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文库

文库档案

No.39
第三十九期 ,经济  2019年7月22日

涩泽荣一与东京商法会议所

东京商工会议所是一家活跃的民间经济团体,其前身是东京商法会议所。涩泽荣一曾担任过该会议所的第一任会头。该会议所的后继团体是东京商工会议所及东京商业会议所(同样由涩泽荣一担任会头)。荣一在任期间,极力倡导“制造商人的舆论”,并为实现这一目标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涩泽荣一与东京商法会议所 所谓商业会议所,是为了阐明商工业者的意愿及维护其利益,在各地创设的经济资本团体。据说,最早的团体创设于16世纪法国的马赛,之后在欧洲各城市不断普及。 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后,商人们为了在修订不平等条约时制造舆论,1878年(明治11年)创设了日本最早的“东京商法会议所”。 为了创设东京商法会议所,涩泽荣一发挥了核心的作用,从创设起至1905年(明治38年)的27年间,荣一担任了东京商法会议所的会头。荣一坚信,民间经济界应该主导以首都东京为中心的国家建设,主张道德于经济合一的“合本主义”,立足于国际视野推进会议所的工作。 创立东京商法会议所 明治时代初期,日本政府认识到在与欧美各国交涉修订不平等条约时,有必要反映经济产业界的意见。当时担任大蔵大臣的大隈重信召见了涩泽荣一、益田孝及大仓喜八郎等活跃在东京的商人,建议设立商业会议所。 为此,荣一等人开始着手 ... ... [阅读更多]

No.39
第三十九期 ,经济  2019年7月22日

探寻涩泽荣一的原点

1840年(天保11年)涩泽荣一生于武藏国秦泽郡血洗岛村(现埼玉县深谷市血洗岛)。 在江户时代,用大米来代替缴税是常见的事。然而在血洗岛却很早采用了现金缴税的方式,虽然这里是典型的农村,但村民们无法得到很多固定的耕地,农耕之外如果不从事商业性活动生活就很难维持。因此,货币经济很早就滲透到这个地区。 在该地区,很多人从事蓼蓝收购及加工作业,制成一种叫蓝玉的染料。这种染料销售到信州(现长野县)以及上州(现群马县)等地,买卖活动非常盛行。 涩泽家也从荣一的父辈开始正式从事这种买卖,这项买卖的收益非常可观,于是他们家慢慢就成了在村子里数一数二的富农阶级。荣一也在帮助家业的过程中,慢慢掌握了经济及经营方面的要领。 另一方面,荣一又接受来自堂兄、汉学家尾高惇忠关于读书的教导,掌握了学问以及教育修养方面的知识。尾高的阅读法在当时是别具一格的:只要自己感兴趣的书籍悉数读破。荣一在之后面临人生选择关口时,毅然做出抉择,广泛收集、消化信息,并从中悟出自己应该前行的方向。我们可以认为这个原点即得益于尾高的广泛阅读法。 旨在创造“新世界” 1867年,涩泽荣一作为幕府使节团总务会计,被派去参加博览会,于是邂逅了欧洲这个“新世界”。本来,提倡攘夷的人 ... ... [阅读更多]

No.39
第三十九期 ,经济  2019年7月20日

涩泽荣一《论语与算盘》将拯救日本经济 — 在新时代承继“日本资本主义之父”的意志

新年号“令和”的时代开始了。从古至今,日本国家的年号始终都反映了对国家发展的理想和对国民安宁的祈愿。在“令和”这个年号下,我也能感到它符合在步入新时代之际,所有国民凝聚一心,共同迎接新时代的寓意。 尤其让我深深感动的是外务省作为官方译文而采用的“美丽和谐(Beautiful Harmony)”的解释。 因为“美丽和谐”这个词,与东京商工会议所的第一代会头涩泽荣一老先生的教诲是相通的。 涩泽头像将用在2024年发行的新1万日元纸币图案而成为热门话题。他出生于幕府末期,被誉为“日本资本主义之父”、“实业界之父”。 涩泽提倡的正是《论语与算盘》这一思想。具体而言,一方面“民间必须为增加财富而加油,国家才会有发展”,但与此同时,要想持续保持富裕,“企业不仅应当考虑利益,同时也必须考虑公益”的思路。 他提出,经济活动的理想应当是私利与公益在更高次元实现“和谐”的世界。 这种想法在涩泽之前的时代也已经出现过。江户时代的商人们之间有着“三方都好”的理念,大家认为,“在经济活动中,不仅卖方和买方都应当满意,更应该能为社会做出贡献,这才是好生意”。 另外,给涩泽带来影响的江户时代中期的思想家石田梅岩也提出了以神道、儒教和佛教这三大宗教为基础的 ... ... [阅读更多]

