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的成长与日本 (上)
从“工厂”向“技术革新”基地的转变 (2018年6月20日)

户堂康之 (独立行政法人经济产业研究所教职研究员,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术院经济学研究科教授)

亚洲的成长与日本(中)
大城市享受人口红利 (2018年6月15日)

大泉启一郎(日本综合研究所调査部高级主任研究员)

从未修改的长寿宪法 (2017年11月14日)

牧原出 (东京大学教授)、肯尼斯·盛·麦克尔韦恩 (东京大学副教授)

围绕iPS细胞的社会与科学
以伦理、法律、社会性课题为主轴思考下一个十年 (2017年10月30日)

八代嘉美 (一般社团法人 日本再生医疗学会 理事长助理・京都大学 iPS细胞研究所 上广伦理研究部门 特定副教授)

评价安倍经济学的七年 — 比起金融、财政,需要加速劳动改革

< 要点 > 2%通货膨胀目标设定上下1%的幅度 如果扩大负利率,就必须制定针对银行的对策 需要提高劳动的流动性和年轻人的工资 2012年12月第二次安倍政权成立以来已经过去6年半。此间景气持续变好,雇佣状况得到明显改善。虽然大多数人认为没有切实感到收入的增加,不过,在生产年龄人口的减少和老龄化之中,经济增长率大体上也超过了1%。由于异次元(金融)宽松效果,平均通货膨胀率也控制在稍微低于1%左右的增加范围内。 但是也有批评。简而言之,在稳定发展的经济形势下,受进入第7个年头的安倍经济学的影响,宏观经济状况虽然大幅改善,但财政平衡目标和通货膨胀率目标并未实现。安倍经济学的成果在13~14年较为显著,此后,虽然没有恶化,但也没有得到显著的改善。虽然股价停留在高水准,但没有保持持续上升的趋势。 在增长率方面,为了突破1%这个目标,也缺乏通过技术创新提高人均生产总值的效率。通货膨胀率未达到2%的目标。虽然财政赤字逐渐缩小,但“基础财政收支平衡”尚未实现。 另一方面,也有人指出,由于异次元宽松政策的长期化导致的副作用正在扩大。由于收益率曲线(Yield Curve)平坦化,依靠利用长短期利息差来进行资产运营的半数以上地方银 ... ...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