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文库 > 第十八期

档案

分类存档

No.38

安倍首相,自民党总裁第三个任期: 重视支持地盘、“遗留政绩”的障碍

〈要点〉 小泉是去派系派,安倍是优先党内融合 改革也是有意识回避对自民党现存组织的打击 为了遗留政绩进行修宪遇到是国民投票关 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安倍晋三首相获得第3次当选。石破茂前干事长的善战备受瞩目,但从大局来看,安倍首相获得近7成的票数而大胜,首相在任期时间或将成为日本宪政史上最长。 在官邸主导的政策决策和国政选举的5连胜也可彰显安倍首相的“强劲”,其背后无疑是自1994年以来所积累的政治改革的功效。通过小选举区比例代表并立制、引入政党助成制度、设置内阁人事局等强化官邸机能等,首相的权力在制度上得到了加强。 关于同样成为长期稳定政权的小泉内阁,也有所谓制度论的说法。但是由于此后持续了几届不稳定的短命政权,所以不能忽视首相领导能力成了政治学者的共识。 因此,本文将与小泉内阁进行比较,明确安倍首相的政治指导特征,展望今后的发展。(参照附表) 在角福战争(田中角荣和福田赳夫之争)开始后的72年首次当选议员的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主要政敌是自民党内的田中派,针对继承这一宗谱的平成研的地盘——邮政事业,小泉断然实施了民营化等新自由主义的改革。将该派系和族议等既得利益层称为“抵抗势力”,采用类似大众主义的政治手法,取得无党派的支持。 ... ... [阅读更多]

No.38

安倍首相,自民党总裁第三个任期: 能否阻止“两张脸”的乖离

〈要点〉 内政和外交“两张脸”越来越不同 第二任期以后的政权失去一体性 要出示可持续发展的经济结构和社会保障制度 安倍晋三首相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击败石破茂前干事长第三次当选。在日本的政治史中,包括无投票和延长任期在内三次当选总裁的只有池田勇人、佐藤荣作、中曾根康弘、小泉纯一郎4人,他们都是构筑一个时代的首相。 如果顺利的话,安倍首相的任期将持续到2021年9月将近9年的时间,连续在任时间和包括第一期政权在内的总在任时间均创日本宪政史新高。 安倍执政如此长时间,但在“安倍政权时代”或者“安倍时代”,日本社会究竟实现了怎样的改变依然不明确。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估计最大的理由是和稳定的外交相反,在内政上失去了当初比较明确的政策主轴。安倍政权的内政和外交有两个截然不同的“脸”,彼此的不同越来越明显。(参照图)。 内政方面,在12年末第2次政权成立之时,经济政策十分明确即通过“安倍经济学”实现复苏经济。就算对其内容和方向性有批评意见,但大胆实施了财政刺激和金融放宽,在实施作为增长战略的社会经济结构改革的过程之前,对很多投票权的人来说,十分期待。 可是,政权在“第三支箭”的社会经济结构改革上开始缩头缩脑,反复在短周期内实施解散议院进行大 ... ... [阅读更多]

No.37

明治150周年:从蒸汽机车到磁悬浮列车 铁路构筑了日本产业近代化的基础

日本的铁路事业在明治时期借助英国的力量起步,在支撑产业发展的同时以运送旅客为主,发展至今。现在,日本已经开始向铁路发源国英国等其他国家出口铁路技术,贡献自己的力量。 245亿9800万人次。这是2016年日本全国铁路的利用人数,约占全世界铁路输送旅客人数的40%。由全国214个铁路运营机构铺建而成的铁路总营业长度达到约28,120km,支撑着大城市内部,大城市与城郊,各城市间的旅客运输。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地区,运行数量多,且安全准时的铁路交通在人们的日常生活和经济活动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日本最早的铁路于1872年开通,从东京新桥站至神奈川县横滨站(现在的樱木町站)间的29km路段。徒步约10小时,乘坐轮船需要3-4小时的距离由于铁路开通被缩短为53分钟左右,这是一个划时代的进步。铁路开通次年的1873年,利用人数达到了日平均4,347人。日本的铁路从机车、机车司机、行车时间表的编制都依靠铁路发源国英国而起步。 由于资金不足,明治政府的铁路修建计划进展得并不顺利。1880年于北海道、1877年于关西(神户站至京都站间)铺设了铁路、1889年东海道线(新桥站至神户站)、九州(鹿儿岛本线的一部分)铁路开通,1891年东北线全线开通 ... ... [阅读更多]

阅读更多

No.41

对辜负信任的韩国敲响警钟 — 日韩出口管理问题,什么是使事态愈趋升级的元凶?

