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文库 > 第十八期

档案

分类存档

No.38

安倍首相,自民党总裁第三个任期: 重视支持地盘、“遗留政绩”的障碍

〈要点〉 小泉是去派系派,安倍是优先党内融合 改革也是有意识回避对自民党现存组织的打击 为了遗留政绩进行修宪遇到是国民投票关 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安倍晋三首相获得第3次当选。石破茂前干事长的善战备受瞩目,但从大局来看,安倍首相获得近7成的票数而大胜,首相在任期时间或将成为日本宪政史上最长。 在官邸主导的政策决策和国政选举的5连胜也可彰显安倍首相的“强劲”,其背后无疑是自1994年以来所积累的政治改革的功效。通过小选举区比例代表并立制、引入政党助成制度、设置内阁人事局等强化官邸机能等,首相的权力在制度上得到了加强。 关于同样成为长期稳定政权的小泉内阁,也有所谓制度论的说法。但是由于此后持续了几届不稳定的短命政权,所以不能忽视首相领导能力成了政治学者的共识。 因此,本文将与小泉内阁进行比较,明确安倍首相的政治指导特征,展望今后的发展。(参照附表) 在角福战争(田中角荣和福田赳夫之争)开始后的72年首次当选议员的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主要政敌是自民党内的田中派,针对继承这一宗谱的平成研的地盘——邮政事业,小泉断然实施了民营化等新自由主义的改革。将该派系和族议等既得利益层称为“抵抗势力”,采用类似大众主义的政治手法,取得无党派的支持。 ... ... [阅读更多]

No.38

安倍首相,自民党总裁第三个任期: 能否阻止“两张脸”的乖离

〈要点〉 内政和外交“两张脸”越来越不同 第二任期以后的政权失去一体性 要出示可持续发展的经济结构和社会保障制度 安倍晋三首相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击败石破茂前干事长第三次当选。在日本的政治史中,包括无投票和延长任期在内三次当选总裁的只有池田勇人、佐藤荣作、中曾根康弘、小泉纯一郎4人,他们都是构筑一个时代的首相。 如果顺利的话,安倍首相的任期将持续到2021年9月将近9年的时间,连续在任时间和包括第一期政权在内的总在任时间均创日本宪政史新高。 安倍执政如此长时间,但在“安倍政权时代”或者“安倍时代”,日本社会究竟实现了怎样的改变依然不明确。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估计最大的理由是和稳定的外交相反,在内政上失去了当初比较明确的政策主轴。安倍政权的内政和外交有两个截然不同的“脸”,彼此的不同越来越明显。(参照图)。 内政方面,在12年末第2次政权成立之时,经济政策十分明确即通过“安倍经济学”实现复苏经济。就算对其内容和方向性有批评意见,但大胆实施了财政刺激和金融放宽,在实施作为增长战略的社会经济结构改革的过程之前,对很多投票权的人来说,十分期待。 可是,政权在“第三支箭”的社会经济结构改革上开始缩头缩脑,反复在短周期内实施解散议院进行大 ... ... [阅读更多]

No.37

明治150周年:从蒸汽机车到磁悬浮列车 铁路构筑了日本产业近代化的基础

日本的铁路事业在明治时期借助英国的力量起步,在支撑产业发展的同时以运送旅客为主,发展至今。现在,日本已经开始向铁路发源国英国等其他国家出口铁路技术,贡献自己的力量。 245亿9800万人次。这是2016年日本全国铁路的利用人数,约占全世界铁路输送旅客人数的40%。由全国214个铁路运营机构铺建而成的铁路总营业长度达到约28,120km,支撑着大城市内部,大城市与城郊,各城市间的旅客运输。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地区,运行数量多,且安全准时的铁路交通在人们的日常生活和经济活动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日本最早的铁路于1872年开通,从东京新桥站至神奈川县横滨站(现在的樱木町站)间的29km路段。徒步约10小时,乘坐轮船需要3-4小时的距离由于铁路开通被缩短为53分钟左右,这是一个划时代的进步。铁路开通次年的1873年,利用人数达到了日平均4,347人。日本的铁路从机车、机车司机、行车时间表的编制都依靠铁路发源国英国而起步。 由于资金不足,明治政府的铁路修建计划进展得并不顺利。1880年于北海道、1877年于关西(神户站至京都站间)铺设了铁路、1889年东海道线(新桥站至神户站)、九州(鹿儿岛本线的一部分)铁路开通,1891年东北线全线开通 ... ... [阅读更多]

