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文化

文化档案

No.41
第四十一期 ,文化  2019年9月30日

世界之最“松方藏品”超级入门 造就国立西洋美术馆的实业家的坎坷人生

现在,上野公园已成为一大文化据点,其中心以勒·柯布西耶设计的现代国立西洋美术馆而举世闻名。 很多人在这个美术馆里或许参观过莫奈的《睡莲》吧。馆内展示着雷诺阿、高更等名画,还有《思考的人》、《地狱之门》等罗丹的雕刻收藏品,即使在世界范围内也弥足珍贵。 可是,这些美术品曾经是一个日本实业家的收藏品,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的初衷就是为了收藏这个男人的藏品,响应法国政府的要求而修建,这些是现在不太为人所知的事实。实业家的名字叫松方幸次郎。他是明治时期日本内阁总理大臣松方正义的第三个儿子,是川崎造船厂(川崎重工业的前身)的第一任社长,同时也是神户报社和国际轮船的社长。他曾多次远渡欧洲,从事船舶贸易,并在19世纪10~20年代的巴黎和伦敦购买大量美术品,梦想着在日本建造美术馆。但是,由于金融危机,松方的梦想破灭了。在日本的千件以上的收藏品被债权人卖掉,散失。留在伦敦的约900件作品在仓库的火灾中烧毁。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在巴黎保管的约400件艺术品作为“敌国资产”被法国政府接管。结果,松方在有生之年都无缘再见自己的藏品一眼,于1950年去世,享年84岁。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罗丹的《思考的人》、《地狱之门》 Photos: 663highl ... ... [阅读更多]

No.39
第三十九期 ,文化  2019年7月19日

对谈:对“过度观光”说不 让“文化城市”京都免遭观光公害

京都这个城市的课题 清野 21世纪的前途产业“观光”产业在得到推捧的同时,车站和观光名胜的拥挤和礼仪违反等威胁市民生活的场面也开始进入人们的视线。今天就最受观光客青睐的京都是如何认识课题、如何采取措施、有什么样的解决办法,我想听听两位的意见。 阿列克斯·科尔(Alex Kerr) 首先我要澄清的是,我和主持人清野女士在2019年3月出的《观光亡国论》的标题绝对不是希望“亡国”。 我自己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预测了观光的光明未来,在京都租过一整栋町家(民房),还在偏僻地方实践了民宿事业。30多年以来,我始终期待通过观光实现“立国”。《观光亡国论》也是在这种期待的心情中,论述和考察了日本的观光如何才能更进一步,以及对未来的展望。 门川大作 首先我想强调的是京都不是“观光城市”。京都从传统产业到前沿产业都积累了“产品制造”的历史,并且从能、狂言、华道、茶道、香道到现代艺术,丰富多彩的文化“物语制造”交织重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京都具有宗教城市、学术城市、国际城市、文化艺术城市等各种深层次的特性,不是观光摆在首位的城市。 清野 京都绝不可自行以“观光”为卖点。 门川  京都在观光方面得到了很高的评价,其根本在于文化。但是,事实上观 ... ... [阅读更多]

No.39
第三十九期 ,文化  2019年7月4日

有两个故乡的画家藤田嗣治

今年(2018年)的夏天异常炎热,在东京上野公园内的东京都美术馆,举办了“没后50年藤田嗣治展”。最早期,即从藤田去法国以前在东京美术学校(现在的东京艺术大学)开始学习油画开始,到晚年,在法国、香槟地方的兰斯城,致力于自己设计的圣母多拉普(和平的圣母)礼拜堂的营造。本展收集了到20世纪60年代为止,以油彩画为中心,汇集了水彩、素描、版画、陶瓷器等主要作品120多件珍贵作品。 正如展览会的标题上写着“没后50年”一样,藤田嗣治去世是在距今正好50年前的1968年1月。这件事,我当时在美国的时候就知道了。 这一年1月,圣路易斯召开美国美术史学会年度大会,借此机会我在螺旋桨飞机和大型灰狗巴士的摇晃下,在西部各城市周游了两周。不管走到哪里,在广阔的合众国中西部,景色都是一样。最后,从堪萨斯城乘喷气式飞机深夜回到纽约,在第二天早晨,久违地拿到了一本《纽约时报》,得知藤田嗣治在苏黎世医院因癌症去世的消息。 “藤田,20年代的日本人画家去世,享年81岁”–报纸的标题是以相当显眼的形式编排而成的。并且在那下面,还刊登了藤田自画像,头上戴着黑框眼镜,肩上还放着爱猫。被认为硬派高级报纸的《纽约时报》中,将日本画家的死亡报道得如此之大 ... ... [阅读更多]