政治意图和媒体产生共振 围绕出口管理问题,韩日关系陷入了不必要的僵局。我们先回过头来看看其背景吧。 事情的起因是日本7月1日经济产业省的新闻发布,标题是《关于对韩国出口管理运用的修改》。说到底这是“实行严格的制度”的表现。 但在发表后不久的报道中,“禁止出口”、“启动出口限制”、“对抗措施”等刺激性的、过激的标题跃然纸上。最近总算改变了“出口管理严格化”、“排除出口优惠”的措辞,真花了多很长时间。不过,在一些媒体报道中,“出口限制”一词仍在被反复地使用。这种反差究竟是什么? 恐怕是囫囵吞枣地相信了一些政权核心人物的说明,是与经济产业省的新闻发布相距甚远的报道吧。 日本国内围绕原劳工问题,要求韩国政府采取对应措施的呼声高涨,政权内部也在暗地里摸索对策。在这种情况下,想把此次措施“当作”“事实上的对抗措施”,或者作为对抗措施“给别人看”的政治动机发挥了作用吧。而且也恰好瞄准了韩国对原劳工问题做出回答的时机。 当初,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招待会上明确表示:“这不是对抗措施。”但安倍首相自己也提到了因为原劳工问题而导致日韩两国信赖关系受损的背景,焦点就聚集在这里。 想回应对韩强硬的国内舆论。也想给韩国传递信息。这些都是可以理的很自 ... ... [阅读更多]

No.40

参议院选举后的安倍政权的课题:超党派进行社会保障改革讨论

〈要点〉 经济政策从非常时期型回归到正常轨道 以提高劳动者人均生产率为目标 在野党围绕消费税和养老金的相关提案需要明确负担所在 参议院选举结束了。这次的选举结果并不是直接迫使安倍政权修改经济政策。但以此为契机,基于选举前留下的课题和选举中各党展开讨论的基础上,笔者想指出今后经济政策所需要的三个基本方向。 第一,需要将经济政策从非常时期型的实验性的、冒险性的政策拉回到正常轨道。泡沫经济崩溃后的约30年的日本经济,遇到资产价值的暴跌、不良债权问题、通货紧缩、金融危机以及2008年的雷曼危机等,面临了接二连三的前所未有的课题。由于都是史无前例,也不得不连续采取实验性的试错政策。 其结果是,零利率或负超低利率依旧在持续,日本银行在购买新发国债的同时,成了普通企业的大股东,在发达国家中呈现最坏的财政状况。可以说财政金融政策所呈现的是不可持续的状态。 另一方面,经济现状可以说已经脱离了需要破例政策对应的非常时期。虽然总有要求财政出动的呼声,但政府认为景气正在缓慢地回升,不再是物价不断下跌的通货紧缩状态。雇佣形势大体上是需求平衡。没有必要去扩大财政赤字增加支出。 在以2%的物价上升率这个目标下,依然维持金融的异次元宽松政策。但是,2%这个 ... ... [阅读更多]

No.40

“百年企业”拯救日本:津村、鸿池运输和精炼―他们是如何生存下来的

面对全球化、数字化的大浪潮,日本企业不断上演着激烈的竞争。尤其是在AI相关技术方面,媒体总报道,日本被私下议论“已落后周边国家”,与全世界的外资企业相比,一直处于困难状况。 但是我们把目光转回国内,就会发现日本创业超过百年的“老字号企业”目前实际上有34,394家(根据2017年东京商工调查)。有些研究者甚至认为超过10万家,与海外各国相比较,数量尤其众多。2019年,有名企业如任天堂迎来130年、森永迎来120年、奥林巴斯和日本碍子迎来100年。世界最古老的企业是大阪一家叫做金刚组的神社寺院建筑公司,创业于飞鸟时代的578年。被吉尼斯认定为世界最古老旅馆的山梨县西山温泉的庆云馆也是在飞鸟时代的705年创业的。 欧洲最古老的公司据说是意大利的一家金属加工公司,创业于1369年。而美国连建国都甚至晚到18世纪末,因此无法比较。 为什么日本的老字号企业很多呢?他们是做了什么样的努力,而能够成为始终陪伴消费者的存在呢?笔者认为其中凝聚了日本企业能够坚强走过“令和”时代(2019年为令和元年)的启示。 日本有很多老字号企业的主要原因分为外在原因和内在原因。 外在原因可举出四个: 1 没有殖民地统治历史 2 存在社会结构的巨大变化 3 ... ... [阅读更多]

