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文库 > 第四十八期 > 气候变化对策与金融:中央银行要积极参与脱碳
第四十八期 ,经济  2021年11月15日

气候变化对策与金融:中央银行要积极参与脱碳

白井小百合庆应义塾大学教授

〈要点〉

  • 政府要推进培养绿色金融对策
  • 发行绿色债券、提供环境债券指标
  • 日本央行要以环境为购买公司债券和ETF(交易所交易基金)的标准

 

白井小百合教授

近年来,支持改善环境问题的绿色金融备受关注。为了与产业革命前相比世界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抑制在1.5度左右,为实现截至205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到净零排放的目标需要大量资金。根据国际能源机构(IEA)的估算,到2030年为止,世界的年投资额将达到目前的2倍多,达550兆日元(约5万亿美元)左右,之后到2050年为止每年基本需要相同的金额。

虽然欧洲在同一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但是支持亚洲减排的金融市场的发展也给日本带来掌握主导权的机遇。关于绿色金融的现状与对策以及中央银行发挥的作用进行一下探讨。


在金融市场,气候变化的风险还没有完全融入价格中,与化石燃料相关的过剩投融资相比,绿色金融资金不足。由于碳价格过低,市场发生了错误定价。

气候变化有物理风险和转型风险。前者是由自然灾害引起的生产减少、资本库存损毁、粮食不足等产生的风险。后者是在加强环境限制、提高碳价格、废除化石燃料补助金、扩大绿色投资的实施过程中,由于企业的新陈代谢、不能回收投资的搁浅资产、物价上涨以及诉讼而产生的风险。

两个风险是反向关系。如果气候变化对策保持现状的话,转型风险会降低,但是物理风险会上升。其结果是,到21世纪末为止世界平均气温上升3度以上,有可能促进对生产、生活困难的地区和健康增加损害的可能性(图A的情景)。

 

关于对金融市场的影响,例如,随着A情景中物理风险的显著化,越是脆弱的国家、地区和企业,证券、房地产价格会下跌。但是其过程预计会经过几十年慢慢地反映出来。与此相反,转型风险的显著化是受政府开始推出根本性气候对策的时期左右,排放多的行业、企业股票、固定资产价值下降,绿色相关行业和公司的股价和资产价值会上升。

 

 

如果从现在开始世界为了实现净零排放顺利采取对策的话(B情景),和推迟对策后需要采取更严格对策(C情景)相比,可以避免金融市场的巨大波动。

 

目前金融市场的价格没有充分反映这种风险,不仅是因为气候预测方法和数据不足带来较高的不确定性。今后预想的排放量途径将朝着图的哪个方向发展,市场参与者很难看清也是原因之一。这是因为很多发出“零污染宣言”的国家迟迟没有开始采取与之吻合的战略,而且很多想发展经济的新兴国家都在犹豫削减排放量。

另外,ESG(环境、社会、公司治理)投资的资金提供者大多需要从受托人负责确保一定程度的运用收益率,所以总是期待从投资处在几年内取得成果。因此,很多企业犹豫是否要对风险大的环境技术和费用高的绿色设备进行投资。

绿色金融的发展,以各国关于气候变化对策的费用和利益促进国民理解,实施大胆对策的领导能力为大前提。由于能源税制改革和排出框架交易制度的活用,提高碳价格不可或缺。

政府有必要明确绿色活动的定义和范围。虽然也有绿色债券(环境债券)原则和环境评价公司的评分,但与净零目标的关系并不明确。如果投资家也设定了政府公认的数值基准,那么很容易预测环境效果。转型(向脱碳转型)活动的定义如果导入期限和阶段性数值目标的话也有说服力。

接下来,日本等各国政府应该发行明确绿色定义的绿色债券,提供绿色贷款的标准(指标)。ESG投资家的需求很大,因此可以筹措比普通国债更充沛的资金。

此外,对于企业,包括排放量的信息公开和中长期目标的设定在内,阶段性地承担基于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建议的信息公开的义务也很重要。


为了完善气候变化对策,中央银行该尽可能地纠错误定价。中央银行为了使经济整体得到普遍的金融政策效果,一直以来贯彻市场中立原则,但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很有可能推迟实现净零排放目标。

首先,由于担忧气候变化风险会威胁到金融稳定,中央银行开始通过气候压力测试和排放量信息公开促进投资和贷款组合的绿色化。英格兰银行正在就图中的3个情景以银行・保险公司为对象实施压力测试,其他的央行也会追随吧。

作为金融政策,英格兰银行改变了购买公司债券的市场中立原则。为了促进企业实现净零排放行动,发表了倾向于绿色标准的购买和要求阶段性强化环境行动原则的协议文件。欧洲中央银行(ECB)也加入了同样的框架,开始研究以信息公开作为购买、担保对象的前提等方案。两个央行从气候变动的观点,对保留低效的资源分配会造成排放削减推迟表现出危机感。

 

日本央行以向银行提供资金为中心,以促进脱碳投融资为条件开始提供低利率融资。这个决定值得肯定,但是银行的绿化需要时间,所以对企业行动的影响还是间接和有局限性的。有必要与金融厅合作,促使银行对设定大幅度的减排目标和公开数据的企业采取优先措施。

目前贷款期间1年内可以无限制地重新借贷,这可以和包括以4年为期限的环境和能源事业在内的“增长基础强化支援资金供给制度”进行统一协调,可以探讨延长期限。将来,应该采用购买公司债券之际导入环境标准,采用像英国那样的倾斜式、阶段性的强化原则。在购入ETF的时候,例如,只能转为选择根据销售额中绿色比例而定的品牌等,是时候探讨直接促进企业改变行动的对应措施。因为比起强调中立性原则,绿色金融市场的发展才是紧迫的课题。

世界的央行以物价稳定作为最优先使命,打算在这个范围内支援政府的气候变动措施。也就是说,一方面贯彻以往的方针,即通过主要政策手段的政策利息来影响经济整体,另一方面,对于量化宽松和长期的银行支援逐渐需要适用环境标准的框架。

如果世界的排出途径为图的A情景的可能性变大的话,发生伴随着减产和物价上升、波动大的滞涨,就有可能会破坏金融稳定。这样一来,央行有可能被迫从根本上重新审视包括通货膨胀目标的标准变更和授权(政策目标)的精细化在内的金融政策框架。

翻译责任:日本综述。本篇报道首次刊登在《日本经济新闻》2021年9月17的专栏《经济教室》中,题为《气候变化对策与金融:中央银行要积极参与脱碳》(日本经济新闻2021年9月17日)。经笔者的许可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