No.36
文化 ,第三十六期  2018年7月25日

“新古今”800年

 大多数日本报纸每个星期总要有一版刊登由读者投稿的和歌(31音节的短诗)和俳句(17音节的短诗)。俳句是从和歌分离出来的。这无疑是诗歌已渗入日本人日常生活中的一种佐证。日本天皇在每年的新春时节,总要自己出题举行和歌比赛,国民纷纷响应作诗参赛。 这种习俗由来于悠久的宫廷和歌传统。宫廷和歌的优秀作品被收入在21部敕撰集里(奉天皇之命编撰的诗集),其中最高等级的敕撰集是《新古今和歌集》。而且,作为例外,下令编撰的国王(天皇)亲自担任主编。这部特异的豪华诗集诞生至今(2005年)正好是800年。 作家丸谷才一(1925-2012)撰文祝福这个纪念日。 1205年3月26日,举行了《新古今和歌集》完成的庆祝活动。实际上诗集并未完成,后来又继续进行了数年的编撰。如果不拘小节,今年(2005年)正值《新古今》诞生800周年,实在可喜可贺。因为这是一部显示和歌颠峰的诗集,即所谓日本文学精华的集大成者。江户时期(公元17世纪初期到19世纪中叶)伟大的文学研究者本居宣长把《新古今》肯定为至高无上的诗集,他调侃那些对这部名歌集持非议的人是不懂风雅。笔者亦以为,无论是《平家物语》、世阿弥的“能”,还是芭蕉的“非谐”,都是在受到《新古今》决定性的影响 ... ... [阅读更多]

No.32
文化 ,第三十二期  2018年2月7日

回归欧洲故里的法国近代绘画藏品― 看“石桥财团普利司通美术馆的杰作展” ―

三浦笃教授 远东的岛国日本有很多优秀的美术作品闻名世界,但实际上除了日本美术外,日本也有很多西洋美术藏品鲜为人知。希望大家知道日本有好几家收藏法国近代优秀绘画作品的美术馆,最近它们在欧洲也开始被关注和介绍。 其实,进入2017年之后,在巴黎的橘园美术馆举办的“普利司通美术馆的杰作”展,受到格外瞩目。(http://www.musee-orangerie.fr/fr/evenement/tokyo-paris-chefs-doeuvre-du-bridgestone-museum-art-collection-ishibashi-foundation)。 主要内容是介绍以株式会社普利司通的创业者石桥正二郎(1889-1976)珍藏的西洋近代绘画作品为中心的藏品。橘园美术馆以有深爱日本美术的莫奈的壁画作品≪睡莲≫而闻名,能在此举办画展可谓最适合不过。出展作品以雷诺阿的≪Sling Jor Jet Charpantier≫(图1),塞尚的≪圣维克多山和黑色的城堡≫,毕加索的≪抱膀坐着的Saltimbanques≫为首的绘画、雕刻作品共计76件。其中,青木繁的≪海之幸≫(图2)、藤岛武二的≪黑扇≫等近代日本的代表名作也在其中。 此前 ... ... [阅读更多]