No.39
第三十九期 ,社会  2019年7月20日

超高龄化日本的“令和24年问题” — 百货店、银行闭店,日本地方政府减半。

日本新天皇即位,开启了令和时代,世间呈现一片欢腾的景象。但是,从现在日本社会的状况来看,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2019年4月,总务省发布了2018年10月1日时点的人口调查结果。总人口比上一年减少了大约26.3万人,为1亿2644.3万人,连续8年人口持续减少。总人口的数值中包含了外国人人数,外国人增加了大约16.5万人,所以仅看日本人人口的话减少了近43万人。减少量、减少率均成为1950有统计数字以来的最大值。 另外,70岁以上的人占总人口的2成以上,而14岁以下的人口为以往最低记录。可以明显看出少子高龄化越来越严重了。 平成是一个不顾一切持续减少出生人数的时代。平成元(1989)年时,表示一位女性一生生孩子的推定值,即合计特殊出生率为1.57,比以往丙午年(1966年)的最低值1.58都要低。当然这个事实媒体大肆做了报道,然而当时的日本人的都沉浸在泡沫经济中,并没有进到他们的耳朵里。 这之后的出生率也是持续下降,但政府并没有付出太多努力去考虑解决措施。到了平成快结束的时候,慌慌张张的开始认真实施少子化政策,但是这也不能很快就看到效果的。 很多人不再结婚,或者即使结婚也不要孩子,日本闯进了人口不断减少的社会。战后人口一直在增 ... ... [阅读更多]

No.39
第三十九期 ,文化  2019年7月19日

对谈:对“过度观光”说不 让“文化城市”京都免遭观光公害

京都这个城市的课题 清野 21世纪的前途产业“观光”产业在得到推捧的同时,车站和观光名胜的拥挤和礼仪违反等威胁市民生活的场面也开始进入人们的视线。今天就最受观光客青睐的京都是如何认识课题、如何采取措施、有什么样的解决办法,我想听听两位的意见。 阿列克斯·科尔(Alex Kerr) 首先我要澄清的是,我和主持人清野女士在2019年3月出的《观光亡国论》的标题绝对不是希望“亡国”。 我自己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预测了观光的光明未来,在京都租过一整栋町家(民房),还在偏僻地方实践了民宿事业。30多年以来,我始终期待通过观光实现“立国”。《观光亡国论》也是在这种期待的心情中,论述和考察了日本的观光如何才能更进一步,以及对未来的展望。 门川大作 首先我想强调的是京都不是“观光城市”。京都从传统产业到前沿产业都积累了“产品制造”的历史,并且从能、狂言、华道、茶道、香道到现代艺术,丰富多彩的文化“物语制造”交织重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京都具有宗教城市、学术城市、国际城市、文化艺术城市等各种深层次的特性,不是观光摆在首位的城市。 清野 京都绝不可自行以“观光”为卖点。 门川  京都在观光方面得到了很高的评价,其根本在于文化。但是,事实上观 ... ... [阅读更多]

No.39
第三十九期 ,文化  2019年7月4日

有两个故乡的画家藤田嗣治

今年(2018年)的夏天异常炎热,在东京上野公园内的东京都美术馆,举办了“没后50年藤田嗣治展”。最早期,即从藤田去法国以前在东京美术学校(现在的东京艺术大学)开始学习油画开始,到晚年,在法国、香槟地方的兰斯城,致力于自己设计的圣母多拉普(和平的圣母)礼拜堂的营造。本展收集了到20世纪60年代为止,以油彩画为中心,汇集了水彩、素描、版画、陶瓷器等主要作品120多件珍贵作品。 正如展览会的标题上写着“没后50年”一样,藤田嗣治去世是在距今正好50年前的1968年1月。这件事,我当时在美国的时候就知道了。 这一年1月,圣路易斯召开美国美术史学会年度大会,借此机会我在螺旋桨飞机和大型灰狗巴士的摇晃下,在西部各城市周游了两周。不管走到哪里,在广阔的合众国中西部,景色都是一样。最后,从堪萨斯城乘喷气式飞机深夜回到纽约,在第二天早晨,久违地拿到了一本《纽约时报》,得知藤田嗣治在苏黎世医院因癌症去世的消息。 “藤田,20年代的日本人画家去世,享年81岁”–报纸的标题是以相当显眼的形式编排而成的。并且在那下面,还刊登了藤田自画像,头上戴着黑框眼镜,肩上还放着爱猫。被认为硬派高级报纸的《纽约时报》中,将日本画家的死亡报道得如此之大 ... ... [阅读更多]

No.38
外交 ,第三十八期  2019年4月2日

日本外交是否具备普遍性 必须重新构筑公共外交战略

在“自由国际秩序” (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发生动摇的形势下,如果日本的公共外交仅仅只是依赖于文化的特殊性,将是不够充分的。现阶段,外交空间从“谈判的技术”扩大到“设置议题、制定规范”,就此我将提议与其相符的新指针。    去年秋季,中国共产党召开党代会和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中国这两大活动相继进行,我有幸在北京大学稍事停留,得到了与众多学术界人士及专家交换意见的机会。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中国方面强调“民主主义”的负面影响,并将其作为共产党一党执政正当化的依据。按照他们的理论是这样的:民主主义(就像资本主义制度下的企业)只考虑短期利益。政客和政党只关心下届选举,一味迎合选民,无法制定中长期的国家策略。其结果便是导致了“特朗普现象”和“英国脱欧(BREXIT)”所象征的民粹主义的崛起等。由此延伸开来,目前中国盛行着这样的论调,即“与民主主义相比,中国式的执政模式对世界而言具有更高的通用性”,以及“中国领导国际秩序的时机已到”。 欧美的软实力在全球化浪潮下产生动摇  先不管这种理论手法如何,但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一直以来引领“自由国际秩序”的“民主主义”在欧美确实出现了动摇。对社会多样 ... ... [阅读更多]

