人数约为530人,重症住院患人数约为60人。近期,新冠病毒的感染确诊人数在持续增加,11月19日,东京都已经将警戒级别提升到最高,即便如此,在与其他大城市相比之下,东京都对疫情传染的控制仍然较为成功。作为一个大城市,东京都为何能将新冠病毒的感染控制在相对较低的水平呢?尽管人口老龄化日益加剧,为何新冠病毒导致的重症患者和死亡人数却如此之少?关于这个“谜”,我经常被海外的各位问及。 据我分析,其中主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在日本,人们戴口罩的比例非常高。曾自100年前流行的“西班牙流感”以来,在日本戴口罩已成为人们的一种极其普遍的习惯。再加上从新冠病毒流行的早期开始,我本人也曾反复地要求 ... ...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