No.31
文化 ,第三十一期  2017年8月16日

与富士山为同乡的诗人

“和富士山是同乡其实也是有些困惑的”。 有一次,大冈曾这样告诉我,虽然他口头上这么说,但从他的言谈举止中看不出他真的有什么困惑之处。 大冈信是静冈县三岛市人,这里位于伊豆半岛的最北边与本州岛交界处。依山傍水,既可以眺望灵山之峰,也可以饮用柿田川的伏流水,好山好水养育了生活在这片土地的人们。虽说很多人出身于名胜风景区,但对于现代诗人来讲,这不能只是个噱头。 万叶之时从古至今,富士山一直征服着日本人的心灵,是一处掌控了几乎所有特权的秘境山地。从山地的赤人开始到葛饰北斋,再到小泉八云,富士山一直是日本的象征,这也是恒古不变的主题。但不幸的是,富士山被利用到一些提倡爱国主义的层面,在一些通俗的爱国歌谣中甚至出现了像“完美无瑕(金瓯无欠)”一样的比喻。但归根结底,特权的最高境界总是伴随着其通俗性的。 另一方面,现代诗人比如现代艺术家等人,总会将有特权的、通俗的、体制内的、再加上一些良知性的元素有效地碎片化并且融合为一体。当然,日本有着独特的俳句和短歌的传统,和外国相比,传承这些形式和主题的社会潮流之盛行,大约也因此促成了一批又一批前卫诗人逆流而上的叛逆心吧。从形式上来讲,内容点和一些具有权威性的约束都被打破,日语的语法、词藻也历经了千 ... ... [阅读更多]

No.31
文化 ,第三十一期  2017年6月18日

为什么外国厨师会迷上“日本的菜刀”

现在经常都可以听到日本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有所降低的说法,但是在烹调界却并非完全如此。日本厨师在全世界都炙手可热,从海外到日本来学习烹调的人也在增加。而这在以前根本就是无法想象的。 当然由于金额的不同,很难一概地作出比较,但是日本产品、尤其是家电产品不再畅销,蔓延着一种悲观论,但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根据财务省的贸易统计数据,厨房用菜刀类的出口金额在2004年之后(美国次贷危机的年份除外)持续保持增长的趋势。 我们曾经看到过这样的一幕,海外星级餐厅的厨师们来到日本,会买上好几把菜刀带回本国,但是如今,已经天经地义般谁都用日本制菜刀。   占专业用日式菜刀90%份额的堺市 通过匠人的分工而形成的造菜刀的世界 全球厨师认可日本制菜刀的理由,说到底还是因其锋利的切割能力。比如以刀具而著称的闻名全球的德国索林根双立人亨克斯公司的最高级系列产品,生产工厂便是在岐阜县关市。要实现最高水准的切割能力必须用到日本匠人的技术。 国公司的旗舰款式,也就是西式菜刀原来是在日本制作而成,这在业界人士之外恐怕鲜有人知吧。 暂且先不谈西式菜刀这个话题,日本料理的厨师们喜欢使用的菜刀产地为大阪和堺市。堺市的刀具在日本全国所占份额约为7%,这并不高,但 ... ... [阅读更多]

No.29
文化 ,第二十九期  2017年4月3日

地区再生的关键词 利用故乡的空房间,挑战打造总社的艺术工房

父辈留在故乡的家究竟什么样子了?房子空了很久,曾经装满儿时的记忆,要将其扒掉也实在可惜。我想对故乡的老房子抱有如此情节的人也不自少数吧。根据2013年的调查,日本全国有空房子820万户。总体住宅数为6063万户,空房率竟达13.5%。加上少子化的影响,全国各地有很多没人住的民居,想拆也拆不掉的房子。 现居住在神奈川县伊势原市的池上真平就是其中一个人。冈山县的总社市留有大正时代曾祖父建造的房子。20年前祖母去世后成为空房。池上也出生在这里,因父亲工作的调动,他在京都长大,自己后来在东京就职。曾有一段时间借给残疾人NPO,后来就成了无人看管的空房子,任其荒芜。 池上家族有人曾在总社町任初代町长,土墙环抱的宅子,院子配置巨石,面对庭院有书房和居间(起居室),是传统的日本建筑。宅子的后面有仓房和茶室。池上说,“曾经考虑过拆掉,咨询了一下,拆迁费就得花1000万日元,不得不考虑一下”。 在这时候,有一个偶遇。有人介绍我认识了建筑师,也是美术作家松本刚太郎先生。 松本在2006年关闭建筑师事务所后,自己在冈山县东部和气町将民房改建成美术工作室,制作绘画和雕刻。松本看了池上宅子后,提议说是否能将宅子改为艺术工房。那是2014年的事。还请了 ... ... [阅读更多]