No.38
第三十八期 ,社会  2019年3月20日

正宗的日本研究不在日本 掌握了草体汉字和汉文训读的竞争对手

“日本研究”究竟属于谁? 日本学术振兴会有一份清单,上面列出了该协会提供研究经费的学术领域。“日本研究”并未列于其中。在“地域研究”列表中,可以看到“东亚”、“东南亚”、“南亚”、“西亚和中亚”等关键词,但同样未见“日本”一词。在日本国内,名称中冠有“日本研究”四个字的研究和教育机构确实存在。笔者曾经与这些机构进行过合作研究,深知这些机构为获得研究经费所付出的辛苦。笔者在此并不是想批评在日本国内“日本研究”被严重忽视,只想澄清一个事实。如果很多读者(包括专业的研究者)认为从事日本研究工作的人大部分是国外的观察者,这实际上是制度所导致的误解。 笔者曾在国外进行研究工作,参加学术会议,并与国外的研究者共同著书。在此过程中,对于近年来日本研究的现状进行了简单的观察。笔者希望通过分享这些见闻,对于这种将日本研究分为“国内”和“国外”的错误认识进行澄清。笔者的见闻和体验主要来自多次在剑桥大学进行的长期研究工作,在欧洲数所大学和研究机构进行的合作研究工作,在世界各地参加的关于日本和亚洲研究的学术会议,国外的学位论文和专业杂志论文的审核工作,以及笔者担任立教大学国际交流负责人时与国外大学所进行的交流活动。尽管许多大学教师也有类似的经历,但 ... ... [阅读更多]

No.38
第三十八期 ,社会  2019年3月15日

未来设计

围绕气候变化、能源问题、社会保障和政府债务等课题上,需要通过长远的角度来对应。这些课题的本质其实在于世代间的利害冲突。在当今的时代,一些目光短浅的对应和决策,有可能给未来世代带来很大的不利影响。还没出生的未来世代不能发出声音,与现世代不可能谈判。凡事现世代根据自己所想做出的决定,未来一代人也无能为力。以“市场”为首的社会系统并非具备给未来一代分配资源的功能。为了形成与未来世代相通的可持续发展的社会,需要超越人类本来具有的“近视性”,需要一个框架、好制度去补充这样不完善的地方。这就是未来设计。              佐仓统教授采访了未来设计的倡导者西条辰义教授。 佐仓统(东京大学大学院情报学环教授):西条老师在未来设计的说明中指出,作为当今经济和政治的根本框架,“市场机制和民主制”发挥了它的作用,但是考虑到未来世代,其功能发挥得并不好。而且,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尽可能获取更多的资源这种人具备的生物特征更加使状况恶化。关于后者,作为研究其进化的立场,我很清楚。关于前者究竟是系统的极限,还是有能很好应付的余地呢?今天,想请教一下。首先请告诉我们“未来设计”是什么? 西条辰义(高知工科大学经济・经营管理学群教授):请允许我从为什么 ... ... [阅读更多]

No.38
第三十八期 ,经济  2019年3月12日

扩大接收外国劳动力的论点: 重视生产效率比补充数量更重要

< 要点 > 对因扩大接收外国劳动力而推迟改善生产效率的担忧 外国人的增加对本国劳动者产生的负面影响较少 需要充实生活方面的支援,重新审视雇用惯例 政府就扩大接收外国劳动力向国会提交了出入境管理法修正案。日常生活中,我们也能在街上的便利店和小酒馆看到外国人在那里工作,随着老龄化的进程,接收从事护理工作的外国人也是一个紧要的课题。另一方面,随着人口的减少,未来劳动力短缺的问题令人担忧,人们期待外国劳动力能遏制人口减少的趋势。 然而关于为什么要依靠外国劳动力这个问题,我认为现阶段的讨论还比较模糊,没有从短期和长期两个方面来整理各自的观点。 根据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公布的人口推移,从2015年到2065年,20岁至64岁间的人口将减少40%以上,从7123万降至4189万。在21世纪最初的2000年左右,社会的普遍想法是通过扩大女性就业,发挥老年人余热来应对劳动人口减少,而最近大家已经将关注集中到通过外国劳动力和人工智能(AI)、机器人来应对这个问题了。 将以往的经济增长率分解成反映资本、劳动力、技术进步等原因的3个“全要素生产性”要素就会发现,从长期来看,推动日本经济发展的主要原因是生产效率的提高。而劳动人口 ... ...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