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的成长与日本 (上)
从“工厂”向“技术革新”基地的转变 (2018年6月20日)

户堂康之 (独立行政法人经济产业研究所教职研究员,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术院经济学研究科教授)

亚洲的成长与日本(中)
大城市享受人口红利 (2018年6月15日)

大泉启一郎(日本综合研究所调査部高级主任研究员)

从未修改的长寿宪法 (2017年11月14日)

牧原出 (东京大学教授)、肯尼斯·盛·麦克尔韦恩 (东京大学副教授)

围绕iPS细胞的社会与科学
以伦理、法律、社会性课题为主轴思考下一个十年 (2017年10月30日)

八代嘉美 (一般社团法人 日本再生医疗学会 理事长助理・京都大学 iPS细胞研究所 上广伦理研究部门 特定副教授)

不想给人添麻烦……沉入都市底层无声的孤立者们

石田光规(早稻田大学文学学术院教授)    “孤独·孤立”这些词,自从2010年日本NHK电视台播出“无缘社会”专题报道之后,常常可以耳闻目睹。大约在那10年后,菅义伟内阁设立了“孤独、孤立对策担当大臣”,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当关注孤独、孤立问题的同时,像是唱反调般也涌现出重新审视孤独、孤立价值的议论。即所谓应承认“一个人的价值”的议论。考虑到这些意见,最近使用“非自愿的孤独和孤立”这种说法来限制问题的存在方式,其倾向可见一斑。 但是,孤独、孤立的问题并不是单纯到可以用自愿、不自愿等心态来分类。例如,经历了公司倒闭、离婚、朋友背叛的结果,想一个人生活,这样的人会被认为是自愿的孤立吗? 在重视自我决定的社会,对于某件事的同意与否,往往从当事人的内心态度来判断。在这样的社会里,不愿发声的人,往往被认为虽有些消极,同时默认了眼下的现状。这种判断方式,只是因为当事人没有发出声音,难免导致忽略需要帮助的人,从根本上加剧了孤独和孤立问题。 本稿以居住在首都圈的人们为对象,根据问卷调查结果,探索孤立人群的实情,讨论将孤立与否归咎本人意愿的这种看法的危险性。 被排除的人们 正如社会学家桥本健二所指出的那样,日本从2000年代开 ... ...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