阅读更多

No.40

评价安倍经济学的七年 — 比起金融、财政,需要加速劳动改革

< 要点 > 2%通货膨胀目标设定上下1%的幅度 如果扩大负利率,就必须制定针对银行的对策 需要提高劳动的流动性和年轻人的工资 2012年12月第二次安倍政权成立以来已经过去6年半。此间景气持续变好,雇佣状况得到明显改善。虽然大多数人认为没有切实感到收入的增加,不过,在生产年龄人口的减少和老龄化之中,经济增长率大体上也超过了1%。由于异次元(金融)宽松效果,平均通货膨胀率也控制在稍微低于1%左右的增加范围内。 但是也有批评。简而言之,在稳定发展的经济形势下,受进入第7个年头的安倍经济学的影响,宏观经济状况虽然大幅改善,但财政平衡目标和通货膨胀率目标并未实现。安倍经济学的成果在13~14年较为显著,此后,虽然没有恶化,但也没有得到显著的改善。虽然股价停留在高水准,但没有保持持续上升的趋势。 在增长率方面,为了突破1%这个目标,也缺乏通过技术创新提高人均生产总值的效率。通货膨胀率未达到2%的目标。虽然财政赤字逐渐缩小,但“基础财政收支平衡”尚未实现。 另一方面,也有人指出,由于异次元宽松政策的长期化导致的副作用正在扩大。由于收益率曲线(Yield Curve)平坦化,依靠利用长短期利息差来进行资产运营的半数以上地方银 ... ... [阅读更多]

No.39

涩泽荣一—―近代银行家的理念

涩泽荣一(1840-1931)被称为日本近代资本主义之父,已经确定在2024年日本银行发行的1万日元纸币将采用他的肖像作为新纸币的图案。在涩泽的出身地埼玉县深谷市以及与涩泽有着深厚渊源的各地均呈现出一片欢欣鼓舞的景象。也有很多人前往涩泽荣一史料馆参观。 涩泽史料馆的井上润馆长收到了来自报道相关人员等大量问询。“我觉得这是一个让普通人都来了解涩泽荣一的绝佳机会。在这个正在经历巨变的时代,涩泽荣一不仅是昔日的伟人,更是一个对现代有着诸多启示的人物,我希望大家能理解这一点。”(涩泽史料馆将从2019年9月起至2020年3月底临时关闭以进行改建) 涩泽荣一出生于武士之家,从幕末1867年至1868年间,曾作为德川昭武(1853-1910)率领的使节团随行人员之一,前往巴黎参加万国博览会、造访欧洲各国。在这次的路途中,他耳闻目睹了欧洲先进的工业与社会制度,这一体验和他儿时研习的《论语》相结合,在此基础上形成了“经济道德合一说”,成为贯穿他作为一名实业家和慈善家一生的巨大基础。   涩泽与银行 涩泽荣一参与了500家之多的企业创建与培养,其活动的中心是银行业。1873年创办第一国立银行时,涩泽担任总监,1875年就任行长,自那 ... ... [阅读更多]

No.39

涩泽荣一与东京商法会议所

东京商工会议所是一家活跃的民间经济团体,其前身是东京商法会议所。涩泽荣一曾担任过该会议所的第一任会头。该会议所的后继团体是东京商工会议所及东京商业会议所(同样由涩泽荣一担任会头)。荣一在任期间,极力倡导“制造商人的舆论”,并为实现这一目标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涩泽荣一与东京商法会议所 所谓商业会议所,是为了阐明商工业者的意愿及维护其利益,在各地创设的经济资本团体。据说,最早的团体创设于16世纪法国的马赛,之后在欧洲各城市不断普及。 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后,商人们为了在修订不平等条约时制造舆论,1878年(明治11年)创设了日本最早的“东京商法会议所”。 为了创设东京商法会议所,涩泽荣一发挥了核心的作用,从创设起至1905年(明治38年)的27年间,荣一担任了东京商法会议所的会头。荣一坚信,民间经济界应该主导以首都东京为中心的国家建设,主张道德于经济合一的“合本主义”,立足于国际视野推进会议所的工作。 创立东京商法会议所 明治时代初期,日本政府认识到在与欧美各国交涉修订不平等条约时,有必要反映经济产业界的意见。当时担任大蔵大臣的大隈重信召见了涩泽荣一、益田孝及大仓喜八郎等活跃在东京的商人,建议设立商业会议所。 为此,荣一等人开始着手 ... ... [阅读更多]