No.27
文化 ,第二十七期  2016年11月29日

专辑—-是否能诞生日本人横纲? 现在的相扑缺乏气魄

当相扑,不分日本人还是蒙古人 长山聪:三月份理事长改选了,从去年12月18日就职以来,已过半年,(您)感觉怎么样? 八角信芳:基本习惯了。在外部理事的大力支持下,以摸索的状态逐步走来,不过那也一点点使我更自信。前身北之湖理事长逝世之后,反正各种各样的问题相当多……。今年连酒也戒了。最近总算能抽空去打了几次高尔夫。 现在大相扑由于受欢迎,每场比赛都高挂“客满致谢”的匾额,不过我想,相扑迷还是期待着出现日本人横纲吧。 作为我个人,不论是蒙古人,还是什么人,什么人没有关系,只要是相扑,都是“力士(相扑选手)”而已。然而,事实上,相扑迷常常会说“希望会出现日本人横纲”。 为了让我们年轻的日本力士以横纲为目标,希望他们怎么做呢?有没有一些这样的想法? 我觉得有很多相扑选手一开始就抱着赢不了白鹏,达不到他那种高度的想法,未尝试就放弃了。 就是说,没有梦想吧。即便推不动对方,有了要“推”的想法并一直不断地推,渐渐地变得能推动。然而,现在的力士一见硬就放弃了。 最近,很多人批评说白鹏怎能用巴掌横击对方的脸的招数,或者用胳膊肘顶等招数。当然输赢已经分晓时再多余地“补一刀”当然不好。但是,如果你让我说,其它的力士缺乏被白鹏击打后而还击的气概。不 ... ... [阅读更多]

No.27
文化 ,第二十七期  2016年11月11日

摘自东京都江户东京博物馆 “大妖怪展* 陶俑到妖怪手表” 由人的不安心理产生的黑暗中的居民

歌川国芳《相马之古内里》 大判锦绘三张连续,约36×74cm,弘化年间(1844~49年)。骸骨妖怪是平安时代的武将平将门的遗孤泷夜叉姬(左边)利用妖术呈现出的妖怪。擅长戏剧作家山东京传创作的浮世绘师大胆表现出的作品。个人收藏 妖怪们潜入人们日常生活中,以奇怪的模样让人恐怖。描写该模样的画卷在江户时代呈爆发式增长,使妖怪成为近身之物。但是,描写潜伏在“异界”的怪物的绘画自古代就有人制作,刺激了人们的想象力。   菅谷敦夫(自由撰稿人) 通过想象描绘眼睛看不见的东西。 妖怪画考验画师的能力 妖怪是日常生活中人们面对的恐惧和不安呈现出的形状。这种存在的妖怪被画师描绘成画儿是在镰仓时代以后。在那之前,也有人描绘以生活在地狱中的鬼和妖怪。但是以出现在人们生活中的妖怪为题材的画儿并不存在。 虽说如此,直到室町时代,欣赏妖怪画的都只是京都的有钱人。普及到老百姓则是在进入江户时代以后。首先盛行的是室町时代的妖怪画的杰作《百鬼夜行绘卷》的临摹。接着江户时代中期以后,有无数以妖怪为题材的刊本和浮世绘等印刷物被制作出来。通过修建连接江户和地方的五街道,这些妖怪画儿传播到了全国。 据美术史家安村敏信称,这正是可称为“妖怪爆发式繁殖”的现 ... ...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