阅读更多

No.41

创建“未来”的社会:与40年后的居民一起创 造 岩手县矢巾町的创生战略

居民参与的成果和课题 ――请告诉我们在岩手县矢巾町导入未来设计的原委。 吉冈律司 近年来,如何维持全国老化的自来水基础设施正成为一个大问题。矢巾町当然也是这样,首先我们为了解居民需求,还有让大家了解办事处的问题意识,启动了居民参与的学习会。结果显示,很多居民认为,自来水的安全是理所当然的,自来水费能再便宜点会更好。但是,以目前的费用不知道未来还能否安全提供水。为了让大家了解现实,我们试图扩大学习会的影响范围。终于,市民中也出现了应当提高自来水费的意见。自来水事业的时间轴非常长,如果不考虑未来的100年,就无法施工。矢巾町的各位居民,在考虑子孙后代的同时,提出了涨价的方案。 这项措施得到了2014年10月16日NHK电视台“特写现代”的报道,在2015年获得了日本自来水协会的自来水创新大奖。然后看到电视节目的原老师打来了电话。     原圭史朗 从2012年左右开始,我在大阪大学与西条辰义教授等研究人员一起实施了有关未来设计的研究会(请参照日本外交政策论坛的《未来设计》)。我们研究人员讨论了未来设计的思考方式和研究的框架,但当时未在社会上进行应用实践。那个时候,我们得知了矢巾町的措施,了解到矢巾町正在努力实现的事情与 ... ... [阅读更多]

No.33

对谈:日本人口数量最少的鸟取县的挑战 民主主义要有一个适当的规模

“不平凡的乡村”鸟取 藻谷浩介 我有幸拜读了知事所著的《即使规模小也能取胜》(只有日本版)一书,这本书与池井户润先生所著的《下町火箭》有异曲同工之妙呢。讲的是生长在东京的青年来到鸟取——总的来说,就是从大型企业辞职后跳槽到中坚企业工作,成为经理,一边奋斗一边实现自我的故事。 平井伸治 非常感谢。我也希望能够在鸟取县实行藻谷先生提出的“里山资本主义”,也非常感谢您抽出时间参加座谈会,还对职工提供指导,让我们受益匪浅。就我个人的理解,藻谷先生想表达的是,里山有着城市所没有的东西,比如:水、食物或者能源。这里才有着真正的宝物,有着一种不属于货币经济的新兴经济。而且,直至今日,鸟取县以自己的方式不断摸索使其成功的方法。   藻谷 鸟取县的信息收集能力非常强,以前就先于全国其他地区进行了各种的尝试。在生态旅游领域,鸟取县的大山就属于日本最先驱地区之一。让人们到里山来旅游这一尝试,也是智头町在日本开创的先河。而且,鸟取县有个公立环境大学吧。在里山建立一所环境大学,让全国对环境问题感兴趣的学生们都聚集于此,这一做法实在值得赞赏。 平井 我觉得藻谷先生曾预言过的事情,都在一件一件慢慢地实现呢。人们的想法已经出现了很大程度的转变,不 ... ... [阅读更多]

No.32

从未修改的长寿宪法

在日本国内针对修宪的争论不断升温之际,东京大学副教授肯尼斯·盛·麦克尔韦恩(Kenneth Mori McElwain,主要研究比较政治制度、政党政治)与东京大学教授牧原出(主要研究口述历史、政治学和行政学)通过国际间比较,对于日本宪法和修宪争论的特点进行了讨论。 牧原出(MI):麦克尔韦恩先生对于日本宪法和修宪的问题有相当深入的研究。能否请您先介绍一下您的研究背景? Kenneth Mori McElwain(KM):我最初的研究方向并不是宪法学,而是比较政治制度和政党政治。我的父母都非常关心政治。在我高中的最后一年,也就是1994年,日本对于选举制度进行了改革。我当时预感日本的政治可能会因此发生改变。 进入研究生院以后,我对于选举制度改革产生了疑问,并开始关心这方面的问题。我是爱尔兰人。爱尔兰执政党曾经两次在议会发起议案,试图修改选举制度,但都被国民投票否定了。爱尔兰宪法中明确规定了选举制度,而日本则可以通过法案来修改法律。两国的这种不同,使我对于统治机关的立宪活动更加关心了。就在那个时候,芝加哥大学牵头实施了比较宪法项目(Comparative Constitutions Project)。该项目的目的是将世界各国的宪 ... ... [阅读更多]