阅读更多

No.33

对谈:日本人口数量最少的鸟取县的挑战 民主主义要有一个适当的规模

“不平凡的乡村”鸟取 藻谷浩介 我有幸拜读了知事所著的《即使规模小也能取胜》(只有日本版)一书,这本书与池井户润先生所著的《下町火箭》有异曲同工之妙呢。讲的是生长在东京的青年来到鸟取——总的来说,就是从大型企业辞职后跳槽到中坚企业工作,成为经理,一边奋斗一边实现自我的故事。 平井伸治 非常感谢。我也希望能够在鸟取县实行藻谷先生提出的“里山资本主义”,也非常感谢您抽出时间参加座谈会,还对职工提供指导,让我们受益匪浅。就我个人的理解,藻谷先生想表达的是,里山有着城市所没有的东西,比如:水、食物或者能源。这里才有着真正的宝物,有着一种不属于货币经济的新兴经济。而且,直至今日,鸟取县以自己的方式不断摸索使其成功的方法。   藻谷 鸟取县的信息收集能力非常强,以前就先于全国其他地区进行了各种的尝试。在生态旅游领域,鸟取县的大山就属于日本最先驱地区之一。让人们到里山来旅游这一尝试,也是智头町在日本开创的先河。而且,鸟取县有个公立环境大学吧。在里山建立一所环境大学,让全国对环境问题感兴趣的学生们都聚集于此,这一做法实在值得赞赏。 平井 我觉得藻谷先生曾预言过的事情,都在一件一件慢慢地实现呢。人们的想法已经出现了很大程度的转变,不 ... ... [阅读更多]

No.32

从未修改的长寿宪法

在日本国内针对修宪的争论不断升温之际,东京大学副教授肯尼斯·盛·麦克尔韦恩(Kenneth Mori McElwain,主要研究比较政治制度、政党政治)与东京大学教授牧原出(主要研究口述历史、政治学和行政学)通过国际间比较,对于日本宪法和修宪争论的特点进行了讨论。 牧原出(MI):麦克尔韦恩先生对于日本宪法和修宪的问题有相当深入的研究。能否请您先介绍一下您的研究背景? Kenneth Mori McElwain(KM):我最初的研究方向并不是宪法学,而是比较政治制度和政党政治。我的父母都非常关心政治。在我高中的最后一年,也就是1994年,日本对于选举制度进行了改革。我当时预感日本的政治可能会因此发生改变。 进入研究生院以后,我对于选举制度改革产生了疑问,并开始关心这方面的问题。我是爱尔兰人。爱尔兰执政党曾经两次在议会发起议案,试图修改选举制度,但都被国民投票否定了。爱尔兰宪法中明确规定了选举制度,而日本则可以通过法案来修改法律。两国的这种不同,使我对于统治机关的立宪活动更加关心了。就在那个时候,芝加哥大学牵头实施了比较宪法项目(Comparative Constitutions Project)。该项目的目的是将世界各国的宪 ... ... [阅读更多]

No.31

对谈无论是在象棋对局或日常生活中,都会出现“人工智能”VS人类?由“人工智能”思考人活着的意义

    酒井邦嘉 (东京大学教授) 羽生善治 (棋士) 人工智能开拓了新的下法 羽生善治:这几年来,AI也即人工智能的话题变得越来越热门。可以认为,这是因为人工智能终于以肉眼可以看得见的形式而出现,比如人型机器人和汽车自动驾驶等,这是一个巨大的契机。至今为止,它在国际象棋、象棋、围棋等棋盘游戏的世界中不断发展到今天。但是,最近其应用领域变得更为宽广,至今为止只不过是痴人说梦的人工智能,渐渐出现了能活跃于现实世界的可能性。对此,人们在寄予希望的同时,貌似也开始对人工智能凌驾于人类之上的“Singularity(科技奇点)”感到恐惧。 酒井邦嘉:我是语言大脑科学者,对人工智能的思考,其实能够引导我们思考“人是什么”。也就是说,它和关于大脑功能的思考有着许多相重合的部分,所以我也经常思考并十分关注人工智能相关的问题。而关于奇点,社会上存在着很多误解,所以我们稍后还将继续提到这个话题。 羽生:人工智能和棋士的对战受到举世瞩目,正因为如此,近一年以来,我也增加了很多的机会出席类似与人工智能对决的企划,对此我很是困惑(笑)。在一段时期里,人工智能曾经处在停滞状态,但是,让人们彻底改变看法的是2011年举办的棋士对人工智能的第一届“电王站 ... ... [阅读更多]

阅读更多

No.39

对谈:对“过度观光”说不 让“文化城市”京都免遭观光公害

京都这个城市的课题 清野 21世纪的前途产业“观光”产业在得到推捧的同时,车站和观光名胜的拥挤和礼仪违反等威胁市民生活的场面也开始进入人们的视线。今天就最受观光客青睐的京都是如何认识课题、如何采取措施、有什么样的解决办法,我想听听两位的意见。 阿列克斯·科尔(Alex Kerr) 首先我要澄清的是,我和主持人清野女士在2019年3月出的《观光亡国论》的标题绝对不是希望“亡国”。 我自己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预测了观光的光明未来,在京都租过一整栋町家(民房),还在偏僻地方实践了民宿事业。30多年以来,我始终期待通过观光实现“立国”。《观光亡国论》也是在这种期待的心情中,论述和考察了日本的观光如何才能更进一步,以及对未来的展望。 门川大作 首先我想强调的是京都不是“观光城市”。京都从传统产业到前沿产业都积累了“产品制造”的历史,并且从能、狂言、华道、茶道、香道到现代艺术,丰富多彩的文化“物语制造”交织重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京都具有宗教城市、学术城市、国际城市、文化艺术城市等各种深层次的特性,不是观光摆在首位的城市。 清野 京都绝不可自行以“观光”为卖点。 门川  京都在观光方面得到了很高的评价,其根本在于文化。但是,事实上观 ... ... [阅读更多]

No.39

有两个故乡的画家藤田嗣治

今年(2018年)的夏天异常炎热,在东京上野公园内的东京都美术馆,举办了“没后50年藤田嗣治展”。最早期,即从藤田去法国以前在东京美术学校(现在的东京艺术大学)开始学习油画开始,到晚年,在法国、香槟地方的兰斯城,致力于自己设计的圣母多拉普(和平的圣母)礼拜堂的营造。本展收集了到20世纪60年代为止,以油彩画为中心,汇集了水彩、素描、版画、陶瓷器等主要作品120多件珍贵作品。 正如展览会的标题上写着“没后50年”一样,藤田嗣治去世是在距今正好50年前的1968年1月。这件事,我当时在美国的时候就知道了。 这一年1月,圣路易斯召开美国美术史学会年度大会,借此机会我在螺旋桨飞机和大型灰狗巴士的摇晃下,在西部各城市周游了两周。不管走到哪里,在广阔的合众国中西部,景色都是一样。最后,从堪萨斯城乘喷气式飞机深夜回到纽约,在第二天早晨,久违地拿到了一本《纽约时报》,得知藤田嗣治在苏黎世医院因癌症去世的消息。 “藤田,20年代的日本人画家去世,享年81岁”–报纸的标题是以相当显眼的形式编排而成的。并且在那下面,还刊登了藤田自画像,头上戴着黑框眼镜,肩上还放着爱猫。被认为硬派高级报纸的《纽约时报》中,将日本画家的死亡报道得如此之大 ... ... [阅读更多]

No.36

“新古今”800年

 大多数日本报纸每个星期总要有一版刊登由读者投稿的和歌(31音节的短诗)和俳句(17音节的短诗)。俳句是从和歌分离出来的。这无疑是诗歌已渗入日本人日常生活中的一种佐证。日本天皇在每年的新春时节,总要自己出题举行和歌比赛,国民纷纷响应作诗参赛。 这种习俗由来于悠久的宫廷和歌传统。宫廷和歌的优秀作品被收入在21部敕撰集里(奉天皇之命编撰的诗集),其中最高等级的敕撰集是《新古今和歌集》。而且,作为例外,下令编撰的国王(天皇)亲自担任主编。这部特异的豪华诗集诞生至今(2005年)正好是800年。 作家丸谷才一(1925-2012)撰文祝福这个纪念日。 1205年3月26日,举行了《新古今和歌集》完成的庆祝活动。实际上诗集并未完成,后来又继续进行了数年的编撰。如果不拘小节,今年(2005年)正值《新古今》诞生800周年,实在可喜可贺。因为这是一部显示和歌颠峰的诗集,即所谓日本文学精华的集大成者。江户时期(公元17世纪初期到19世纪中叶)伟大的文学研究者本居宣长把《新古今》肯定为至高无上的诗集,他调侃那些对这部名歌集持非议的人是不懂风雅。笔者亦以为,无论是《平家物语》、世阿弥的“能”,还是芭蕉的“非谐”,都是在受到《新古今》决定性的影响 ... ... [阅读更多]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