阅读更多

No.41

JAPAN HOUSE日本之家是什么?―传播的战略和手法

作为向世界传播和展现日本魅力的据点,在圣保罗、伦敦、洛杉矶三大城市的JAPAN HOUSE日本之家开馆了。《外交》编辑部向担任首席创意总监的原先生询问其意义和战略。 ――2018年8月24日,继圣保罗、伦敦之后,JAPAN HOUSE日本之家在洛杉矶也全馆开放。 原研哉先生:2017年12月部分开馆,终于全馆开放,开幕式也非常热闹。但是值得关注的不是初速,而是一年到头有多少人到馆参观,以及来馆者对日本有多感兴趣。不仅限于洛杉矶,三个据点发挥各自的个性,持续性地传播和展现魅力是很重要的。 理念是“让认识日本的冲击走向世界” ――所谓“有魅力的传播”是什么样的呢? 原先生:首先前提是,世界上大部分的人应该意识到,自己从出生起从来没考虑过日本。我认为这些人第一次接触日本的时候,对于“还不认识的日本”带给的冲击,让他们产生兴趣,这是很重要的。 ――话虽如此,文化的传播是很难的。 原先生:没错。所以至今为止,在对外介绍日本文化时,都是以类型化的方式来表现的。身着日式短外衣的工作人员迎接,穿着和服的女性弹琴,男人们敲打着鼓。的确,这种文化介绍很有异国情调,来访的人也会产生“哇!”的兴趣吧。但是,那只停留在初次见面的惊讶中,并没有触及到隐 ... ... [阅读更多]

No.41

世界之最“松方藏品”超级入门 造就国立西洋美术馆的实业家的坎坷人生

现在,上野公园已成为一大文化据点,其中心以勒·柯布西耶设计的现代国立西洋美术馆而举世闻名。 很多人在这个美术馆里或许参观过莫奈的《睡莲》吧。馆内展示着雷诺阿、高更等名画,还有《思考的人》、《地狱之门》等罗丹的雕刻收藏品,即使在世界范围内也弥足珍贵。 可是,这些美术品曾经是一个日本实业家的收藏品,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的初衷就是为了收藏这个男人的藏品,响应法国政府的要求而修建,这些是现在不太为人所知的事实。实业家的名字叫松方幸次郎。他是明治时期日本内阁总理大臣松方正义的第三个儿子,是川崎造船厂(川崎重工业的前身)的第一任社长,同时也是神户报社和国际轮船的社长。他曾多次远渡欧洲,从事船舶贸易,并在19世纪10~20年代的巴黎和伦敦购买大量美术品,梦想着在日本建造美术馆。但是,由于金融危机,松方的梦想破灭了。在日本的千件以上的收藏品被债权人卖掉,散失。留在伦敦的约900件作品在仓库的火灾中烧毁。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在巴黎保管的约400件艺术品作为“敌国资产”被法国政府接管。结果,松方在有生之年都无缘再见自己的藏品一眼,于1950年去世,享年84岁。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罗丹的《思考的人》、《地狱之门》 Photos: 663highl ... ... [阅读更多]

No.39

对谈:对“过度观光”说不 让“文化城市”京都免遭观光公害

京都这个城市的课题 清野 21世纪的前途产业“观光”产业在得到推捧的同时,车站和观光名胜的拥挤和礼仪违反等威胁市民生活的场面也开始进入人们的视线。今天就最受观光客青睐的京都是如何认识课题、如何采取措施、有什么样的解决办法,我想听听两位的意见。 阿列克斯·科尔(Alex Kerr) 首先我要澄清的是,我和主持人清野女士在2019年3月出的《观光亡国论》的标题绝对不是希望“亡国”。 我自己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预测了观光的光明未来,在京都租过一整栋町家(民房),还在偏僻地方实践了民宿事业。30多年以来,我始终期待通过观光实现“立国”。《观光亡国论》也是在这种期待的心情中,论述和考察了日本的观光如何才能更进一步,以及对未来的展望。 门川大作 首先我想强调的是京都不是“观光城市”。京都从传统产业到前沿产业都积累了“产品制造”的历史,并且从能、狂言、华道、茶道、香道到现代艺术,丰富多彩的文化“物语制造”交织重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京都具有宗教城市、学术城市、国际城市、文化艺术城市等各种深层次的特性,不是观光摆在首位的城市。 清野 京都绝不可自行以“观光”为卖点。 门川  京都在观光方面得到了很高的评价,其根本在于文化。但是,事实上观 ... ... [阅读更多]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